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乱套了

    更新时间:2018-11-05 18:30:27本章字数:2190字

    人走之后,沈曼冬跟她的经纪人还伫立在原地,无法回神。

    经纪人抱着快要冷掉的关东煮喃喃道:“这是位人才啊,江晨的吉他也就这个水准了吧?”

    沈曼冬摇摇头,呵出一口热气,“就弹奏技巧而言的确跟江晨不相上下,可江晨十五六年前可没他这个水平。”

    她回头拿起一串关东煮坐进车子里,吃完之后对经纪人说道:“你去查查,这人我看上了。”

    ……

    再度乘坐小mini抵达学校,柳星彤将车子停在十四幢男生寝室楼下。

    王策率先下了车,应小川解开安全带,也准备下车。

    柳星彤啪嗒一声。

    把车门给锁了。

    应小川打不开门,回头看向柳星彤,有点不明所以,“你锁门干嘛?”

    柳星彤扬眉,“你说呢?”

    应小川邪笑起来,“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吃亏的可不是我。”

    柳星彤反应过来,脸一烫,佯装生气,“你瞎想什么呢。”

    “那你锁我干嘛?是不是想跟我……嘿嘿嘿?”

    要不是现在受限在座位上,柳星彤肯定一脚就踹他脸上了。

    不过说来也奇怪,这要是换做其他男生跟她这么说话,她肯定觉得这人猥琐,不想再继续搭理。

    可换成了应小川,她却没生气。

    大抵是经过这几次的相处,柳星彤逐渐了解了这人,虽然应小川平时嬉皮笑脸,经常没正经,可绝对是个老实人。

    “你知道我们学校最近要办一个晚会吗?”柳星彤正色道。

    应小川道:“什么晚会?”

    “迎新晚会啊,你连这也不知道,也对学校的活动太不上心了吧。”

    “……学校搞活动并不对我的日常生活造成什么影响啊,我关心它干嘛。”

    别气,别气,身为文艺部的部长你要有海纳百川的胸襟,柳星彤心中默念着,脸上挤出一丝微笑,道:“你吉他弹的这么好,给自己一个登台演出的机会呗。”

    “不行,我说服不了我自己,为什么要登台演出?”

    “这也是展现自己的一个舞台。”

    应小川正想说,我为人比较谦虚低调,不习惯出风头。可一见柳星彤表情认真,就认真问道:“你是晚会负责人?”

    柳星彤点点头,眼睛冒着星星。

    “那我也没兴趣啊。”应小川耸了下肩。

    柳星彤,你不能气,不能跟直男生这种气。柳星彤继续微笑:“你知道吗?文艺晚会的演出是学校唯一一个可以增加学分的活动。”

    应小川笑容一敛,正色道:“我不知道。”

    柳星彤道:“我也知道你不知道。这是学校为了给学分临近危险区域的学生特地出的加分机会,所以每一年都会有很多人报名参加活动。”

    “参加能加几分?”

    “报名参加就有一分,但是假如获得名次的话,就有五分。你该知道五分学分意味着什么吧?”

    “卧槽,那就不用怕年底考试过不了了!”

    应小川本来兴趣缺缺的,听到这个马上就来了兴趣,“要怎么报名啊?”

    柳星彤笑眯眯道:“很简单啊,你跟我报名就好了。”

    “那行,我报一个。对了,第一名的话,能加几分?”

    柳星彤试探着问道:“你想奔着第一的目标去?”

    “那当然,不参加就不参加,但既然参加了,就得拿个第一回来。”

    柳星彤笑了起来,“第一名是五分学分加上奖品。”

    “什么奖品?”

    “梨子平板。”

    “没问题。”

    柳星彤打开锁,应小川麻溜下了车。车外面,王策背对着,缩着脖子,跺着脚,冻得直哆嗦。

    锦城的晚上,温度已经直逼零下了。

    应小川走过去把冰冷的手指塞进他的脖子里,王策登时惨叫一声,弹开几步远。

    “哇,小川哥,你冻死我了!!”

    “来呀来呀,来打我呀。”应小川嘻嘻哈哈笑着,一溜烟就冲进了寝室大门。

    ……

    晚上八点。

    应小川洗了个热水澡,穿上睡衣,从床底下拖出一箱方便面泡了一碗。

    一边等着面熟一边打开三界名曲录挑选曲子,两分钟后,他对着抚琴仙子亲手所谱的那首曲子,啪嗒打了个响指,“没错,就是你了。”

    ……

    一个礼拜后,学校迎新晚会正式开幕。

    当晚一共安排了二十个节目,应小川的节目在第十一个,正中间的位置,时间上来说很充沛。

    赶到后台之后,他马上被化妆组的拖过去化妆了。

    负责化妆的学姐非要在应小川的脸上打个腮红跟唇彩,说这样在台上看上去有气色。

    应小川看到那堆红艳艳的化妆品,就感觉脑仁疼,言辞拒绝。最后好说歹说,学姐才放弃画唇彩那种可怕的念头,但应小川还是没逃过学姐的两个大刷子,刷刷在他脸上扫了好几圈。

    事毕,他对着镜子一照,幸好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的。

    “……李玉组表演开始,下一位,请应小川同学做准备。”休息室内,听到这句话的应小川慢慢睁开眼,起身去拿吉他。

    他拿起吉他,忽然感觉手感跟平时不大一样,心沉了沉,忙打开来一看。

    顿时就愣住了!

    吉他的琴头竟然碎了!

    “这是怎么回事?”负责安排节目的学长走过来一看,脸色也跟着大变。

    整个琴的琴头都被踩碎了,明显是有人有意为之。

    “谁干的?”

    “我们不知道啊。”周围的学生纷纷摇头,满脸愕然。

    “不是我。”

    “也不是我。”

    “大家人来人往的都忙着自己的事儿,哪里有时间去关注一把吉他啊。”

    “就是,自己的吉也不知道好好保管。”

    学长问道:“这位同学,你的节目已经表演完了吗?”

    “没有。”

    “你是排在第几个,我看一看能不能临时调一下。”

    “就下一个。”

    舞台上传来主持人的报幕声:“……李玉组小品表演结束,应小川上台表演,下一位,请吴家燕做准备。”

    “……”学长顿时面如土色。

    李玉组的人从台上下来,重新回到后台,他们刚才表演的小品,讲得是一个学琵琶的女孩跟她父亲之间的亲情故事。

    李玉抱着琵琶缓缓走过来。

    “这可怎么办,来不及了全乱套了。”学长急得像是乱锅上的蚂蚁。

    “别急。”应小川道。

    这个时候,他反倒冷静下来。

    他看到李玉手里的那把琵琶,眼前倏然一亮,“也不是没有补救的办法。”

    说完,应小川就走到李玉面前,低声道:“同学,不好意思,借你的琵琶一用。”

    说完,他就从愣怔的李玉手中接过琵琶,大步往台上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