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老同学失踪

    更新时间:2018-11-05 18:30:50本章字数:2020字

    何进环顾一圈,发现自己女朋友,蜷缩在门背后,瑟瑟发抖,目光呆滞,不停的小声地喃喃着:“别过来!别过来……”

    何进抱起他女朋友就往外跑,送到医院一检查,疯了。

    说到这儿,我立刻就明白了何进这回专程来找我的原因,很简单,无非就是请坛,让我给他女朋友看看,她是不是招惹了那些东西。

    老同学、好哥们来请坛,我自然不能拒绝。

    我和他约好明天去医院看看他女朋友。

    说定之后,我俩也就散了。

    快走的时候,我跟何进说,最好还能见见无名尸。

    何进有些犹豫,没有立刻答应。他说案子还没完,凶手还没有捉到,我不是警察,也不是死者家属,想要见无名尸有点难。

    但他也没有拒绝,说他回去想想办法,和警局商量商量。

    之后,我俩就真的散了。

    何进想帮我找家好点宾馆,我没好意思答应,自己找了家很便宜的,三四十一晚的小旅馆,将就了一下。

    第二天早晨,我吃了早饭,收拾好可能用得上的符纸、法器,就打电话给何进。

    但是电话没人接。

    八点、九点、十点……

    我每隔一个小时,给他打一个电话,都没人接。

    直到十二点,我退了房,打算去他单位找他。

    我刚出旅馆门,一辆警车突然停在了我面前,从车上下来了一个陌生人。

    陌生人也是个年轻警察,二十出头,很拽,随手亮了下警官证,还没等我看清,就收了起来。

    他说他是何进的同事,他们有个案子要我去看看。

    我以为是那个无名尸的案子,我说我知道,何进跟我说了。

    我接着问他,何进怎么没来,打电话也没人接。

    年轻警察立刻就不耐烦了,说:“哪这么多废话?上车!”

    我的脸一下子就拉下来了,但是碍着老同学好朋友何进的面子,怕他在单位里难做人,我没有发火,跟着上了车。

    路上,我和年轻警察,别说一句话,就是一个字,都没聊。

    到了警察局,年轻警察没有把我领到办公室,而是直接带进了审讯室。

    他把我锁在了审讯室的铁椅子上!

    审讯室里,早就有一个大肚子等在了那儿。

    大肚子身高一米七五左右,年龄四十上下,笑眯眯的,像个弥勒佛,脸上、肚子上的赘肉在重力的作用下,很自然地耷拉下来。

    大肚子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但我却觉得这大肚子不简单。他的那双小眼睛贼亮,让我觉得他就是个大号的狐狸。

    年轻警察把我锁在铁椅子上,就转身到大肚子身边坐下。

    他掏出一把手枪,拍到桌子上!

    他看着我,眼神很凌厉,说:“说!你和何进什么关系?”

    吓唬我?

    我有点不耐烦了。

    我说:“你不是何进同事吗?你不知道?”

    年轻警察把手按在了手枪上,说:“老实点!知道不?”

    我说:“我就这样,你能怎么着?”

    年轻警察站起身,拿起手枪,就朝我冲过来!

    这个时候,大肚子连忙一把拉住年轻警察,让他坐下,没好气的跟我说:“看不出来,小官人火气很大吗。”

    小官人是方言,小伙子的意思。

    我哼了一声,没理他。

    大肚子也没在意,指指年轻警察,依旧笑着跟我说:“你别理他,咱俩聊聊,怎么样?”

    伸手不打笑脸人。

    我没答应,但也没反对,算是默认了。

    大肚子立刻就猜到了我的想法,笑着说:“昨天,你和何进一块儿吃了顿发,是吧?老同学这么多年没见了,聊的怎么样,聊了点什么?”

    我没回答,反问了一句:“你问这些做什么?”

    “何进失踪了。”大肚子说。

    失踪了?

    “怎么失踪的?”我问。

    这回,大肚子没回答,反而又问我和何进聊了些什么。

    我犹豫了一下,就全说了。

    大肚子脸上一直都笑眯眯的,我说我是玄门人,何进找我是为了请坛,他也只是多看了我一眼,没有丝毫诧异。

    但是,当我说到我想见见那具无名尸的时候。

    “咔嚓——”子弹上膛的声音。

    我立刻马上向年轻警察看去。

    年轻警察手里拿着枪。

    幽蓝的枪口笔直地对着我的心脏!

    这回,大肚子没有再跳出来做和事佬,他依旧笑眯眯的看着我,好像那把枪根本不存在。

    “是你让何进去法医室的?”

    年轻警察一字一顿地问道。

    我心里的火一下子又起来,我说:“你耳朵聋啊,还是他妈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听不懂人话啊?我说的是我想见无名尸,没他妈让何进去法医室!”

    “小梁啊,把枪收起来。”

    等我说完,大肚子才装模作样让年轻警察把枪收起来,接着又笑眯眯的向我问起了其他的事情。

    最后,他从年轻警察那儿拿过审问记录,翻了翻,确定无误后,让年轻警察先走了。

    他笑着走到我面前,给我开了锁,自我介绍说他叫魏【宏】度,是他们分局的刑侦队长,让我以后有事尽管找他。

    虚假的客套。

    我没理他,但看了眼他的肚子,的确大得很,心说真是人如其名。

    “你真的懂那个?”大肚子突然问。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懂什么?”

    “就是祛邪啊,算命啊,这些玄玄乎乎的玩意儿。”他说。

    “祛邪,我懂,算命,不懂。”我如实说。

    大肚子点点头,转身走到门口,左右看了看,确定没人,又把审讯室里的摄像机关了,才靠近我,很小声的,压着嗓子说:

    “昨天半夜,何进去法医室,带出了无名尸,一块儿失踪了!”

    何进带着无名尸失踪了?

    难道警局没答应,所以他就把无名尸偷出来了?

    我脑子有些乱,一时没想明白何进究竟想干什么。

    我想问问大肚子他们有何进的线索没。

    我刚张口,年轻警察就又回来,站门口,对大肚子说局长有急事找他,让他马上过去。

    年轻警察说完,一直站在门口,看着大肚子。

    大肚子一脸无奈,拍拍我的肩,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