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阴兵百万

    更新时间:2018-11-05 18:30:50本章字数:2071字

    许远辉也看到了我们,他一瘸一拐向我们走来。

    他认出了年轻警察,和年轻警察握了握手。

    “小梁警官,这么晚还在查案啊。真是辛苦了。”

    他又看着我,问道:“这位是?”

    “我们魏队请的顾问。”年轻警察介绍道。

    “陈丹秋。”我一边自我介绍,一边伸出手,也和他握了握手。

    我们相互吹捧寒暄了几句。许远辉就领着我们往博物馆里走。

    路上,我问许远辉:“许馆长,这么晚了,是来工作,还是?”

    许远辉说:“我们馆长布置的任务,他要我选几件能代表我们博物馆的文物,去参加央视的一档综艺节目。刚刚他打电话来说,节目录制提前了,让我明天就把文物名单给他。这不我只能来加加班了。”

    “哦。”

    我应了一声,但是对他说的综艺节目完全没有兴趣。

    我们一行三人来到了许远辉的办公室。

    天黑了,博物馆的工作人员早就下班了,许远辉亲自给我和年轻警察泡茶去了。

    在他去泡茶的时候,我和年轻警察坐在沙发上,打量着他的办公室。

    许远辉虽然是个生意人,而且是个大生意人,但是身上没有半点铜臭,反而有一股儒雅的气质,看着更像个学者。

    他的办公室和他这个人很像,虽然占地不小,装饰也不错,但是没有那种土老帽傻砸钱的豪气,更像是一间朴素典雅的书房。

    突然,我在许远辉的办公桌上,看到了一张虎符的照片。

    我不由拿起来,用另一条胳膊肘捅了捅年轻警察。

    “这就是被劫的虎符吗?”我问。

    年轻警察点点头。

    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这枚虎符。

    这枚虎符材质并不是我想象中的青铜,而是玉。或许是因为在地底年份长了,这枚虎符有点发黄。在它身上,还隐约可见有一些阴刻的纹饰。

    殓文!

    我一下子认了出来。

    这是殓文写的“阴兵百万”四个字。

    我心里咯噔一下,觉得事情有点不妙。

    我拍怕自己额头,有些懊恼,为啥没有早点想到要看看被劫的虎符呢?

    就在这个时候,许远辉泡完茶,回来了。他把两杯茶摆到我和年轻警察面前,看了照片一眼,问我说:“陈先生,也对虎符上面的文字感兴趣?”

    我点点头。

    “那陈先生,你认识这上面的文字吗?我听我一个朋友说,这上面的文字叫殓文,写的是‘阴兵百万’四个字。”许远辉说。

    “您朋友是?”我一下子就来了兴趣,连忙问道。

    年轻警察一听也来了兴趣,一下子坐直了身子,看向许远辉。

    “我的租客,他是算命的,总喜欢说一些神神叨叨的事情。你们二位别在意啊。”

    似乎因为见我和年轻警察反应有点大,许远辉解释了一句。

    神算李懂殓文!

    我和年轻警察对视一眼,茶都没喝,立刻起身告辞了。

    等到了车上,年轻警察立刻给魏大肚打电话。

    魏大肚听完年轻警察的汇报,立刻下达了抓捕任务,马上抓捕杨【海】昌和神算李两个人。

    魏大肚他们早就将杨【海】昌列为了重点怀疑对象,只是一直没弄明白他怎么会役尸术的。现在来看,神算李就是他的帮凶。

    我和年轻警察没有回警局,而是直接去了杨【海】昌的家,去找役尸符。

    当施法者将中术者的魂魄所在他的尸体里之后,便会取出两道役尸符,用中术者的血液,在符的背面写上中术者的姓名和八字,然后将其中一道役尸符烧了,把符灰和水关入中术者体内。完成这些,就可以用剩下的那道役尸符役使中术者了。

    只要找到役尸符,我就可以让无名尸带着虎符归案。

    我和年轻警察赶到杨【海】昌家的时候,他已经被抓走了,魏大肚也带着大部队回警局了,只剩下几个那一片派出所的警察和协警。

    我和年轻警察,在他们的帮助下,把杨【海】昌家翻了个底掉,把他珍藏的自编自导自演的爱情动作大片都给找出来了,但还是没有找到役尸符。

    出了杨【海】昌家,我和年轻警察又火急火燎地赶到神算李家。神算李的家就在环球天下写字楼附近,是同一家建筑公司建的住宅区,一百多平,很豪华。

    我和年轻警察把他家也翻了个遍,虽然没找到爱情动作大片,但也没找到役尸符。

    我俩蔫蔫地回到警局,正好就见到魏大肚皱着眉从审讯杨【海】昌的审讯室里出来。

    “魏队,这老混子撂了吗?”年轻警察迫不及待地问道。

    魏大肚点点头,又摇摇头。

    “这老混子撂了一大推事儿,但就是虎符的事,一问三不知。”

    “怎么回事?”我赶紧问。

    “这老混子他那馆长姐夫合伙临摹古画,掉包,拿真品出去卖。他把这事儿全交代了,但是关于虎符,一句不说。”

    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魏大肚一脸的苦笑。

    “要不去看看神算李,或许他知道些什么。”我说。

    魏大肚点点头,领着我和年轻警察进了另一间审讯室——神算李就在里面。

    “李建军!杨【海】昌已经撂了!你就没什么想说的吗?”魏大肚厉声问道。

    神算李一脸的无所谓:“魏队长,鄙人的事,鄙人自己清楚,你不用诈我。如果这个杨【海】昌真交代了,你就不会还来这儿了。”

    神算李看了看手表,说:“魏队长,现在是半夜十二点,明天早上六点,肯定会有人来接鄙人出去。还有六个小时,您魏队长要是闲得厉害,愿意在这里陪鄙人聊天,那鄙人乐意奉陪。你要是贵人事忙,没工夫,那鄙人一个人在这儿,喝喝茶,坐一会儿,也是可以的。”

    神算李很嚣张!

    “你不愿意跟我们说,可以!警察拿你没办法,厉害!不过——等斩龙局来了,恐怕就没这么好说话了,你说是不。”我说。

    “斩……斩……龙局?”

    听到斩龙局,神算李脸一下子就白了,说话也开始哆嗦了。

    “斩……龙局就能不听政府的了?”

    神算李的话很强硬,但是一听他口气,就知道他心虚得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