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章 意外收入

    更新时间:2018-11-05 18:25:23本章字数:2069字

    第23章意外收入

    处处都得花钱,程安都有些后悔为了不引起外人怀疑,故布迷阵使得经费额外超出不少,这一沓沉甸甸的资料就是比不小的开支,辛亏还没到月底,要不然他这个名义上的老板就成了被人追着讨债的人了!

    “我知道了,你把东西放下吧。”程安表面上装的很轻松,但是他并不好受,心想着是不是现在出去一趟,先查查银行卡里的钱还剩多少,首先得给小赵一些活动经费才行,妹妹陆程蝶的事情是当务之急,容不得这个时候在钱上面多做计较!

    “程哥,你似乎心事重重,为了小赵活动经费发愁么?”胖子放下资料并没有离开,而是双手托在办公桌上看着程安问道。

    “你看出来了?”程安没有找借口隐瞒,低声的问道。

    “这还用看么,咱们事务所的情况我又不是不了解。不过你也不用太烦心了,你看这是什么?”胖子说完就从口袋里轻轻的掏出一张很厚实的纸条,在程安面前晃了晃。

    “支票?”程安一眼就认出纸条的样貌,以前接触了那么多支票,对支票的样子再熟悉不过了!

    “嘿嘿,猜猜里面有多少?”胖子得意的继续晃动手中的支票,就是不把支票交到程安的手中。

    程安可不会想着现在去抢胖子手中的支票,一个老板和员工抢支票,被人看见了可不好。

    “哪来的?”在没有得到具体信息之前,程安怎么可能猜的到支票中的数额,他只能换了个问题向胖子问道。

    “昨天的收入啊,程哥,你忘了?”胖子提醒的说道。

    “昨天?昨天有业务进来?你为什么没跟我说?”努力回想跟胖子在电话中的对话,程安可以打一万个包票,胖子从来都没有提到有业务进来。

    “那篇报道!关于影后陆程蝶的!”见程安真的想不起来,胖子只得把谜底揭开。

    “哦,那能有多少、、两千左右吧!”程安按照一般行情给胖子爆出一个价格,这点钱太少了,根本解决不了眼下的问题!

    “少了!!”

    “三千?”胖子继续摇头。

    “五千!这已经超出了正常的新闻价格,不可能再多了!”程安最后报出五千,在他看来已经是多的不能再多了,五千倒是够给小赵用作活动经费了!

    “程哥,你好歹也是事务所的老板,是不是有些太小家子气了?”胖子刚刚堆满笑容的脸立刻收了回去,他想起前天晚上答应程安的要求,口无遮拦是要不得的!

    “哎,自家兄弟在一起,不要太刻意委屈自己,你只要在外面的时候收敛收敛就好,跟我就不需要见外!”程安借着去拍胖子的肩膀之际,偷摸着一把夺到了胖子手里的支票。

    “什么!三万!”打开支票的手都有些轻微的颤抖,程安不是没见过这么多钱,比它多几千倍的支票程安以前都不会太在意的,现在跟以往不同了,三万对他来说已经是非常不小的数目了。

    回想昨晚自己还在为回家的两百块发愁,现在一下子似乎就成了爆发户。

    “哈哈,意外吧。原以为程哥你能一口猜出来呢,你想的那个噱头真是一级棒,不忘初心!啧啧,再经过我王胖子的挥毫涂墨,加以润色,想不赚一笔都难!”

    程安是有些意外,他还没想过这篇报道会引来这么大的反响,反响是与收入挂钩的,这应该是再与胖子结束通话之后,事态还在发酵之中,一笔三万块的报道收入恐怕在娱乐界内还从未出现过吧!

    这是相对于像他们这种不入流的小事务所来说的,其他的新闻媒体,平台只要转载他们事务所的报道,就得付出费用,都是按照一定的行情支付的。

    “胖子,这里面有你很大一部分功劳在,不过我现在还不能给你奖励,但我保证在月底的时候一定把这份奖金发到你的手上!”程安一口保证道。

    示意胖子坐下,程安继续问道:“公司唯一的投资人对这件事怎么看,她有没有给过回应?”

    说起那个泼辣的女人,程安是没有见过的,准确的说是现在的程安并未接触过,脑中的记忆里只有原有程安对她的恐惧,还有就是一张愤怒到极尽扭曲的女性面孔。

    不过事务所能够维持到现在,多半的功劳还得依仗人家的出资,也不知道这个女人为何会看上这么一个奄奄待毙的事务所,见色起意?

    似乎程安的这张脸跟胖子好不到哪里去!都是那种扔在人堆里就找不出的普通面相,有这么多钱想要包养个小白脸,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胖子一副哭丧的脸说道:“程哥你都不知道,我上哪知道去!那个泼辣女人我见一次就够了,以后接待她的工作还是由您亲自完成吧,我算是领教了河东狮吼的本领了!”

    一提起事务所的投资人,胖子都感到不寒而栗,他好像不太愿意提及到她,小声的抱怨了两句就不再说话,而是把眼睛盯在了程安吃剩下打包在报纸中的小笼包上面。

    “你没吃早餐?”

    “昨天一天忙到很晚,还得一大早等到银行开门去取这张支票!当然是能睡多久睡多久,哪有功夫去管肚子的死活!”胖子的注意力在看道报纸内漏出的一点小笼包的影子,就再也离不开他的视线,喉咙中不住的咽着口水,似乎只有眼前的小笼包能够解除掉他的饥饿。

    “要不我批准你出去吃早餐,花销算在我的账上,算是我对你个人嘉赏!”程安话是这么说,可他却并没有任何的动作。身上根本就没有什么零花钱,也只能把这顿饭前继续算在虚无缥缈的月底了!

    “不用,它们就够了。程哥你要是不吃了我就帮你代劳了,反正马上就到了午饭点,撑一撑就到点了!”

    胖子肥胖的双手灵巧的爬开带满油迹的报纸,一张大手抓起一个小笼包,剩下的一只手每根手指之间夹着剩下的三个,几秒钟之下就把它们消灭了个干净!

    而程安的视线却停留在了他未急看完的这张撕烂的报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