• 第二十九章 拜师

    更新时间:2018-11-05 18:35:24本章字数:1943字

    眨眼便是过去了半个多月,这半个多月的修养,也让我对发生的一切接受了不少。更主要的是这半个多月以来,我更是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了。出院的时候南宫离并没有来接我,反而是一个电话告知我去陆大师家集合。

    此时我和南宫离也是熟络了不少,于是和大舅知会了一声也就直接去找南宫离会和。不得不说,如今的南宫离早和我初见的印象不同,他的头发梳的整整齐齐,一身正装每天穿戴整齐。

    我到陆大师家门口的时候,只看见一辆二八三轮横在门口,也不知道南宫离是对这辆三轮有着什么样的情绪。当时的鸡窝头也早就不见了,可这辆三轮仍是如影随形。

    一进门就看见仙发鹤颜的陆大师,我心想这每天都能换个颜色,真是好!陆大师和南宫离也是见我来了,两个人同时都对我嘘寒问暖的,我心里暗骂,可不见你们来接我,这一来倒是装的可以。不过这倒也没什么,他们也有自己的事要做,没必要整天守着我。

    也是见我来了,两人先不谈关于那半脸鬼的事,而是直接带我去了饭桌,满满的一桌菜,香味扑鼻。我明白,这菜肴之中的精华可是对人体大有裨益,而且关系现在这么近,我自然也直接坐下和他们吃了起来。果然,吃了一口我就感觉自己口中一股温润从喉咙滑下,接着身体也轻松了许多,而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在医院当然也不是完全好了,这时却是感觉身上一点也不痛了。

    不多时,我们便吃完了饭。两人就直直的盯着我,我也就直直的盯着他们。我当然不知道他们盯着我干嘛,但是我盯着他们是为了商讨后面的事。紧跟着两人同时开口:“徒弟(师弟)啊!快去把碗洗了,我们等你一起商讨接下来的事情。”这一开口倒是出乎我意料,后来自然是迫于两人的威胁,我便认了怂,只好去洗碗。

    洗完碗后自然开始商讨那半脸鬼的问题,我过去之后两人还在说说笑笑的,什么美女什么av之类的,见我来了还不停的讨论,南宫离甚至绘声绘色的说着那女的如何如何,我一脸黑线。急忙打断了他们:“这半脸鬼后面的人你们可想到怎么引出来了吗?”

    南宫离被我打断自是很不爽,不过碍于陆大师在这里也就没和我计较,然而听我问出这句话陆大师没有作答,反是直接问我:“曹飞啊!你的事我都知道了!原来你家的那些住户,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我的意见?”这是什么意思?我茫然道:“那些住户还有什么问题吗?”

    “嗯!”陆大师捋了捋自己的胡须,继续开口:“那些住户恐怕早已成了一个钥匙!这钥匙关乎于你,也关乎于那黑雾人,那些人的灵魂还能解救,也随之就是说那黑雾人也会被释放出来!你先别急着问别的,你告诉我,你可愿意解救那些灵魂?”

    我见陆大师一本正经的看着我,我反倒没了主意,要说那黑雾人我不可能不怕,可是相对的,那些灵魂因我而死,我自己也是愧疚的紧,最最重要的一点,是我的父母,我不知道他们的灵魂现在怎么样,可是心里也是不忍父母所做的一切成为炮灰。当时我出来时也是决定要解救那些灵魂的,所以陆大师这样问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

    “曹飞!世界上没有两全其美的方法,我知道这对你很不公平,可是那些无辜的灵魂还在那公寓之中饱受煎熬,你忍心吗?”南宫离一向比较懂我,知道我的担心,开解我道。

    “我......”最近什么也都要我做抉择,我快喘不过气来了。

    “或许你的父母还在那里,还有那小姑娘,丁庭梦的父母,也能救!”陆大师这话一出口我心中顿时有了期望。

    “这话怎么说?”

    “你的父母是为了封印那黑雾人而死,我刚才说过了,那些灵魂是钥匙!”

    “钥匙?”我这才想起陆大师刚才的话。

    “对!你以为为什么那么多灵魂都被束缚在那公寓里?黑雾人不是不想动他们而是那些灵魂被你父母所守护着,而不能动。动了他们,那黑雾人这一生都会被束缚在那公寓里!”

    陆大师这样一解释,我倒是心动了几分,能救那些灵魂,还有我的父母,这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也是目前最好的办法,但是,我随即开口:“怎么救?”

    陆大师见我这个样子,于是说道:“你拜我为师!我就告诉你!”这倒是我始料未及的,话题怎么突然就转到我要拜他为师了?

    “陆大师,这救人的事怎么能这么随便,我要拜你为师才告诉我?”我问道。

    “曹飞!你拜我为师有三点,第一,你拜我为师我就告诉你怎么救那些人,其二,救那些游魂必须你亲自动手,这些游魂始于你,自然终于你,最后一点,”陆大师顿了顿,紧跟着有些兴奋的说道:“你天生缺命之格,这一生都将在这条路上行走,即使不拜我为师,也会拜别人为师,肥水自然不流外人田!”

    “这......”我顿时被惊得无言以对。

    “曹飞!你就应了我师父吧!你和学点东西对以后不无好处,都是能保命的技巧哦!”南宫离也开始推搡着我,我见这情况,心想是为了救人,也就没在多说。我直接应了下来,就算是陆大师徒弟了。

    陆大师和南宫离也是乐得,我却没想到还要三叩首,上茶什么的,而这些东西在我答应之后,两人熟门熟路的便拿了出来,这让我不禁怀疑这是蓄谋已久的。

    不过,也就是在我拜完师后,真正的要面临的东西也要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