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视频风波

    更新时间:2018-11-05 18:30:27本章字数:2269字

    女神突然发来信息关怀,应小川紧张起来。

    一川风月:在寝室

    猫与薄荷:没出去吗?

    一川风月:没出去,怎么了?

    猫与薄荷:我听说,梁天要带人堵你,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你最近小心一点。

    应小川没想到女神竟然是来关心他的,顿时心情大好,嘴角忍不住的往上扬。冷倾寒哪里知道,梁天的阴谋非但没有成功,反而被应小川狠狠戏耍了一通。

    一川风月:好的,我知道了。谢谢你,倾寒。

    应小川打完这一句话就发送了出去,冷倾寒没有再回。

    回到寝室,应小川准备刷一会微博热点再去洗漱,正在这时,隔壁寝室的门发出一声惊天巨响。

    砰!

    有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出门,扑到阳台上,大吼:“我靠!快看学校论坛!梁天裸奔被人拍下来了!!”

    这场喧闹由这声惊天动地的安利打开序幕,整栋男生寝室楼刹时就跟炸开了锅似得,一下子热闹起来。

    楼上的跟楼下的交流,八号楼的跟九号楼的交流,阳台上齐刷刷都是黑乎乎的人头,每个人的手里都握着一只手机疯狂的刷着论坛。

    “梁天在搞什么!出名也不是这个出法啊!”

    “约炮未遂疯了?”

    “卧槽,卧槽,卧槽,真的是三点齐露啊!梁哥做人大方!” 

    而此时坐在606寝室的应小川,则最为淡定,他并不意外有人会将视屏拍下来,传上网,毕竟这个时间点,校园里还出没着无数行踪隐蔽的夜猫侠。

    应小川用窥天镜登录论坛,就看到了被顶在第一位上的‘梁天裸奔’热帖,视频封面正定格在梁天裸奔的正面,画质虽渣,但无奈梁天平日里风头过盛,以至于大家一眼就认出来这人是谁。

    他微笑刷着论坛,眼看着高楼迭起,群嘲不断。

    碧落黄粱:梁天今晚没吃药,精神病犯了?

    红楼一梦:这太疯狂了,就没人管管吗?

    CJ的真相:我怎么觉得他看起来像是被鬼附身了……

    花儿那样绽放:哎呀哎呀,好讨厌,怎么都看光了,这下要长针眼了。

    陈八廓爱:最新消息,最新消息,梁天在校门口被校警带走了!

    ……

    正在应小川刷评论刷的乐不思蜀时,马亮,陆弋阳,王策,一个接一个的从外面走进来,满脸皆是不可思议。

    马亮:“应子,梁天裸奔的事你知道吗?”

    他当然知道。

    马亮:“有人把他裸奔的视屏传到学校论坛了你知道吗?”

    嗯,也知道了。

    马亮:“这太他妈带感了,我们学校多久没有出过这种爆炸性的新闻了,梁天他牺牲小我成全大我,是个英雄。”

    应小川微笑着点头。

    王策满脸纳闷,“梁天下午跟我们打球的时候人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出事了。”

    陆弋阳接茬:“帖子下有位兄弟分析的不错,梁天应该是有那种隐藏的精神疾病,没发作就跟正常人一样,一发作就不得了了。”

    “那真是太可怜了。”王策不怎么惋惜的摇了摇头。

    梁天裸奔事件究竟给学校造成了多大的影响应小川不知道,他只知道,从那以后,他再也没在学校里看到过梁天的身影。

    有人说他被退学了。

    有人说他休学一年。

    也有人说他出国读书了。

    总之人云亦云,说的头头是道的比比皆是,拿得出确切证明的寥寥无几。

    但真相究竟如何,应小川并不关心。

    梁天事件惊动校方高层,帖子连夜被删,但这场风波彻底平息下来,是在一个星期之后。

    ……

    606寝室每个月都会在学校大超市里大采购一回,买些生活必需品。

    这个月轮到应小川跟马亮。

    二人走进超市里,一人手里拿着张清单,一人推着辆小车,慢慢悠悠的逛超市。

    经过某粉色少女区域时,马亮忽然停下脚步,吹了声口哨,应小川闻声抬头,就见马亮努努嘴。

    应小川看过去,即见几道青春靓丽的身影闯入视野之中,其中一道尤为熟悉。

    那正是长裙翩翩的冷倾寒,她跟两个同行的女生一道站在女生区域内,仔细挑选着品牌。

    “你女神在那里,不去打个招呼?”马亮在耳边怂恿。

    “不去。”应小川看了会儿,然后摇头,径直推车去收营台结账。

    ……

    拎着大包小包走在路上,马亮看起来有些心不在焉的,回到寝室之后,他才猛地拍了下后脑勺。

    “喂,哥几个,你们不觉得奇怪吗?”

    陆弋阳摘下耳机,王策抬起头,应小川从床上支起脑袋,眼神不约而同的表达同一个意思:说。

    “你们有没有觉得,最近少了点儿什么。”

    “什么?茶米油盐酱醋茶,琴棋书画诗酒花?”陆弋阳打趣道。

    “边儿去。”马亮翻了个白眼,“难道你们没发现,最近学校里少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吗?”

    “谁啊?”

    “柳星彤啊,据可靠消息,柳星彤已经将近一个礼拜没有来学校了。”

    “嗯,好像是。”陆弋阳刷着论坛,若有所思的抚下巴,“柳星彤后援会有一个礼拜没有更新过她的动态了。”

    “对啊,按理说学校里的这些风云人物有个风吹草动都逃不过粉丝的眼皮子,这回柳星彤竟然一个礼拜没传出消息,此事古怪,必有猫腻。哎,话说起来我的陈曼曼也已经三天没有在微博上发自拍了。”马亮话锋一转,翻着相册里陈曼曼的照片哀怨不已。

    王策道:“这有什么奇怪的,说不定是她们最近忙着准备考试。”

    “那也不至于了无音讯啊,刚才我跟应子不是去超市,冷倾寒她们寝室就柳星彤不在。你说柳星彤这段时间去哪儿了,应子?”

    忽然被点名的应小川抬头看过去,正对上马亮那双渴望求知的双眼,说道:“你别这么看我,我上哪儿知道这些去。”

    “你怎么会不知道,前段时间你不是跟柳星彤走的很近吗?”

    “你别胡说啊,那就是个巧合。”

    “切。”

    应小川一边打哈哈一边拿起窥天镜,从壳子里抽出一根细长的头发,放在了摄像头上。

    不稍片刻,柳星彤的一张小脸就出现在了屏幕上,她坐在医院休息室的沙发上,正掩面低声啜泣。

    应小川叹了一声,手臂放在脑后枕着,眼睛一直盯着屏幕。

    马亮猜的没错,他当然是最了解柳星彤情况的那个人。为了追查玉杵的下落,这几天他每天都会在固定的时间通过窥天镜查看柳星彤的动态。

    除了柳星彤换衣服,去卫生间,其他时间基本都在他的眼皮子底下。

    自然,他也就了解了很多柳星彤的家事。

    柳星彤之所以没有来学校,并不是无故失踪,而是因为最近她家里出了事情。

    一个礼拜前,她爸重病住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