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神算李

    更新时间:2018-11-05 18:30:50本章字数:2257字

    环球天下商务中心B座,18楼,李氏民俗咨询公司,休息室。

    “警察同志,请再喝杯茶等一下。李【大】师还有一位重要客人,马上就能见你们了。”

    李氏民俗咨询公司的前台小姐又端了三杯茶进来,分别递给我、魏大肚和年轻警察。

    等前台小姐出去了,年轻警察站起身,活动了活动,抱怨道:“这个神算李,李【大】师,派头可真不小,让我们在这破地方等了快两个小时了吧!”

    魏大肚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没理年轻警察。

    年轻警察觉得没趣,就凑到我身边,说:“啧啧啧……你说,这年头挣钱这么容易吗?

    这环球天下的写字楼,毗邻钱江,也算是一个好地段。一平方米的租金一年就要个八九百吧。

    这位神算李,李【大】师,一个空壳公司,才两个人,租了三百多平的办公区,一年光租金就要个二三十万吧。

    就这样,人家李【大】师还嫌不够能花钱。三百个平方的办公区,也就用了一百出头,空了差不多两百。你说,这两百多平,除了留在那儿养苍蝇,还有什么用?”

    听了年轻警察的话,我也向四周看了看。

    的确如他所说,在这片办公区临江一侧的近两百个平方里,除了一张藤桌,几把藤椅,空荡荡的,在没有其他东西。哦,不对。还有一块写了“活动区”仨字的牌子。

    “这位警官同志,这话,你说的可就不对了。”

    年轻警察话音刚落,就见一个老头推开休息室的门,走了进来。

    这个老头,六十多岁,穿着白色丝绸唐装,身形瘦削,但精神矍铄。

    “没有客人的时候,鄙人就在这活动区,喝喝茶,看看钱江,打打太极。怎么能说活动区没有用呢?这位警官,你说是不是啊?”这个老头对年轻警察说道。

    这个老头正是这家所谓民俗咨询公司的老板——神算李——也是我们此行想见的人。

    背后嚼人舌根,被正主逮了个正着,年轻警察十分尴尬,几次张嘴要反击,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魏大肚连忙站起身,替他化解尴尬,和神算李握了握手,说:“手下人不懂事,还请李【大】师别见怪。”

    神算李连连摆手,说:“没关系,没关系……年轻人吗,脑子反应快,算数算得好,很正常。鄙人,这种老头子,羡慕的很。“

    说着,神算李就在休息室里坐了下来。前台小姐很有眼力劲的又端了一杯茶进来,递给神算李。

    神算李很自然地接过茶,放在鼻子下,闭着眼,很陶醉地闻了闻茶香,这才喝了一口,喝完,放下茶杯,对魏大肚说道:“今日,魏队长光临寒舍,不知有什么指教?鄙人洗耳恭听。”

    “我粗人一个,哪有什么指教,倒是有件小事,想起李【大】师帮帮忙。”魏大肚说着,从随身的小黑包里拿出一张杨【海】昌的照片,递给神算李,接着说:“不知李【大】师见过这个人没有?”

    神算李接过照片,看了看,说:“不好意思,魏队长,鄙人眼拙,实在想不起在哪儿见过这个人了。不知,这人是犯了王法,还是……”

    “据我们所知,两天前的早上,这个人就来过你这儿,最近半个月,他到你这儿更是来了五六趟。你不会这么快就想不起来了吧?”年轻警察突然插嘴,打断了神算李的话。

    “是吗?”神算李看了年轻警察一眼,说,“年纪大了,记性不好。这样,我去问问前台。”

    说着,神算李也不管魏大肚和年轻警察让不让他走,就站起来,走了。

    我们在休息室又等了很久,等得都开始怀疑他是不是已经跑了。

    这时,神算李又回来了。

    他轻轻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很懊恼的样子,对魏大肚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魏队长。鄙人这记性实在是越来越差了。前台说这人来过,的确来过。”

    “那李【大】师能跟我们说说他都来咨询了一些什么吗?”魏大肚问。

    “魏队长,这恐怕不行吧。”神算李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慢悠悠地说道,“鄙人既然吃了这口饭,就得讲信用,怎么能把客人的隐私讲出去呢?魏队长这不是要砸鄙人的饭碗吗?”

    “我们是警察,你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你有义务配合我们查案!”年轻警察又开口说道。

    “年轻火气真大。”神算李看了年轻警察一眼,对魏大肚说道:“魏队长,怎么说?你也是这个意思?”

    魏大肚圆圆的脸上,由露出了招牌的笑容,说:“年轻人破案心切,李【大】师别怪他。李【大】师要是不愿意说,我们也理解。我们已经喝了李【大】师你这么多茶了,不如你也跟我们回去,喝喝我们的茶。大家熟络熟络感情。李【大】师,你看怎么样?”

    神算李依旧一脸淡定,捧着茶杯,道:“鄙人倒是想去喝喝魏队长的好茶,只是俗事繁杂的很,恐怕不行。”

    “是吗?这恐怕由不得你吧!”年轻警察从背后拿出一副闪着银光的手铐。

    “叮铃铃——”这个时候,魏大肚的手机响了。

    “是,我明白了,我们马上就走。”魏大肚接起电话,没多久脸色就变了。

    等挂了电话,魏大肚对神算李说:“李【大】师真是手眼通天啊!既然上面这么信任李【大】师,那么我们先走了。打扰李【大】师的地方,还请李【大】师见谅。”

    “魏队长可是贵客,莅临鄙处,亲自指导,怎么能是打扰呢?”说着,神算李起身,亲自把我们送到了公司门口。

    ——

    到了楼下,回到车上,年轻警察依旧气愤难平,几次看着魏大肚,话都到了嘴边,却又不敢说了。

    我问魏大肚:“对方来头很大?”

    魏大肚也是满面苦涩,道:“撸了我这个分局刑侦队长,不比捏死只蚂蚁,难多少。”

    “对这个神算李,小官人,你怎么看?他会是杀害何进的凶手吗?”魏大肚问我。

    “不好说。”我说。

    “这个神算李干的是算命卜卦的活。

    命运这东西,在玄门看来,当然是可以预知的。但是是不是凭借周易、奇门遁甲,这些东西,就能预知,这在玄门内部也是有争议的。

    玄门中真正能预知命运的没几个人,所以绝大多数算命的,在玄门人看来,都是骗子。

    也因此,一般来说,玄门大派的弟子是不屑于干算命卜卦的活的。”

    “你的意思就是神算李应该不是大派弟子,也就是说他应该不懂殓文,所以他和何进以及无名尸有关系的可能很小?”

    我点点头,但又摇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