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招魂

    更新时间:2018-11-05 18:30:50本章字数:2273字

    出了公安局,我重新找了家小旅馆住下。

    路上,我一直在思考何进失踪这件事。

    放下行李,我并没有稀里糊涂,立刻一头扎进H市的茫茫人海,开始找何进。

    找人这种事,我觉得警察比我更擅长。他们找不到,我也肯定找不到。

    我不找何进,不意味着我什么事都不做,就傻傻的等着。

    我觉得何进不可能偷无名尸,除非他是被人胁迫的。

    如果是被人胁迫,从昨天半夜偷走无名尸,到现在,大半天过去了,也该有消息了。

    但是到现在都还消息,说明他有可能遇害了。

    我打算用招魂术来确定何进的生死。

    招到何进的魂,说明他已经死了,反之,则还活着。

    招魂术,除了招魂符和笔墨纸砚,还需要何进的八字和他的头发,或者指甲、血液之类的东西。

    八字,即生辰八字,是用干支纪年法表示的一个人出生时的年月日和时辰。

    何进是我老同学,他的八字我自然是知道的,但是头发、指甲或者血液,这些东西,我并没有。

    何进失踪了,这些东西只能去何进的住处找。

    可惜,我并不知道何进他的住处。

    这个时候,最保险的办法就是去找大肚子,问他要这些东西。

    何进出事了,他的住处,我想肯定已经被警察给封了。

    但是我觉得我明着向大肚子要这些东西,他并不会给我。

    他不相信我,至少没有完全相信我。

    这从审讯的时候,他和那个年轻警察,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套我的话,套完话,他还故意和我套近乎,透露点消息给我,想试探我,就能看出来。

    好在这难不倒我。

    第二天,我联系了几个在H市的高中老同学,他们里果然有人知道何进的住处。

    我打着车就去了,不过怕何进的住处有警察把守,我这么过去目标太大,我让司机在离何进住处两三百米的地方就停了。

    我走过去的。

    等到了何进的住处,我发现我多虑了,何进家虽然被贴了封条,但并没有警察。

    我并没从正门走进去,而是从阳台爬进去的,好在何进住的不高,才二层。

    我从卫生间的梳子上,拿了几根何进的头发,就走了。

    招魂术,对我而言,并不是一种常用的法术,我干的比较多的是祛邪,常用的符也是攻击或者防御那些东西的。

    要是三年前的那个我,倒是会准备一些招魂符这类不太常用的符。

    现在的我是没有的,只能现画。

    画符并不是什么时候想画就能画的,不同的符有不同的要求,此外还需要考虑画符地的天象,地脉等等很多因素,才能确定画符的时间。

    好在招魂符并不是很高级的符,画符要求并不算严。

    根据我的计算,再过两天的辰初三刻,也就是那天早上的七点半到七点四十五分,就适合画招魂符。

    画招魂符,只要黄纸、毛笔和墨就可以了。

    可能有人会奇怪,为什么我画符用墨,而不是朱砂。

    实际上,画符最常用的确不是墨,而是朱砂。

    但是朱砂阳气重,对鬼魂有克制作用,所以不适合画招魂符。

    到了画符那天,我早上六点就起床了,洗漱净身(纯粹就是洗干净身体,不进宫的。),在桌子上摆上画符所需要的东西。

    看了下时间,觉得差不多了,我点上三柱香祭告祖师和神灵,静心、静口、静身咒各念三遍,然后念笔咒、水咒、墨咒、砚咒、纸咒。

    这些做完了,正好七点半。

    我提笔,运转师门心法,凝气于笔,蘸墨,下笔。

    一道符,一气呵成。

    我放下毛笔,拿起符,看了看,笔锋苍劲有力,云篆之上隐约可觉精气神。

    我虽然三年没画符了,但是功夫没落下。这道招魂符画的还是很不错的。

    画完了第一道,我接着画第二道、第三道……以备不时之需。

    一刻钟,我画了五道符。等我画完符,额头上已经有汗了,画符是一件很累的事情。

    画完符,我休息了一个小时,恢复体力,然后关了窗户,拉上窗帘,保证没有一丝风和阳光能进屋,营造出一个适合鬼魂出现的场地。

    我没开灯,房间里的光线很弱,很暗,昏黄,昏黄的。

    我取了一道招魂符,在符的背面写上何进的姓名和八字,等墨迹干了之后,用招魂符包裹何进的一根头发,一块儿烧了。

    招魂符烧完之后,我再点上一柱香,用来计时,取一小勺磨的极细的礞石粉混入墨中,研磨均匀,用毛笔蘸墨,在白纸上用殓文写下:

    “吾友何氏讳进可在?”

    礞石阴气重,可以被鬼魂看见。殓文,长得和水族的水书很像,但比水书更完善,是一种专门用来和鬼魂沟通的文字。

    写完之后,我手臂悬空,肌肉放松,用意不用力,依旧提着笔,笔尖与白纸之间刚刚脱离接触,尽量做到一根头发丝压在笔上,都能反应在白纸上。

    这个时候,只要何进的鬼魂来了,轻轻一推笔,我便能立刻知道。

    这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当年,练这个的时候,我没少挨师父的打。

    昏黄的房间很静,浓重的阴郁,稠得好像把时间都黏住了,就跟地狱一样,只有眼前的香上,一点火红的亮光,慢慢地燃烧着,告诉我时间正在一分一秒的过去。

    我的手臂开始酸了,我的心跳越来越快。

    我在心里不停的告诉自己,别怕,何进没死,没死,没死……

    香烧了一半,四分之三,就剩下一个硬币那么厚的一丁点儿了。

    香灭了,笔没动。

    何进真的没死!

    我长出了一口气,一下子累倒在了床上。

    虽然还是没能找到何进,但是能确定他还没死,无疑是个好消息。

    这个时候,我觉得,我可以干点别的了。

    干别的事情,不是因为我不想找何进了,而是因为我没钱了。

    这三年,我一直在昆仑山,没挣一分钱,积蓄早就花的差不多了,不然我也不会住这种又脏又乱的小旅馆。

    我本来想跟以前的高中同学借钱,但是看着他们一个个在H市,这样的大都市,苦苦挣扎,每个月那点可怜的工资,除了一点点生活费,都交了车贷、房贷,我怎么也张不了口。

    好在,凭着母校985工科名校的大名头,没几天,我就在H市郊区的一个小工厂当了个小技术员,工资三千,包住,还算可以。

    我每隔十天,就会重新用一次招魂术,招何进的魂魄,一直没有招到。

    这说明何进一直活着。

    但警察也一直没找到他。

    我以为日子就会这么一直过下去,但是没想到,一个月后,一天夜里,我正在加班,画工程图,魏大肚又出现了。

    他带着一队特警,直接把我摁地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