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冰山校花

    更新时间:2018-11-05 18:30:26本章字数:2192字

    人群传来一阵骚动,应小川下意识的抬头看去,只见人群之中台阶之上,缓步走来一位气质高挑的冷艳美人。

    肩上搭着薄薄的开衫,下身百褶短裙,一对长腿纤细笔直,白皙莹润,诱的让人挪不开眼。

    漂亮的脸蛋相较当红小花亦不遑多让,尤其一张皮子雪白如凝脂,毫无瑕疵。

    而她最勾人的地方还不在于此,而是那一身与身俱来浑然天成的气质,她自小练习芭蕾,气质高贵似天鹅,虽出生不显贵,却毫不逊于真正的天之骄女。

    这大概也是应小川这么多年,审美一直高于常人的原因吧,毕竟自小就见过这等美人,其他庸脂俗粉自然是入不了眼了。

    只是没想到,上个学期还单身的她,现在竟然已经是别人的女朋友了,应小川不由得惆怅的叹口气。

    “哇,冷倾寒往这个方向走过来了!”

    “她不会是在看我吧?”

    “你做梦呢,当然是在看我了。”

    “锦城大学三大校花,柳星彤美在脸,冷倾寒美在气质,陈曼曼美在身段,可在我眼里,冷倾寒的那双腿已经称得上极品了!”

    凡校花出没之地必引起骚乱,应小川当然是见怪不怪了,凭借丰富的作战经验,麻溜占据最佳观赏地,眼角余光一直留意着冷倾寒的动向。

    冷倾寒想要穿过观众席走到篮球场边缘地带,应小川的位置就是必经之地,果不其然冷倾寒慢慢地往他的方向走了过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追随着冰山校花的身影,而冷倾寒由始至终,视线平视前方,面不改色的往前走去。

    忽然间,意外发生了,冷倾寒脚步一个趔趄,原来是地上有个易拉罐没来得及清理,正巧被她给踩上了。

    冰山校花微变的脸色仿佛是冰山上徒然出现的一道裂缝,小脸极为难得浮现失措之色,然而不等众人捕捉到更多,就见校花身体不受控制的往前倾去……

    慌乱之中冷倾寒的手下意识的从旁乱抓,最后也不知是抓到了什么‘物件’,她用力的往后一扯,就见那‘物件’顺势往前想扶她,可被身后涌上来的人流一挤,也就跟着迎面倒了下来。

    而此时,无端遭劫的应小川只觉身后似被人用力推了一把,猛地向前扑去,单手搂住了冷倾寒,而冷倾寒也在慌乱之中紧紧勾住了应小川的脖子。

    突然间软玉温香在怀,一股淡雅的香味扑鼻而来。

    周遭一片哗然之声,应小川听不见也看不见,他只觉心脏剧烈的快要跳出口腔。

    天与地之间只剩下他跟冷倾寒。

    眸子对上一双清冷的眼眸,就那么直勾勾的相互看着。

    冷倾寒的脸,肌肤胜雪,肤若凝脂,饶是这么近的距离,也找不出一丝的瑕疵。

    应小川忍不住屏住呼息,梦中的女神,跟他近乎零距离的接触着,他不是在做梦吧?刚才哪位兄台推的他?你出来,我们结拜一个。

    “这小子疯了吧!竟然抱着冷倾寒不撒手了!”

    “哇,这是哪位大侠,吃豆腐吃的如此光明正大,小生好生佩服。”

    “去他奶奶的,竟然让这小子捷足先登了。”

    “你能先起来吗?”正当应小川飘飘欲仙,如登仙境时,一道清冷优雅的嗓音在耳边轻声响起,冷倾寒微蹙着秀美,俏脸上划过一丝痛苦。

    糟糕,不会是最近忘了减肥把女神给压疼了吧?

    应小川如梦初醒,慌里慌张的想要爬起来挽救形象,正在这时,肩膀蓦地袭来一股力道,紧拽着将他往后扯去。

    只见面前忽然多出一道人高马大的背影,殷切的将倒在地上的冷倾寒搀扶了起来。

    “小寒,你没事吧?”梁天紧张的询问,上上下下检查冷倾寒有没有受伤。

    冷倾寒双手打理着散乱的发丝,微微摇了摇头。

    确认冷倾寒没有大碍之后,梁天回头冷冷的看向此时愣愣的应小川,“你怎么回事?”

    语气冲的仿佛应小川刚才绿了他,而事实上这个说法也能成立一小半。

    应小川不甚在意的笑笑,问:“冷校花没事吧?”

    “这跟你没关系。”梁天语气甚冷,顿了顿,似在强忍怒气,“你干了什么?小寒为什么会突然在你面前摔倒?”

    应小川语气轻松,“干了什么你没看到吗?冷校花摔倒了我扶一下而已。”

    “是啊,我也看到了,校花不小心踩着易拉罐,然后慌乱之中扯了一下这个男生,男生被后面涌上来的人推搡了一把,俩人就摔在一起了。”立即有热心肠的女生站出来为应小川作证。

    “对啊,对啊,我也看到了,是这样的。”

    应小川对那对相貌平平却满脸善意的女生笑了一笑,表达谢意。

    可这并没有让梁天的脸色好看起来,反而更阴郁了一层,唇角冰冷的勾起,“是吗?”

    应小川则是一脸坦荡,甚至有些好笑,“是与不是,我需要跟你多解释吗?”

    二人的视线在空中碰撞,擦除激烈的火花,争锋相对,谁也不肯往后退让一步。

    梁天正欲说话,这时却见冷倾寒伸出绝美柔荑,轻扯了下他的衣服,丰唇微启,嗓音悦耳:“梁天,算了。”

    “小寒,这人对你做了这么过分的事,这么能说算就算了。”梁天对冷倾寒说话时轻声细语,完全换了一张脸面。

    冷倾寒不再多言,微微蹙眉。这个动作令梁天猛地惊觉过来,忙问:“你是不是哪里受伤了?”

    冷倾寒微颔螓首。

    “走,我带你去医务室。”说罢,梁天就搂着冷倾寒扬长而去。

    众人眼见梁天的怒火,被冷倾寒三言两语的熄灭,不由得感叹校花手段之高明。

    校花一走,周围看戏的众人就不约而同的散场了。

    人群散了,也就冷清起来,应小川正打算提着他那两瓶运动饮料回寝室疗伤,结果抬眼就看到穿着篮球服的王策跟笑的一脸猥琐的马亮一前一后的走过来。

    马亮贼兮兮的凑过来,手肘顶了顶应小川的胸膛:“应子你艳福不浅嘛,哪学的狗刨神功,还挺好使,下回我看到陈曼曼也要扑一下,说不定能摸到她那对36D的大胸。”

    王策特诚恳的说道:“哥,你刚才手舞足蹈的模样,乍看过去像个二百五,可仔细一看这二百五长得还挺眼熟,马亮哥非说那是你,我起初还不信,你没事吧?”

    “去尼玛,劳资那是英雄救美反被贼人污蔑,你们这帮落井下石的人渣,毫无良心可言。”应小川骂了他俩一句,转身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