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思虑对策

    更新时间:2018-11-05 18:25:22本章字数:2062字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

    两位刚进入娱乐圈新人,虽然对娱乐圈的很多事情都不明白,但如今科技如此发达,潜规则一词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物。被身边胖子这么一提醒,她们两人顿时脸上泛起了红晕,这是典型的害羞之色,发自人身体的本能正常反应,绝不是久经娱乐圈摸爬滚打的人能够装出来的。

    面带桃花羞涩表情的温雅和蓝洛菲,心中都不由的暗骂了胖子两声,说话也太直接了,让她们怎么下的了台。也暗自庆幸程安的及时提醒,没有中了钱泷的圈套,温雅还一直都以为自己遇到了贵人,没想到对方只是想玩弄她们。

    不再去搭理胖子,温雅和蓝洛菲逃也似的离开了原地,找了个偏僻的角落坐下,尽量离胖子和钱泷两人远点,胖子一看是这么一副形势,就明白自己又装逼失败了,意兴阑珊的也就不想继续待下去,抱着采访的机器步着程安的后尘离开了葬礼现场。

    早已走出会场的程安走在路上,七月炎热的天气并不能缓解自己郁闷的心情,掏出自己的烟盒取出一支烟放到了嘴边,摸了摸口袋发现找不到火,苦笑的把嘴边的烟揉成一团碎末,随手挥洒在了空中。

    本来打算找个地方好好买醉一场,暂时逃避这纷杂的烦恼。可现在时间还很早,离酒吧开门还有一段时间,这个时候总不能随便找家超市买几瓶二锅头,就着一盘花生米来解忧。

    怎么看都不像是借酒消愁,反倒有一种小日子过得不错的意味,实在是与程安此刻的心境有着天壤之别,格格不入。

    “算了,还是回去好好想想怎么帮妹妹陆程蝶把这个婚事取消吧!”

    伸手叫了辆停在会场外围的出租车,程安一屁股坐了进去。出租车内的温度比外面还要高出不少,还没片刻程安的全身都被汗液浸湿了。

    混杂着浓郁的汽油味和汗液的味道,让出租车内的空气有种说不出的难闻,这也多亏了程安现在的心情没工夫注意这些,他只是简单的告知了下自己将要去的地方,就把头靠在了出租车后面的椅背上,闭起双眼想事情了。

    会场距离自己现在居住的地方有很长的一段距离,现在又值交通的高峰期,所以出租车行进的速度很慢。不过在出租车行驶起来之后,有淡淡微风从开启的车窗流入,倒也减低了不少车内的热度,连那股估计是在会场等待了许久生意的出租车内的气味也消失了。

    接了程安这么一个大单,出租车师傅的心情自然是很好的。今天的温度异常的炎热,大多数人都躲在屋内空调下不肯出来,没有空调的人也会找个电扇来驱散热度,根本不会在这个时间段到外面活动。

    所以能够有这么一个单子,出租车师傅早已谢天谢地了。一路上也就对程安多加注意了几分,透过后视镜不断的看着双目紧闭的程安,几番想要开口,却又找不到什么机会。

    程安他靠在后面也感到有人在注视着他,睁开了他闭起的双眼,正好透过后视镜与出租车师傅四目相对,看着出租车师傅的后脑勺程安问道:“师傅,你有事?”

    “啊?没事,没事!我就是见你心情不太好,怕你有什么想不开的地方,做出傻事来!”

    “想不开?我能有什么想不开的?”程安觉得出租车师傅这个说法有些好笑,不过这时候能够有人跟自己聊天缓解下心情,程安觉得还是很好的,也就暂时压住了自己心头的那口浊气,向着前面驾驶位的出租车师傅问道。

    “你们这些年轻人我见多了,追星都追的走火入魔了。你刚刚是参加完陆程安的葬礼吧。哎,不要怪我这个人说话不好听,不过就是死了个大明星,是人总是要经历死亡的。看开点,活着的人才是最重要的,珍惜身边现有的人,把情感都寄托在故去的人身上,让他们成为自己的枷锁,那活着得多累!”出租车师傅说完还不忘回头看了两眼程安,想看看自己说的这番话有没有开导到他。

    “师傅,你说陆程安死的可不可惜?”程安没有去接出租车司机的话题,而是反问了他一句,程安以前接触的大多数都是自己的粉丝和背地里被人收买黑他的水军,像出租车师傅这样的中立人物他接触的很少,现在程安很想听一听这类人群对自己的评价。

    “怎么说呢,其实陆程安离我们的生活很远,以前也就是在电视里见一见他。不过说实话他的死怪可惜的,能够走到这一步不容易,年纪轻轻的就因为意外生死,大好的前程也毁于一旦,不么说老话说的好,人呢这一生都是命中注定的,与其沉寂在悲痛中还不如开开心心的活自己现在的人生。”出租车师傅临了还不忘继续开导程安两句。

    是啊,曾经的陆程安已经消失了,不管程安能不能够接受,这都已经成为了既定的事实,他有了新的身份,重生算是上苍对自己的格外恩赐,有了新的生命,自己就该彻底放下之前,开始新的人生,那些烦恼又算的了什么,努力去改变就是了,自哀自怨不是他程安的性格!

    在与出租车师傅的闲聊中,程安不知不觉就回到了现在的事务所给他安排的房子,把车费交了程安准备上楼,出租车师傅从车内探出头,冲着程安喊道:“年轻人,想开点啊,千万不要做傻事!”

    看着出租车冒着淡淡尾气消逝的车影,程安不知道是对自己说还是对出租车师傅说,:“放心,我会很好的珍惜这得来不易的生命,比以前都要珍惜!”

    心情好了很多的程安,思路也不在那么僵硬,他的脑海中隐隐有了个大概的思路,要阻止安义辉与妹妹陆程蝶的婚事,来硬的是不行的,如今网络这么发达,想要搞臭一个人还是比较的容易!

    心中有了计较,程安的步伐加快了几分,等他回到屋子内就拿去了电话,拨出了数个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