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章 真正的凶手(加更)

    更新时间:2018-11-05 18:30:50本章字数:2097字

    我看了他一眼,没想到这老小子虽然靠不挂算命为生,但不单名字——李建军——又红又专,连思想觉悟都这么高。

    “听!当然听了!”我说,“不过,人家斩龙局直接听中央的。你中央也有人?”

    “这……这么点小事,没必要劳动斩龙局吧?”神算李心虚得更厉害了。

    “小事?”

    我将从许远辉那儿拿的虎符照片递给神算李。

    “上面的字,认识吧。阴兵百万,你说这是小事?”

    “这……这……”

    神算李似乎被吓得不轻,但还是有些犹豫,不过也就一会儿,很快他就撂了。

    “我说!我说!还不行吗!”

    “鄙人和这杨【海】昌比不熟。他是半个月前,我一个老主顾,介绍到我那儿的。

    不过呢,这个杨【海】昌的确有些怪。

    其他像他这样,四十多岁的男人,去鄙人那儿,问的最多的就是事业或者婚姻,不是工作不顺利,就是老婆出轨。

    而这个杨【海】昌呢,问的却是有没有牢狱之灾,半个月里,来了五六趟。

    我早就知道这小子肯定犯事儿了。但是这真和我没关系啊!我也不知道他究竟干了什么!”

    “这么点屁事!上次我们来,你为什么不说!”年轻警察突然插嘴骂道。

    “这……这不是得替客人保守秘密吗,不然以后谁还愿意去鄙人那儿。”

    ——————

    “魏队,要不咱上点手段?”

    天空已经露白,黑夜将要散去。

    忙活一晚,我们最终还是没有从神算李和杨【海】昌嘴里,问出什么有用的东西。

    回到魏大肚的办公室,年轻警察就开始出歪主意。

    魏大肚没理他。

    我坐在魏大肚办公室会客的沙发上,发着呆。

    年轻警察推了我一把,“你在想什么呢?”

    我说:“我在想杨【海】昌和神算李会不会真的和虎符被劫没什么关系。”

    “不可能!”年轻警察立刻给我否了。

    “这个杨【海】昌有作案动机,这个神算李懂殓文,会役尸术。两个人一看就是一伙儿的!”

    “杨【海】昌有作案动机不假,但是如他自己说的,盗卖古画,他一样可以还赌债啊。”

    顿了顿,我接着说:“至于这个神算李是不是真的懂殓文,会役尸术,我们不知道。”

    “怎么会不知道?许远辉说的时候,我和你不是在……”

    年轻警察突然不说话了,睁大双眼,有点不敢相信,说:“你的意思是许远辉骗了我们?”

    我点点头。

    年轻警察不自觉地跟着我点点头,一脸深思的样子,但马上又把头摇得跟个拨浪鼓似的。

    “不对!不对!虎符上面的殓文,你不是看过了吗,就是‘阴兵百万’四个字啊,他没骗我们啊。等等……等等……你的意思是……”

    ——————

    早上六点半,“砰”的一声,许远辉家的门被撞开。

    魏大肚带头冲了进去。

    “谁?”

    “你们谁?”

    一个女人带着墨镜,穿着睡衣慌慌张张地从卧室里冲了出来。

    这个女人应该就是许远辉的老情人。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她并没有像传言中那样病恹恹的,卧床不起,反而有活力的很。她五十多岁,但看着就像二十出头的大姑娘,皮肤水润、紧致、有光泽。

    这个女人估计是泼辣惯了,见到警察,二话不说,直接躺倒地上,喊了起来:

    “警察抢劫了!警察强奸了!警察……”

    两个女警冲了过去,想要制服她,抓她的手臂。而她直接用了泼妇吵架的大招,一手一把,揪住了两个女警的头发。

    撕扯的过程,她的墨镜掉了下来。

    年轻警察冲上去,想要帮两个女警。

    “卧槽——!”

    年轻警察一声惊呼,不禁立刻往后跳了一步。

    “魏队!你看她的眼睛!”

    就见许远辉的老情人的眼睛就像黑水晶一样,两只眼睛基本全是黑色的眼珠子,眼白只剩下边缘处头发丝一样粗细的一圈。

    “虬丹!”

    我立刻就想到了虬丹。

    虬丹,是用虬褫——也就是修行有成的蛇精——炼的丹。只要还剩一口气,服了虬丹就可起死回生。

    虬丹,疗效非凡,但却是玄门的禁药!炼制虬丹者,玄门中人皆可杀之!斩龙局也只会嘉奖杀人者。

    这一切只因为虬丹阴气太重!

    服丹后,服丹者无论魂魄还是肉体都会被阴气浸染,变得不人不鬼,就像许远辉的老情人一样。这还只是最基本的,最恐怖的是,一旦停止服用虬丹,服丹者会立刻死去,死后,服丹者的尸体会继续吸收阴气,最终变成僵尸,他的魂魄离体后会变成恶鬼,为祸世间。

    虬丹,不比役尸术这种大众货,在如今的玄门中,据我说知,知道丹方的不会超过一掌之数。

    在玄门中,我没听过许远辉这号人,他自己炼制虬丹的可能性不大,应该是从哪儿搞到的虬丹,不过就算是这样,也足够证明他和玄门关系匪浅,他的作案能力不用怀疑了。

    可惜,我们把他家都找遍了,既没找到他人,也没有找到役尸符。

    我们问他老情人他去哪儿。

    他那老情人白了我们一眼,一副你们是不是傻的样子。

    “老东西又没少我吃,少我穿,我管他去哪儿了?”

    我们悻悻地下了楼,打算带着他老情人先回警局。

    我们刚下楼,要上车,就见到了许远辉。

    他回来了!

    年轻警察眼尖,立刻就认了出来。

    他要冲上去,立刻抓住许远辉,却被魏大肚一把拉住了。

    许远辉见到我们,并没有立刻转身就跑。

    他手里拿了一份早餐,不奢华,很朴素,豆浆、油条、小笼包。

    他就拿着这么一份早餐,一瘸一拐,一步一步,向我们走来。

    等走到我们离我们差不多还有半米的时候,他停了下来。

    他很平静,好像这一切,他早就知道了一样。

    他走到老情人面前,将手里的早饭递给她。

    “你还没吃早饭吧,先吃点。不好意思,连累你了。”

    但是没想到,他老情人一把抢过他手里碍事的早餐,丢得远远的,抓住他的胳膊,很用力,似乎比我们这边的警察还怕他逃走,急切地说:

    “你犯事了,是吧?快!告诉我!你银行卡在哪儿?密码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