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夜巡鬼梦

    更新时间:2018-11-05 18:30:27本章字数:2295字

    第二天下午,应小川在王策口中打听出篮球赛训练的时间,时间一到就过去了。

    篮球队的主训场地在室内,体育馆一楼,应小川去的时候,已经有不少队员在球场内热身。

    他直接去了更衣室找王策,王策身上套了一件背上写着15的篮球服,正在弯腰系鞋带。

    应小川敲门进去,“阿策。”

    偌大的更衣室内,没几个人在,王策闻声抬头冲应小川扬了个灿烂的笑容。

    “小川哥,你来啦。”

    “嗯。”

    应小川应了一声,走进去,身后跟过来一人,也是篮球队的,站在门外说道:“王策,队长的篮球服没拿,你待会儿一起拿过来。”

    “哦,好。”

    门口的人走了。

    应小川若有所思的问道:“队长?是梁天吧?”

    “是啊,还能是谁。”

    应小川笑了笑,“他衣柜在哪儿?我给你拿过来。”

    王策随手指了个方向,“中间没锁门的那个就是。”

    应小川过去打开柜子,便看见柜子里静静躺着一件篮球服,正是梁天平时穿的那件。

    应小川没有马上把篮球服拿出来,而是打量了几眼梁天的柜子。柜子里放着一些琐碎的物品,篮球服,护腕,小剪刀,换洗的衣物等等。

    男生的衣服上很少有头发留着,所以取头发作为媒介的可能性不大。

    不过幸好窥天镜对媒介的要求只要贴身之物就好,就这一会儿的功夫,应小川的心里已经有了个主意。

    他用剪刀减下了衣服的一个小角,伪装成不小心勾破的样子,然后把衣服团作一团,拿了出来。

    篮球训练开始之后,应小川就悄无声息的走了。

    几个小时之后,一个人在寝室闲来无事的应小川试着把衣角放在摄像头孔上。

    不稍会儿,就听见里面传来一道甜美含羞的女声:“哎呀,真的要在这里吗?要是来人了怎么办……还要不要做人了……”

    我去,开场就这么劲爆,这是要干什么下三流的事?

    应小川揣着强烈的好奇心往屏幕上一看,光线很暗,看来是在一个路灯都照不到的角落里,梁天这小子不会是准备野战吧?

    “这里不会有人来,有我在,你怕什么?”果然是梁天这个色情狂的声音。

    “可是,可是,万一,被看到了……”

    “你信我,没有万一,我不会让你有机会冒险。”

    梁天可真够饥渴的,这才跟冷倾寒分手多久,就又勾搭上一个新妹子了。

    这么冷的天在外面光溜溜也不怕着凉。

    真是禽兽。

    应小川观察了一下附近的环境,很快就认出这是在学校的小树林里面。

    小树林地处偏僻,一向是情侣晚上幽会的上佳之地。不过直接在小树林里擦枪走火的,据应小川所知,梁天是头一个。

    嘿嘿,所谓一报还一报,应小川也准备让梁天试试上头条的滋味。

    他带着窥天镜跟夜巡鬼梦出了门,直奔小树林。

    视频里梁天的声音越来越急促,显然已成其好事正在兴致中,应小川关掉窥天镜,走到一个隐蔽的地方,前面榕树下就是梁欢跟他的小炮友,这个位置已经能清楚地听到那边传过来的动静了。

    梁天你现在爽着,待会儿小爷让你更爽。

    应小川微微一笑,取出夜巡鬼梦,然后默念出那几句他在出门之前就背熟的咒语。

    只听“刷”地一下,应小川手里的那张符咒就自焚了,眼前闪现过一道幽绿的鬼火。

    应小川松手向后退了一步,这时,身后忽然有一只冰冷的手扶住他的肩膀,一道阴寒至极的声音贴着耳朵幽幽响起:“施主,请问您有何吩咐?”

    应小川顿时吓得冷汗刷的滴下来,但俗话说的好,自己招的鬼,哭着也要招下去。

    他慢慢转过身,紧接着,就看到了一幕他这辈子都忘不了的画面,这也是他这辈子头一回见到鬼,他说的是,真正意义上的鬼。

    粗略一扫眼前大概站着七只鬼,一只吐着舌头的吊死鬼,一只浑身湿漉漉的淹死鬼,一只双眼乌青的少年鬼,总之每只的死相都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乍看过去没个心理准备的怕是得吓出毛病来。

    方才贴着他耳朵说话的是个小尼姑,算是里面长得最白净的,但是她没有手,两只袖子空荡荡的,不停地有乌黑的血往里面流出来,奇怪的是那些血流下来并没有弄脏在地上,而是全部聚集在她的脚下,仿佛是一个回流的过程。

    “这位先生,请问您有什么吩咐?”穿着旗袍的吊死鬼款款走来对着应小川盈盈一拜,一笑间咧出一张血盆大口,面目狰狞可憎。

    应小川险些没一口气背过去,不过表面看起来还算冷静,除却第一眼的时候脸被吓白了一会儿,接下来的时间他都在冷静的打量这些鬼。

    “公子,我们只能上来一炷香的时间,请您把握好时间。”提醒的是那只少年鬼。

    应小川指着前面,压低声音,“目标就是前面那个猥琐男。”顿了顿,他又问道:“可以不让别人看到你们吗?”

    “可以。”

    “别吓那女孩。”他也不是没有节操的人,不殃及无辜的道理还是懂的。

    那七只鬼刷刷点头,然后脚不着地的飘了过去,不稍会儿,就听到一阵尖叫声响起来。

    “啊啊啊啊,有鬼啊!有吊死鬼!!!”

    “走开,走开,别咬那里!我靠,老子没穿衣服!!”

    “梁天,你干嘛,小声点!啊啊啊,你你你尿在我身上了,你是不是疯了?!”

    应小川看过去,只见梁天光着屁股跳了起来,乱吼乱叫,女孩一脸惊恐的看着他不明所以,但是应小川跟此时的梁天一样,都是能看见那些鬼的。

    只见那只少年鬼抱住梁天的腿仰头阴测测的盯着他,吊死鬼的舌头舔在梁天的脸上一边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儿,尼姑鬼则用她的两条袖子缠住了梁天的脖子,乌黑恶臭的血染遍了梁天的全身。

    梁天又蹦又跳的其实是想甩掉脚上的少年鬼,推开脸上的舌头,至于身上的污血,他可能是一时半会儿没有看清楚。

    等到他摸到一手的黏糊,梁天彻底崩溃了,哪里还有半分英俊潇洒可言,狂叫着往树林外跑去,完全忘记了此时的自己未着寸缕。

    吊死鬼舔着自己的手掌,喉咙里发出咕噜咕噜的气泡声,似有些惋惜。应小川也着实被她那副模样恶心了一下,但幸好一炷香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那群鬼齐刷刷的消失在了眼前。

    然后应小川就看到那个亲眼见证梁天疯狂的妹子穿上衣服,警惕看了看周围,确定无人之后就飞快的离开了小树林。

    应小川从树后走出来,正准备走,这时手机震了震,冷倾寒发来一则消息。

    应小川点开一看。

    猫与薄荷:小川,你在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