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章 破局

    更新时间:2018-11-05 18:30:51本章字数:2498字

    我没有车,去石花镇,只能坐公交。

    我早上八点出发,转了四五趟公交,最后还打了个黑的,才在十二点前,到了上次那个小村子。

    这个村子也蛮有意思的,村口的一块牌子上,写着“方家坞”,但是我记得上回听人说过这个村里的人好像都姓韩。

    我从黑的上一下来,就见到了顾铭易。

    他领着我到了上次那个荒山的山脚下。

    山脚下,围了一大群人。

    郝制片来了,她也来了,另外还有二十个村民。

    郝制片笑眯眯地和我打了个招呼。

    她则没理我,站在不远处看着。

    朱砂已经堆在了山脚下,由蛇皮袋装着,每袋五十公斤,二十袋正好一吨。

    我左右看了看,没看见发狂的村民。

    我问顾铭易他在哪儿。

    顾铭易说他被关在了家里。

    我让顾铭易再找十几个人,一块儿去发狂村民家里,一定要看住发狂村民,等听到雷声,就立刻收了附在发狂村民身上的那玩意。

    “雷声?今天要下雷阵雨吗?”一旁的郝制片问道。

    一边问,他还一边抬头望望天。

    天上,太阳高悬,晴空万里。

    顾铭易很厌恶地看了他一眼,没理他,走了。

    我则笑笑,说:“不会。”

    如今已是冬天,冬天又怎么会下雷阵雨。

    我见顾铭易已经走远了,赶紧请二十个村民,每人帮我扛一袋朱砂上山,放到四象局边上。

    她要跟着一块儿上山,被我拦住了。

    至于郝制片,他应该从来就没这个想法。

    一路无话,到了四象局边上,我让村民们把二十袋朱砂,均匀地放到四根石柱边上。

    放下朱砂,我就让他们赶紧下山,告诉他们听到雷声,再上来。

    见村民们已经走了,我将二十袋朱砂全部倒了出来,堆成四个小堆,并且确保每个小堆都能完全埋没一根石柱。

    然后,我又从包里取出四块桃木板,每堆朱砂上插一块。

    桃木板上,我早就刻好了五雷符。

    我要用雷法破这个四象局。

    雷法的原理实际上很简单,就是阴阳相激。

    有四象局在,阴气自然是不缺的,就是没有足够的阳气,而一吨朱砂正好弥补了阳气的不足。

    我又仔细检查了一遍。

    师父说过,玄门乃是生死门,容不得半点差错。

    确定了没有遗漏,

    我深吸一口气,

    终于踏了进去。

    没有阴风阵阵,没有飞沙走石,一切正常得很。

    冬季的山林里,万物萧索,没什么声音,只有树枝摇摆,轻轻的簌簌声。

    我走到四象局的中心,席地坐下,默念运雷诀。

    运雷诀很长。

    我念着,

    念着,

    天就黑了。

    今天的夜,

    格外的黑,

    黑得很重,

    就像往空中泼了一桶黑漆,

    黑漆黏着在空气上,

    随时要滴下来。

    浓重的黑夜,压得我有点喘不过气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

    浓重的黑夜中,走来一个模糊的影子。

    这个影子一步一步向我走来。

    渐渐,

    我看清,这是个男子。

    他头上束着发髻,身上披着战甲,腰间别着长刀。

    他走到我面前,离我很近。

    我抬头看他。

    他低头看着我。

    他慢慢弯下腰,

    他的脸在我视线中越来越大,

    也离我的脸越来越近。

    直到快要压住我的脸,

    他停住了。

    他那漆黑眼珠死死地盯着我。

    “管闲事的?”他问。

    我说:“驱魔卫道的。”

    “呵!驱魔卫道……”

    男子冷笑一声,

    又站直身子,

    依旧站在我面前,

    慢慢拔出腰间的长刀,

    举过头顶。

    冰冷的刀锋闪过一道寒芒。

    他的刀落了下来。

    他的刀很快。

    我已经能感受到他刀锋的寒意。

    我不敢去看他,

    只能念着运雷诀。

    “轰隆——!”

    “轰隆——!”

    “轰隆——!”

    “轰隆——!”

    四声响雷。

    黑夜散去,光明重回人间。

    天又亮了,太阳依旧高悬。

    男子也不见了。

    我看了看四块桃木板。

    原本好好的四块桃木板,现在都好像被火烧过,黑黢黢的,正冒着烟。

    成功了!

    我长吁了一口气。

    好厉害的四象局!

    好厉害的幻象!

    只要运雷诀,我稍微慢一点,今天就要交代在这儿了。

    我又看了看四周,确定四象局已经被我破了。

    心里的弦松了,一口气散去。

    我一下子就躺倒在了地上,连个手指头都不想动一下。

    雷法,一听名字就是高大尚的玩意儿。

    高大尚的玩意儿,自然很累人。

    我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终于有人来了,而且还不少。

    她来了,冲在最前面,见我累倒在地上,赶紧把我扶了起来。

    顾铭易,紧随着她。

    在顾铭易身后,就是刚刚帮我扛朱砂的二十个村民。

    郝制片竟然也来了,不过,他躲在村民后边,远远地看着,没有靠近。

    我问顾铭易发狂的村民怎么样了。

    顾铭易说他已经醒了。

    他身上那玩意儿,一开始闹得挺凶,但是等到雷响了之后,就怂了,朝着四象局,朝着我这边,不停地磕头,求饶命。

    听顾铭易这么说,我也就放心了。

    在她的搀扶下,我慢慢走出四象局,靠着一颗大树,坐下。

    我把二十个村民分成五批,其中四批,我要他们顺着石柱往下挖,而剩下的一批,我则让他们去我刚刚躺着的地方,也就是四象局的中心,从那儿往下挖。

    村民们依旧心有余悸,听了我的话,围着四象局,左看看右看看,就是不肯动手。

    最后,还是顾铭易从一个村民手里抢了把锄头,跑到四象局的中心,哼哧哼哧,挖了起来。

    顾铭易挖了好一会儿,村民见他没事,才过去帮忙。

    又差不多过了半个小时,村民也挖的差不多了。

    四根石柱完全露了出来,并且在每根石柱下面,都有一个用铁链锁着的大铁盒。

    铁盒表面早已经生锈了,全身都是红彤彤的,不过隐隐还能辨别出上面的符文。

    顾铭易用锄头把铁盒都给撬开了。

    铁盒里分别装了虬褫、白猫、乌龟、公鸡,也就是四象的替代品。

    不过,它们都已经被五雷符给劈死了,黑不溜秋的,成了焦炭。

    在四象局的中心,则挖出了两具木棺。

    木棺里的,就是四象局伥鬼的尸体。

    两具木棺,两具尸体,肯定就有两个伥鬼。

    我估计,一个应该就是发狂村民身上那玩意儿,另个一个则应该是,我刚刚在幻象里,见到的那个男子。

    两具木棺下面并不是泥土,而是青石砖。

    村民们用锄头敲了敲青石砖。

    青石砖发出“咚咚”的闷响。

    下面是空的!

    青石砖下面估计就是四象局镇守的宝贝。

    能用四象局镇守的宝贝肯定不一般。

    不过,我没让村民们再往下挖。

    这青石砖一看就知道有年头,青石砖下面无论是什么,那都是文物,都是国家的。

    我给魏大肚打了电话,由他去联系文管局,顺便帮我把事给摆平了。

    偷挖地下文物,也是一件不小的事情。

    魏大肚听我把事情说完,满口答应了,还让我放心。

    打完电话,我就让村民们把木棺里的尸体搬出来,找一个空旷的地方,和已经凉了的,熟了的虬褫、白猫、乌龟、公鸡,一块儿烧了。

    等我们把尸体烧得差不多了,魏大肚和文管局的人也到了。

    文管局带队的是个瘦瘦高高的老专家,一见到我们就把我们给骂了一通,给我们普及了一遍又一遍文物保护法和刑法。

    魏大肚则腆着个大肚子,在边上奸笑。

    这个这么能喷的好专家,估计就是他特意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