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队长的真实面目

    更新时间:2018-11-05 18:30:26本章字数:2175字

    应小川没想到冷倾寒还存着他的电话号码,就跟冷倾寒没想到应小川有一天会约她出来一样。

    此时此刻,海天小餐馆里,两人面对面的坐着,彼此看着对方,都有些礼貌的拘谨。

    最后是应小川主动打破了沉默,他憨笑着挠了挠后脑勺,“你还存着我电话号码呢?”

    “嗯,范阿姨让我存的。”冷倾寒浅淡的回道。

    范阿姨就是应小川的妈,他妈跟冷倾寒的妈是好朋友,所以从小应小川就跟冷倾寒认识,只不过很多时候大人之间的好跟小孩无关,他们二人接触的并不多,上大学之后,也就只有马亮知道他们有这一层关系了。

    冷倾寒端起面前的水杯,抿了一口,“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应小川说:“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冷倾寒虽然有些奇怪,但出于礼貌起见,她并没有多加追问。

    过了一会儿,餐馆外走进来一对相互搂抱的小情侣。男的人高马大,长相帅气,女的小鸟依人,戴着一顶粉红色的鸭舌帽。

    二人选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女的点了几道菜,上菜之后二人给对方喂菜,恩爱的画面羡煞旁人。

    可坐在应小川对面的这位冰山美人,却从他们进来的那瞬间,脸色就变得有些僵。

    但下一秒,神色又恢复如初,继续安静的吃饭,只用眼角的余光时不时的瞥向邻桌。

    应小川选的位置视野很好,他们能一眼看清楚外面的场景,但外头的想要看过来,就会被盆栽挡住视线。

    那对小情侣似也无心吃饭,随意吃了一会儿,就结账走人了。

    冷倾寒吃完饭,擦了擦嘴,而后才冷淡的开口:“这就是你想我看的?”

    应小川点点头。

    她拿起手里的方包,站起来,声音仍是漠然,“我已经看到了,多谢。”

    说完,就准备走。

    “等等。”应小川伸手握住了冷倾寒的手,本来是想握她的手腕的,没想到一个偏差就抓在她的手上了,温软的感觉一触及,应小川立即讪讪地松手,“抱歉,无意让你那么难过,这事我也是无意间看到的,你打算怎么办?”

    冷倾寒蹙眉,语气有些凉,似问非答:“还能怎么办?”

    答案呼之欲出。

    应小川却摇头,“据我所知,梁天不是一个好摆脱的人,你要是想跟他分手,就当面分,分的让他无话可说。”

    冷倾寒的目光慢慢聚焦在应小川的脸上,不知道为何,这张平凡的脸上,此刻竟透着一丝不凡的睿智。

    她语气软下来,轻声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从冷倾寒的这番反应之中,应小川看的出来,冷倾寒虽然对梁天有感情,但感情尚未深到没有理智的地步,所以接下来的话,她也应该能够承受。

    “要我没猜错的话,他们现在已经回房了。”

    这话一出口,冷倾寒的表情凝固了一瞬,半晌,她有些难以置信的笑了笑,“他们在这里,开房了?”

    应小川站起来,“你跟我过去就知道了。”

    ……

    小旅馆的大厅里,应小川跟冷倾寒面对面的坐着,相比起冷倾寒的冷漠淡然,应小川就显得有些拘谨。

    大概说出去谁也不会相信,他人生中头一遭跟女神来小宾馆,竟然是帮女神来‘捉奸’的。

    应小川用余光打量冷倾寒,猜她的心情,可却发现,她清清冷冷的面颊上,半点起伏的情绪都没有。

    就这么笔挺的坐在沙发上,眼神直视前方,一言不发。

    这种情况下,她还能这么冷静,冷倾寒,果然非一般女人啊。

    两个多小时后。

    电梯里走出来一对熟悉的身影,而冷倾寒的眼神,也在此时终于有了一丝微妙的变化。

    梁天跟方小小二人十指紧扣着走出电梯,黏在一起相互咬耳朵,恩爱的模样旁人一眼就能看出这二人是刚成一段好事儿。

    方小小没戴帽子,头发蓬松的垂在身后,娇软着身体依在梁天的身上,小脸上的红潮尚未完全褪去,而梁天则是一幅神清气爽的样子。

    俩人走到前台办理好退房手续,正准备离开时,梁天的脚步倏然顿住,嘴边的笑容也凝固在了脸上。

    冷倾寒从沙发上站起来,慢慢地走到他们跟前,视线清冷的扫过方小小,最后停留在梁天的脸上。

    不带任何攻击力的眼神往往最致命,二人的脸色都有些不好看。

    梁天目光闪烁,面色窘迫,“小寒,你怎么来这儿了?”

    冷倾寒冷冷的笑了笑,没说话。

    方小小本也有些吃惊,可见冷倾寒摆明一幅来‘捉奸’的架势,她就气不过。

    “呦,我当是谁呢,这不是冷校花吗?”方小小用力勾住梁天的胳膊宣告主权,满脸挑衅的看着冷倾寒。

    “既然呢,被你看到了。那我们也就不瞒着了,我本来就是梁天的正牌女友,梁天他是因为跟朋友打赌赌输了,为了面子才去追你的,现在梁天既然已经在他朋友面前证明了自己的魅力,也就不用继续委屈自己当你男朋友了。”

    冷倾寒静静听完,脸色倒未见多大波动,语气淡淡的问梁天:“她说的是真的吗?”

    “我……不是……小寒……你……”梁天欲言又止,却没能力反驳。

    垂在裤腿边上的拳头紧紧握了起来,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不愿就这么跟冷倾寒分手。

    这气的方小小直跺脚。

    冷倾寒微微颔首,“我知道了。”而后转身走出小旅馆。

    应小川也马上从沙发上站起来追了出去。

    梁天眼神不舍的追着冷倾寒的背影,这时,另一道身影忽然之间闯入他的视野范围,仿佛联想到什么,梁天瞳孔一缩,表情猛然变得怨毒起来。

    ……

    马路上,应小川跟冷倾寒俩人就这么一前一后安静的走着,应小川担心冷倾寒受打击,有个万一,就提出送她回寝室,而冷倾寒并未拒绝,于是就有了这幅画面。

    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学校的小树林里,昏暗的路灯打着,将天与地一并渲染的朦朦胧胧。

    走在前面的冷倾寒忽然停下了脚步,应小川也马上稳稳站住。过一会儿,冷倾寒回过身,靠在树干上,对着清冷的弯月,浅浅的叹出一口气。

    对于怎么安慰人,应小川是个生手,可看着美人伤神,不宽慰几句,又太不像话。

    应小川抓耳挠腮,着实理不出一个头绪,心中悲意徒起,干脆从烟盒里摸出一根烟点上,靠着树干对着弯月,一声长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