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你要放弃治疗么

    更新时间:2018-11-05 18:30:27本章字数:1927字

    前两天,应小川在窥天镜里看到柳文博时,他的情况已经很糟糕了。

    肺癌晚期,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怕是撑不过这个礼拜了。

    这时,休息室的门口响起一阵高跟鞋的脚步声,一个体态丰饶的女人出现在了门口,她的年龄约莫在三十五岁左右,保养得当,姿容艳丽。

    这个女人应小川也在这几天见过几次,她是柳星彤的后母,也是柳星彤爸爸的第二任妻子,名叫周丽丽。

    “星彤,过来一下,你爸醒了,有话要跟你说。”周丽丽淡淡的落下一句话,像是转述,丈夫将死,在她的脸上却看不见多少悲伤。

    反观柳星彤,闻言马上站起来,小跑着往病房方向而去。

    病房之中。

    柳文博躺在病床上,全身插满管子,脸上戴着氧气面罩,他睁着眼,眼球在不断运动,由此可见,他是清醒着的。

    病床周围,站着七八个主治肺癌名声显赫的专家教授,可面对柳文博的情况,他们都已经束手无策了。

    “爸爸。”柳星彤一进去就失控的扑到病床上,还没有说出一句完整的话,眼泪就布满了整张脸。

    柳文博艰难的抬起自己的手,指了指脸上的面罩。

    柳星彤抬头,见医生点了下头,这才含着泪摘去了柳文博脸上的面罩。

    终于,能听见他说话了。

    “星彤啊……”

    “我在,爸爸我在这儿。”柳星彤胡乱抓住柳文博的手,用力握紧。

    “爸爸上回给你的一本书,你还在吗?”

    “书?”柳星彤茫然,“在啊……”

    “你把它拿过来,那本书里面夹着一封遗嘱。”

    “我不要。”柳星彤哭着摇头,似乎只要她拒绝去拿遗嘱,就不会有任何不好的事情发生。

    她哭道:“我们不是有玉杵吗?玉杵不是能治百病吗?为什么它没有起效果,为什么……”

    周丽丽走过去拍了拍柳星彤的肩膀,“星彤,你冷静一点,听话,去把你爸的遗嘱拿过来,只有你知道那本书放在哪里。”

    柳星彤死死咬着唇瓣,不肯动。

    “星彤,去吧。”

    柳星彤沉默半晌,擦了把眼泪,这才站起来往门口走去。

    ……

    应小川看到这儿,已经不忍心继续往下看了。

    柳星彤的遭遇,令他想到了自己,五年前,他也是这样在医院里,无能为力,眼睁睁的看着爸爸离去,这件事一直是埋藏在应小川心底深处无法填补的沉痛遗憾。

    所以,再一次目睹同样的事情在眼前发生,应小川忍不住触景生情。

    他终于知道,柳星彤为什么要隐瞒玉杵的存在了,原来,是为了给她爸治病。

    “老应,你又看忠犬八公了?”陆弋阳一回头就看到应小川眼眶红红的盯着手机屏幕。

    应小川抹了把眼睛,“哎,八公太他娘感人了。”

    “你看你,平时挺大老爷们的,看条狗看一遍哭一遍,哭一遍看一遍,这行为太娘了。”打游戏都堵不住马亮那张爱吐槽的嘴。

    应小川没搭理,登录微信,找到玉小兔。

    一川风月:在吗?

    玉小兔:我在,风月先生,伦家的玉杵有下落了吗?

    一川风月:嗯,我已经知道玉杵在哪里了,但是现在遇到了一件比较棘手的事。

    玉小兔:什么事?

    一川风月:玉杵在一个叫柳文博的人手里,但是他现在可能并不愿意把玉杵交出来。

    玉小兔:为啥?可素……这本来就是伦家的东西,他不愿意给,伦家也有权拿回来呀。

    一川风月:小兔小姐有所不知,柳文博不是成心想占着玉杵,他不知道从哪里得知玉杵有治病的功效,就一直把玉杵留在身边,来治疗自己的肺癌。

    玉小兔:治病?可是玉杵并没有治疗的功效啊。

    一川风月:玉杵没有治疗的功效?

    玉小兔:那是当然了。玉杵虽然跟着伦家捣药多年,有些灵性,但终归只是一件器具罢了,怎么可能有起死回生的作用?真要治愈肺癌,除非有伦家的大地回春丸或者老君的起死回生酒。所以嘛,柳文博留着玉杵也没用,干脆让他归还伦家算了。

    一川风月:可柳文博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玉杵的身上,除非有人能治好他的病,不然他是不会相信玉杵无效的。

    玉小兔:这好办,既然伦家已经知道了这件事,就不会坐视不管。伦家给你一粒大地回春丸,你赠予他服下,不出三日,保他药到病除。

    一川风月:这样的话,就再好不过了。

    ‘滋滋滋’

    玉小兔发来一个红包。

    应小川点击领取,果不其然就收到了一粒大地回春丸。

    说明书里写着:大地回春丸,来自玉小兔的红包。属于治疗辅助类的红包,对凡人有起死回生,药到病除的功效。对鬼神而言,只是一个辅助的下成药品。副作用:无。

    应小川喜不自禁的收下丸子,然后马上火速下床,换衣服。

    陆弋阳被他吓一跳,“老应你火急火燎的办什么急事去?”

    “去办比三急还急的急事。”应小川匆匆丢下一句话,就飞快地出了门。

    ……

    半个小时后。

    应小川来到锦城第一人民医院柳文博的病房门口。

    病床前围着十几个人,有医生,有律师,还有女儿柳星彤跟妻子周丽丽。

    律师的手里拿着柳文博刚刚签完字的遗书,柳星彤则双眼通红满脸憔悴的站在一边,显然又大哭过一场。

    “柳先生,您确定将自己的遗产一分为三,一份给您女儿,一份给您妻子,一份捐献出去吗?”

    “嗯。”柳文博点头。

    “那这份遗嘱,将会在您过世之后即刻生效。”

    “好的,多谢。”

    律师办完事,就收起遗嘱走了出去。

    一个专家问道:“柳先生,您确定要放弃治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