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来自哥哥的感觉

    更新时间:2018-11-05 18:25:22本章字数:2081字

    第9章来自哥哥的感觉

    不过有一点还是好的,要的种类都一样,不用费力的去记忆。陈叔还想着早点出来多跟陆程蝶交谈几声,恐怕也成了一种奢望,开门做生意,哪有拒绝别人的道理,就算不赚今天这些钱,看在陆程蝶的份上,也不能冷落了她粉丝的心。

    “嘿嘿,这下陈叔可是有的忙了,好在咱们提前点了,按照先来后到来讲,咱们三个可以说是先拔头筹,优先品尝!”

    “咦,我怎么记得只有我要了牛杂,你可什么都没要呢?”

    自打妹妹坐下之后,一直都安静的坐在那里,并没有跟程安和胖子搭话,陆程蝶不认识程安和胖子,以程安现在名不见经传的事务所,他还没有机会接触到影后这种级别的存在,自然陆程蝶的印象中并没有程安和胖子的影子。

    “没关系程哥,以我跟陈叔的关系,进去说一声就是了。”

    胖子起身就要进后厨去找陈叔,被程安一把拉住,起身低声的在胖子耳边说道:“你去外面买两瓶冰红茶,要冷的。你牛杂的事情我进去帮你说!”

    “程哥?咱们不是要喝酒么,你喝什么冰红茶啊!那是娘么才喝的东西!”胖子扭头看了看地上放着的那整箱的啤酒,又看了看程安,疑惑的望着程安问道。

    胖子的嗓门本来就大,他尽管是以平常的声调来说的,但恐怕已经违背了程安的小心思,让陆程蝶听到了。程安忐忑的偷偷看了眼坐在自己对面的陆程蝶,见她神色正常,这才悄悄的放下心,恼怒的对胖子说道:“让你去就去,哪那么多废话!”

    说完还不忘狠狠的在胖子后背锤了一下,给他暗示不要再多嘴,自己已经下发了最后通牒!

    “那、、、我走了。程哥你可一定要帮我收住这个位子!”

    “赶紧去!”程安已经到了将要爆发的边缘,这胖子要是再多说一句,程安保证让他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胖子走出店外,程安也起身往后厨走去。暂时把陆程蝶单独留在桌边。进入后厨,程安一眼就看到昏暗灯光下忙碌的陈叔,他的身边摆满了陶瓷大碗,锅里现在煮着满满当当的一锅牛杂,就等着牛杂熟透之后出锅摆盘了。

    “陈叔!”

    “咦,小王朋友有事么?你看我都忙糊涂了,到现在还不知道你姓什么。”陈叔奇怪的看着走进来的程安,以为他还想要点什么。

    “你叫我小程就好了,前程似锦的程。”

    “哦,小程,马上就出锅了,我记得你不要香菜,放心陈叔不会忘的,别看我年纪渐长,可这记性还是很好的!”

    “那个,不是这个事情。我是想说等下陆小姐的那碗牛杂您多给她放点牛肉,她比较喜欢牛肉多点。哦对了,还有不要香菜和葱花,味道淡一点最好!”

    陈叔拎着大勺在锅中搅动的手停了下来,看了程安片刻问道:“你怎么知道小蝶喜欢这么吃的?”

    “额、、”程安一下子愣在了那里,这个问题他还没来得急去想,只是一门心思的想要进来告诉陈叔让他这么做而已。

    “啊,我明白了!一定是小蝶告诉你的吧。这么多年了,要不是你进来提醒,我都忘记了她有这个爱好,放心!等下我会处理的!”

    程安没想到陈叔自己就给他解了围,让程安少耗费了不少脑细胞,后背的冷汗在不知不觉之中已经把衣服浸湿,好在这里灯光昏暗,陈叔没有注意到程安脑门流淌下来的汗珠。

    见程安还呆在厨房不走,陈叔问道:“小程还有事?”

    “没事,陈叔,我就是想问问你需要我帮忙么?”把心底的事情办完,程安做不到扭头往外走,整个小店都是靠陈叔一个人忙前忙后,除了躲在厨房角落洗完的大姐之外,再没有一个人帮他照顾店面。

    “那太好了,本来厨房这里闷热,我不敢劳烦你的大驾,可你也见到了,一下子多出这么多人,还真让陈叔头疼,你要是不嫌弃的话等下牛杂出锅之后,帮陈叔把这些牛杂端出去。行么?”

    “这个没问题,包在我身上就行!”

    在旁边找了两个大托盘放在了厨柜架子上,把自己的袖子稍稍挽起一些,大锅内的牛杂也在陈叔的快速舞动下落进了各个碗内,凭着小时候的记忆,程安绕过陈叔身后,抓起他刚才使用的大勺,不断的从锅内舀出浓汤觉进碗内。

    程安特别叮嘱的那碗牛杂,陈叔明显多花费了不少心思。

    “这碗就是给小蝶的,等下你先给她端过去吧。”

    “没事,陈叔,放一起我一块端出去,不会弄差的!”程安嘴上这么说,可心里却不是这么想的,要是自己单单给妹妹端出去,那自己进来的意图就太明显了。

    以妹妹陆程蝶冰雪聪明的智慧,会对此生疑的。要是她去问询陈叔,那不就暴露了自己的身份了。程安虽然很想让妹妹知道自己就是她死而复活的亲哥哥陆程安,但这个事实她又如何能够一下子接受的了呢!

    陈叔也没有强求程安,就照着他的意思,在大托盘内放了六碗牛杂,这才让程安一遍端了出去。

    “新鲜出炉的牛杂来咯!”让自己高调的走出厨房,程安的目的就是让所有人认为自己是进去帮忙的。等下就算妹妹陆程蝶心存疑惑,自己大可以在这个时候退到陈叔身上,就说是他吩咐自己端给她的!

    不出程安所料,在牛杂被陆程蝶保镖端到面前的时候,她的神色就为之一变,一双美目牢牢的锁定在了程安身上,轻声的问道:“陈叔让你把这碗牛杂端给我的?”

    “没错!陈、、陈叔就是这么吩咐的!”程安结巴了两声吞吞吐吐的答完陆程蝶的问题,逃也似的离开了陆程蝶身边,把大托盘放在了离他不远的一张桌子上,马上就有无数的手伸过来,端走了托盘上的牛杂。

    “哎?是我先点的,怎么端那里去了!~”这时候就有人不满意了,自古先来后到的铁则是不成文的,见到后点的人提前跟女神一起吃上了牛杂,他们有如何能够甘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