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属猫的姑娘

    更新时间:2018-11-05 18:30:26本章字数:2066字

    “小川哥,消消气嘛。”回到寝室,王策谄笑着过来给应小川摁腰捶背。

    “去,无事献殷勤。”应小川白了他一眼,拿起床底下的脸盆准备去洗衣服。

    “就是。”马亮笑嘻嘻的对王策使了个眼色,“阿策,你这就太虚伪了,要我就直接替你小川哥把衣服给洗了。”

    王策心领神会,二话不说抢过应小川手里的脸盆,郑重其事的说道:“小川哥,你今天的脏衣服我全包了。”

    应小川乐得清闲,临了不忘使坏,“那你去吧,要是不够的话,陆弋阳床底下还有堆攒了一个礼拜的袜子。”

    走到门口的王策脚下一个踉跄,险些磕在门上,抚着脑门悻悻去了水房。

    马亮见应小川沉默的摆弄烟盒,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有主的花呢?”

    “这花半个月前可是没主的。”应小川满脸郁闷。

    身为一个小区里光屁股长大的哥们,应小川的心思,马亮完全知道,不过这也跟应小川从未瞒他有关,所以,马亮很早以前就知道应小川藏在心里的女神,是冷倾寒。

    此前得知冷倾寒名花有主,应小川这条母胎单身狗自然怅然若失,心情欠佳,但尽管如此,马亮仍是忍不住嘲笑应小川,笑他怂。

    “瞧你那样,整的跟失恋似得,你喜欢人家,早干嘛去了。”

    “我……”应小川张了张口,却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对冷倾寒的感情是不是喜欢。

    马亮搂着他的肩膀,意味深长的说道:“我知道,其实你自己心里也拎不清楚是不是在暗恋人家冷校花,可那有什么重要的呢?重要的是今晚LOL职业联赛全网直播,你说去不去看?”

    “当然去啊,可是今晚有课,班主任的课。”应小川压低声音,强调。

    马亮说:“有什么办法呢?当然只能翘课啦。”

    陆弋阳回来后,马亮的提议得到606寝室全票通过,下午除了王策之外其余三人都没有课,王策干脆也翘了下午的课,四个人一人吸着一杯一点点的波霸奶茶,正大光明的走出校园。

    组了几局排位赛,马亮忽然说自己肚子疼要去蹲会儿,结果隔了半个小时人还没回来,眼看其他几个哥们等的不耐烦,应小川只得起身去厕所捞人。

    总有三层,一楼大厅,二楼包间,三楼vip室,但除了三楼有独立卫生间之外,一楼跟二楼的都是公用一个厕所。

    应小川从二楼下来,直奔一楼大厅的男厕,男厕里共五个坑位,他挨个敲门过去,却发现厕所都堵了,压根没有马亮的影子。

    “这货上哪儿蹲坑去了。”应小川嘟囔着低头从厕所里走出来,一边给手机开锁准备打电话过去问。

    “今晚七点开始直播是不是?我估计赶不上了,晚上有点事情,尽量赶过来跟你们一起,嗯,行,挂了。”

    身侧,有一位哥们正在跟他兄弟打电话,应小川抬头看过去,人高马大的一大家伙。

    嘿,可偏是赶巧了。

    冤家路窄?他竟然在网吧遇到了梁天,应小川一想到自己的梦中情人就是被这家伙给追走了,看到他,就浑身不得劲儿。

    正打算直接将他当空气忽略而过,余光却瞥见梁天收了手机之后走到门口搂着一个长发披肩的妹子往对面的小旅馆走去。

    这妹子绝壁不是冷倾寒,冷倾寒的体形应小川再熟悉不过。

    他几乎在第一眼就断定,梁天这小子背着冷倾寒偷吃了。

    关于梁天的一些风评,应小川以前也有所耳闻,这人花心喜欢到处留情,只是没想到都跟校花在一起了,他还死性不改。

    涝的涝死,旱的旱死,咋就有这么多如花似玉的妹子不长眼看上这人渣呢?你说气不气?

    应小川在原地踌躇了一会儿,最后决定跟上。

    对面的小旅馆名叫‘春天里’据说里面的环境设施还不错,有时候小情侣想要偷偷开个房就会绕远路来这儿,比较不大容易遇熟人。

    以往梁天选择‘春天里’绝对是个明智的决定,可最近职业联赛直播搞得风生水起,大学附近的几个网吧早就被人占据一空了,606寝室也是因此才舍近求远。

    万万没想到能赶上这么一出好戏。

    梁天靠在前台低头抽着烟,他身侧的妹子戴着一顶粉色的鸭舌帽,正在跟他说话:“你把身份证拿出来吧。”

    “用你的。”梁天淡淡的说道。

    妹子噘嘴有些不乐意,“怎么又用我的啊,我老担心被我哥查到。”

    “乖,我没带身上,下次再用我的。”梁天低头在妹子脸上亲了一口,可显然只是安抚。

    “那好吧,那好吧,这都几次了,你每次都这么说。”妹子无奈的从包里拿出自己的身份证,在服务生那里做了登记。

    拿到房卡之后梁天就搂着妹子去等电梯。

    电梯前,妹子头靠在梁天的肩膀上,“梁天,我饿了。”

    “行,先去洗个澡,等会儿带你去隔壁餐馆里吃饭。”说完就相拥着走进电梯。

    身后,他们看不到的角落,应小川站在那里,目送着他们上去之后,他转身走出了春天里。

    外头,阳光,微微刺眼。

    应小川打给陆弋阳,那头声音喧嚣,陆弋阳嘴里叼着烟,手机夹在耳朵跟肩膀的缝隙间,“老应,你回来了吗?瘦猴儿已经回来了,就等你开局呢。”

    应小川抬头迎着阳光,眯起眼,“你们玩吧,我有点儿事,估摸一时半会回不来了。”

    “啥事儿啊?晚上直播不看了?”

    “再说吧,你们玩的尽兴点。”

    应小川说完就截了电话,但是他没有把手机收起来,而是打开通讯录,翻到了一个储存很久,但从未打过去过的电话号码上。

    那个号码的备注是:属猫的姑娘

    嘟嘟嘟……

    电话叫了几声之后,没想到通了,电话里传过来一道清冷甘甜的嗓音。

    “喂?”

    应小川蹲在墙边,嘴里叼着根烟,怔怔听着,脑子魂游天外,反应不过来。

    直到耳边那道迟疑的声音再度响起:“应小川,你找我有什么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