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尾随跟踪

    更新时间:2018-11-05 18:30:26本章字数:2294字

    发完这条短信应小川就拿着裤衩去浴室洗澡了,不过平时他洗澡都是把窥天镜放桌上的,这回他踹在裤袋里一并带去了浴室。

    澡搓到一半,刚打上泡沫,冷倾寒的短信就回过来了,一串微信号,除此之外没有一个多余的字。

    尽管如此,应小川仍是乐的不行,心情就跟开花一样,喝着曲儿洗完剩下的半个澡,然后回寝室坐下,郑重其事的加人。

    这回,冷倾寒那边很快就通过了加人的请求。

    冷倾寒的微信名叫‘猫与薄荷’头像是一个女人抱着一只黑色的猫亲吻,尽管女人只露出四分之一的侧脸,但还是能让人一眼认出来那就是冷倾寒本人。

    一川风月:笑脸。

    一川风月:没想到你真的会把微信号给我。

    猫与薄荷:打赌赢了?

    一川风月:没有!我哪能是那种人!

    应小川抱着手机躺在床上,笑的一脸痴汉样。跟校花的首次微信聊天当然不能那么干瘪,应小川很快就扯出话题。

    一川风月:那个,我加你也是想问下午柳校花的事,虽然她没有承认,但我看得出来,她应该是见过玉杵,我知道这么说有点冒昧,但是那件东西对我朋友真的挺重要的,我只是想从柳校花那里问到一点线索。

    猫与薄荷:你现在有空吗?

    一川风月:有空啊!!

    猫与薄荷:我现在在超市里买猫粮。

    一川风月:你等我一下,我马上就过来!

    等应小川赶到的时候,冷倾寒正坐在超市对面甜品店的长椅上,她穿着及踝的米色裙子,身侧摆着伞跟猫粮,静静地坐着,身影显得孤冷。

    应小川喘匀了气,然后大步走过去,听到脚步声,冷倾寒抬头看过来,柔和的光晕下,那双清冷的丹凤眼,看起来就更加清冷了。

    “又给你家薄荷买粮呢?”

    冷倾寒家里养了只猫,闺名薄荷,已经养了好些年。

    冷倾寒摇摇头,“薄荷在家里,这是给它女儿风信子买的。”

    应小川有些吃惊,“薄荷都当妈了?”

    冷倾寒唇角浮现些许笑意,“薄荷已经五岁了。”

    应小川对猫的繁殖没啥概念,挠了挠头,自动跳过这个话题,“你是不是知道一些柳星彤的事啊?”

    兴许是这个起白来的太突兀,话一出口应小川就见冷倾寒静静看着他,这令他徒感紧张,幸好不稍会儿,她就轻轻点头。

    应小川就在冷倾寒的身侧坐下来,听冷倾寒同他说关于柳星彤的事情。

    “星彤家里的事情我也只是听她大致跟我提过,她是个很乐观的人,家里条件虽然好,但其实过的也不怎么开心。”

    “她妈妈在她小时候就过世了,她是爸爸带大的,五年前她爸续弦,同年又查出得了肺癌,去年刚动过手术,不过情况不怎么乐观,一直在家里养着。”

    这番话听得应小川心情也跟着沉重起来,没想到在柳星彤乐观的背后,竟藏着这么多的事情。

    莫非,那把玉杵,是她拿去给她爸治病去了?

    玉小兔说过,她那把玉杵捣药多年,自带灵性,因而有治疗的功效。

    冷倾寒精简的说完这些,就看向沉默下来的应小川,“我知道的就只有这些了。”

    “多谢,这些足够了。”应小川回过神来,对冷倾寒感激一笑。

    “你也帮过我,不必这么客气。”冷倾寒起身,把东西都抱在怀里,“我要走了,风信子还没有吃饭。”

    应小川也赶紧站起来,半晌反应过来,“你们把猫养在寝室里了?不是说你们女生寝室的大妈是个纪律狂魔吗?”

    “大妈也很喜欢风信子。你以后叫我倾寒吧,我们自小就认识,不必那么疏远。”

    应小川心中激荡起一股暖流,其实,他早就想叫她倾寒了,一口一个你,实在太有距离感。

    倾寒。他在心底回味了一遍,但没叫出口。

    “拜拜。”冷倾寒走了。

    而应小川,仍旧沉浸在倾寒这两个字带来的喜悦里,在他看来,这不是三个字到两个字之间的跨越,而是从同学到朋友之间的跨越!倾寒都叫了,离小寒还远吗?!

    应小川乐滋滋的往回走,这时窥天镜响起来,陆弋阳打来电话。

    “老应,你在哪儿呢?”

    “在学校啊。”

    “快来,五缺一,五缺一。”

    “你们咋跑那么远去了?”

    “附近都是人啊,别哔哔了,快来。”

    应小川改道往校外走去,等他抵达的时候,却发现整个包间里坐着的他只认识陆弋阳一个,陆弋阳手指夹着烟翘腿吊儿郎当的坐着,单手操作着鼠标调整装备。

    应小川在他身侧的位置上坐下,边上游戏边顺嘴问:“瘦猴他们呢?”

    “瘦猴在寝室睡觉,老王回家去了,明早才回来。”

    “哦。”应小川不甚在意的应了声,很快开启游戏模式。

    几场打下来之后,歇战。

    应小川摘掉耳机,伸了个懒腰,看向陆弋阳,“老陆,回了吗?”

    “回不了啊,这个月直播时间还剩一半,我得留下来补时间。”陆弋阳满脸惆怅。

    “知道什么叫做骑虎难下了吗?”应小川起身没有半点同情的拍了拍陆弋阳的胳膊,“加油,用你风骚的走位,恐怖的输出去征服那群热情的少男少女们,哥困了,恕不奉陪,再见。”

    说完,也不管身后陆弋阳的眼神有多哀怨多仇恨,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

    出了网吧大门,应小川准备去公交站坐车,过去才发现回学校的最后一班车五分钟之前刚刚发走。

    毫无办法,应小川只得靠双腿来行动。

    智联网吧距锦城大学有一段距离,仔细算约莫半个小时的脚程。时间越晚,街上的人就越少,应小川抄手往前走着,忽然间发现身后多出四五道黑影,一直不近不远的跟着他。

    他走快时也走快,他走慢时也走慢,脚步声越来越清晰,应小川的心顿时提起来,飞快的拐进一处小巷,背贴在墙上,听着身后的动静。

    几道脚步声由远及近的传来,似在寻觅应小川的踪迹,紧接着响起说话的声音。

    “那小子跑哪儿去了?”

    “没看见,刚才还在前面,一溜烟就跑没影了。”

    “草,估计是让他发现了,他跑不远的,找!”

    奶奶的,还真是冲他来的,应小川二十年的人生里还是头一遭遇到这么刺激的事,不过他抓破头也想不到这是得罪了哪路神仙才遭来的祸患。

    虽然情势紧迫,但应小川还是逼着自己在最快的时间内冷静下来,对方起码五个人,正面冲突起来他们赢得十拿九稳。

    藏起来也不明智,他躲的地方前后都没有明显的遮蔽物,被发现只是早晚的事情。

    就在应小川抓耳挠腮不知该怎么办时,手里窥天镜的幽光猛然惊醒了他:卧槽,怕他个毛?我有超大力神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