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解役尸术

    更新时间:2018-11-05 18:30:50本章字数:2843字

    殓文!

    殓文的《引魂经》!

    “你干什么呢?”

    年轻警察冲过来一把拉开我。

    “怎么了?”魏大肚也走了过来。

    “何进死了。”我无力的说。

    “你他妈见过死人会动?你不行就不行,乱说什么屁话!”

    年轻警察看来和何进的感情很好,完全无法接受这个结果。

    “役尸术。”我说。

    “役尸术?和赶尸术差不多吗?”

    魏大肚显然没有听说过这种法术。

    “赶尸术是湘西赶尸人的独门秘术!赶尸人常年养鬼。当需要赶尸的时候,就会让自己养的鬼附在尸体身上,从而通过控制鬼来控制尸体。

    但是因为附身的鬼和原尸体并不相合,所以只能做些简单的蹦蹦跳跳的动作。

    相比之下,出自中原玄门的役尸术则要高级的多,也要邪恶的多。

    施法者会找一个活人,在他身上施法,让他死后,魂魄无法离体,然后杀死他,就通过类似于赶尸术的方法,来控制尸体。

    而且,因为鬼魂和尸体出自同源,十分相合,就可以做很多复杂的事情,掩饰的好,甚至和活人无异。

    而且只要法术一日不解,中术者就永生永世不得超生,永受奴役之苦!”

    “你能解了它吗?”魏大肚问。

    役尸术,最重要的一个诀窍,就是让被施法者的魂魄无法离体。

    不同的施法者有不同的方法。

    而对何进施法的人,明显是用了殓文的《引魂经》。

    《引魂经》可以吸附鬼魂。将《引魂经》纹在何进的身上,就可以让他的魂魄无法离体。

    “可以!不过,我要一把刀。”

    我指着何进胸口的纹身,说:“我要把这层皮给剥下来!”

    “不行!这……”

    我刚说完,年轻警察就跳出来反对!

    魏大肚拉了他一眼,对他说:“小梁啊,我口渴了,给我买瓶水来,顺便找把刀了。”

    年轻警察哼了一声,就出去了,不一会儿,拿着一瓶矿泉水和一把手术刀回来了。

    魏大肚接过矿泉水,象征性的喝了一口,立刻就把目光定在了我身上。

    我接过手术刀,用手指小心翼翼地刮了下刀锋,很锋利。

    我再次走到何进床前。

    何进依旧伸长了脖子,想要来咬我。

    我低着头,盯着他胸口的纹身。

    我不敢看他的脸,怕看着他的脸,下不了手。

    我举起手术刀,一刀扎了下去。

    “砰”一声轻响。

    锋利的手术刀根本扎不进何进的皮肤。

    何进皮肤的韧性很大,我感觉自己扎的不是人的皮肤,而是汽车的外胎。

    好重的阴气!

    按这速度,恐怕用不了多久,何进就要变僵尸了!

    我曾听师父说过,有人用役尸术来养尸。

    现在看来这话不假!

    “扎不进去?”魏大肚和年轻警察一左一右在我边上,异口同声地说道,十分诧异。

    “我要一把杀过生的刀,最好是杀过人的!”我说。

    杀过生的刀,不管杀的是鸡鸭,还是猪狗,在玄门中,都有一个专门的称呼,叫作杀生刃。

    生灵被杀之后,会将部分怨气寄托在杀害其的刀剑上。这种怨气会变成煞气,这就成了杀生刃。

    杀生刃,煞气重,可以克制那些东西。

    杀生刃中尤以杀过人的,煞气最重。

    杀的人越多,被杀的人怨气越重,煞气就越重。

    我之所以要一把杀过人的刀,是因为何进身上的阴气太重,远超我的预估。

    别说一般的刀剑,就是杀过猪狗的杀生刃,也克制不了他。只有杀过人的煞气最重的杀生刃才可以。

    “杀不过人的刀?现在去哪儿给你找?局里倒是有,但那是证物!能让你用?”年轻警察抱怨道。

    我想想也是,刚想说,要不去屠宰场,弄把杀猪刀来,或许也可以试试。

    “我这儿有!”

    没想到,这时,魏大肚突然不知道从哪儿摸出一把匕首,递给了我。

    我很诧异,没想魏大肚竟然随身带着一把匕首,而且还是一把杀不过人的匕首。

    我看的出来年轻警察也很诧异,显然他也不知道。

    我伸手接了过来。

    这是一把军用匕首,看起来有好些年头了。

    我摸了摸刀刃,有一丝寒意沁入肌肤。

    好重的煞气!

    我可以很肯定的说,这把刀上不止一条人命!

    “可以用吗?”魏大肚问。

    我点点头,第三次来到何进的床边。

    这回,何进似乎也明白了自己的命运,不再怪异地嘶吼,不再挣扎,而是像一条快死的小狗,发出“呜呜”的声音。

    我更不敢看他的脸。

    我低着头,举起魏大肚的匕首,一刀扎了下去。

    “噗嗤”一声。

    再也没有阻碍的感觉,很轻松,就像切豆腐一样。

    我一点点,很小心,很耐心地,把何进胸口的皮给剥下来。

    但是……

    耳边听着何进凄厉的呜咽,眼中看着他血肉模糊的胸膛。

    这还是我第一次干剥人皮这种事。

    我很快就受不了了,胃里翻腾得厉害。

    我捂着嘴,就跑出去了,魏大肚的匕首也掉在地上。

    我出去的时候,见到年轻警察捡起了匕首,听见他骂了句,“没用的东西!”

    我在卫生间,把昨天的早饭都给吐出来了。

    我刚直起腰,想要回去,没想到年轻警察也捂着嘴跑来了。

    他吐得比我更惨,嗯,把前天的晚饭也给吐出来了。

    当我和年轻警察回到病房,就见到魏大肚也刚好把何进胸口纹了身的皮全部给剥了下来。

    他浑身血污,无力地瘫倒在地上。

    匕首和何进的人皮也掉在地上。

    没想到,我们刚打开门,何进的人皮就好像活了过来。

    它像一条蛇,划着S型,以极快的速度朝门口爬来,想要跑出去。

    年轻警察刚好站在门口,一脚就踩住了它。

    不好!

    我刚想要喊,让年轻警察别踩它,他就已经踩住了它。

    何进的人皮很快就顺着年轻警察的大腿、腹部、胸膛,盘旋而上,一下子就蒙住了年轻警察的脸。

    年轻警察立刻呼吸变得困难,胸口开始剧烈起伏,长大了嘴,发出“呜呜”的声音。

    年轻警察把手伸到脑袋后面,想把何进的人皮给扯下来,我也马上帮着他扯,但是无论我们怎么用力,都扯不下来。

    我心里不停地责怪自己,这回做事莽撞了,没准备好家伙,就开始了。

    这时候,我要是有一把朱砂,朱砂阳气重,散在何进的人皮上,马上就能让它松开。

    没办法了,我咬破自己的舌尖,混着鲜血和唾沫,一口吐在何进的人皮上!

    舌尖血是人体中阳气最重的血液。

    这口唾沫,在玄门也有讲究,叫作真阳涎,专克阴气极重并且有实体的玩意儿。

    在僵尸片中,道士经常会将食指和中指放入口中,在玄门中,也有人会这么做,不过不同的是,僵尸片中,道士咬破的是中指,而现实中,玄门人咬破的是舌尖。

    我这一口真阳涎果然奏效了。

    何进的人皮上,发出“滋滋”的声音,就好像被泼了热油,马上就松开了年轻警察,掉在了地上。

    “匕首!”

    见它掉在了地上,我立刻冲魏大肚喊了一声。

    魏大肚捡起匕首,就扔了过来。

    我接过匕首,一把就把何进的人皮钉在了地上。

    好在这个病房的地上也铺了类似塑料泡沫的东西,很软。

    不然我这一刀还扎不下去。

    歇了一口气,我用魏大肚的匕首串起何进的人皮,拿着它,出了医院。

    我让年轻警察,从警车里,放了点汽油出来,用可乐瓶装着。

    我们找了个僻静的地方。

    我把汽油淋在何进的人皮上,用打火机把它给点着了。

    这时,我才把它重新扔到地上。

    没了杀生刃的克制,何进的人皮又开始不安分,在地上爬来爬去,就好像一条火蛇。

    我赶紧又吐了一口真阳涎在它上面。

    有了真阳涎之后,汽油烧起来的火,就不再是普通的火了,而是阳火。

    果然,何进的人皮立刻就不动弹了。

    没一会儿,“砰”,一声轻微的爆炸。

    一股气浪,以何进的人皮为中心,四散开去。

    这叫天破,是何进人皮身上的阴气瞬间爆炸,消散,产生的声音。

    一般来说,越厉害的东西,天破的声音越大。

    听到天破声,我终于松了一口气,何进的人皮没一会儿就变成乌黑的焦炭。

    我念了三遍《太上洞玄灵宝救苦抜罪妙经》,给何进鬼魂做了超度。

    做完这些,天边已经微微放亮了。

    “刚才是怎么回事?”

    见我完事了,魏大肚上前问我,年轻警察也看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