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章 毛毛

    更新时间:2018-11-05 18:30:51本章字数:2164字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我来H市已经两个多月了,时间也到了年底,该过年了。

    H市热闹了很多。

    一直在生活中苦苦挣扎的人们,总算挤出来点时间,上街了。

    而我却不想上街了。

    我不是嫌街上挤得慌,而是因为这个时候的街上,人们总是三五成群,一个人群就是一个家庭。

    他们都和和美美。

    而我,只有孤零零一个人。

    她回家过年了。

    我几次想给她打电话,都拿出手机了,但最后都还是忍住了。

    我每天躺在床上,睡了醒,醒了睡,饿了就吃饼干、面包。

    这样的日子,我过了二十多天。

    我觉得我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太颓废了。

    白天,我忍着瞌睡,等到晚上九点,立刻把手机放得远远的,上床,闭眼,睡觉。

    但是没用,我的生物钟彻底乱了。

    到了晚上,我反而不想睡了。

    又是一夜无眠。

    第二天早上六七点,一阵困意袭来。

    我脑袋变得晕晕乎乎的,我又想睡觉了。

    “操——!”

    我骂了一句。

    这一刻,我觉得我很讨厌现在的我。

    浑浑噩噩,不思进取。

    这不应该是我!

    我跑到卫生间,往自己脸上泼了几捧冷水。

    冰冷刺骨的寒意让我清醒了不少。

    我拿起笔记本,出门了。

    我觉得我不应该再一个人呆在屋里,我应该去人多一点的地方。

    我选了顾铭易的咖啡馆。

    可是,等我推开门,我发现我错了。

    咖啡馆里冷冷清清的,没有一个客人,店员也走了,只有顾铭易孤零零的一个人。

    这一刻,我突然觉得和顾铭易有点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

    顾铭易看了我一眼。

    我知道我这个时候的样子,因为长时间的睡眠不良,我的脸色有点病态地发白,额头上全是虚汗,双眼里满是血丝,显得很憔悴。

    顾铭易并没有说什么。

    我也不打算说什么,除了点一杯我最熟悉,也是最便宜的美式咖啡。

    我抱着笔记本,依旧找了个角落坐下。

    笔记本上结了厚厚一层灰。

    这些天,我根本没有开过机,我那个微博自然也就很久没更新了。

    开了机,我立刻打开Word,打算写点什么。

    顾铭易走过来,将咖啡放我边上。

    我跟他说了句谢谢,端起来喝了一口。

    我刚喝进去,就差点吐了出来。

    苦!

    太苦了!

    这根本不是我点的美式咖啡,而是浓缩咖啡。

    我抬头看了顾铭易一眼。

    “提神。”他说。

    说完,他就冷着一张脸,走了。

    这一刻,我觉得我有点变态了。

    看着顾铭易的一张冷脸,我竟然觉得心里暖暖的。

    我捏着鼻子,一口就把这杯浓缩咖啡给喝完了。

    喝完,我立刻觉得精神了不少。

    噼里啪啦,我就写完了一篇文章。

    写完文章,我觉得我蛮有成就感的,至少说明,今天,我没有虚度。

    这么一想,我心里的那根弦就松了。

    困意,就好像十万头羊驼,奔涌而出。

    我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而且睡得很美。

    睡着,睡着……

    我觉得好冷,我半边身子都冻僵了。

    我迷迷糊糊睁开眼,就见天已经黑了。

    一个小男孩正并排和我坐着,还靠在我身上,在看我写的文章。

    小男孩,五六岁的样子,穿着一套浅灰色的小西装,一张小小的脸,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可爱之中有一点帅气。

    似乎因为不识字,看不懂我写了什么,小男孩显得有点着急。

    他抬起头,冲我甜甜地一笑。

    “叔叔,这是你写的鬼故事吗?”

    小男孩指着笔记本,问我。

    “毛毛最喜欢叔叔你写的鬼故事了。

    每天晚上,毛毛都要妈妈给毛毛念叔叔你写的鬼故事。

    叔叔,你能给毛毛念念吗?”

    正如前面说的,小男孩真的很可爱。

    这样可爱的男孩子的要求,一般的叔叔们都很难拒绝。

    但我不是一般的叔叔。

    我没有答应。

    我没说话,皱着眉看向小男孩。

    咖啡馆里静悄悄的,除了顾铭易,再也没有其他人。

    顾铭易拎着一把剑,走了过来。

    他驻步在我和小男孩面前,把剑放到了桌子上,特意推到小男孩面前。

    我低头看向顾铭易的这把剑。

    这是一把古剑,具体是什么年代的,我说不出来,但是我很肯定这是一把古剑。

    因为,我感觉到了剑上面的煞气。

    很浓重的煞气,

    比魏大肚那把军刀上的煞气,还要浓重得多得多。

    魏大肚说过,他的那把军刀送走了他七个兄弟。

    这说明:

    顾铭易的这把剑是一把杀生刃!

    一把杀过很多人的杀生刃!

    杀了这么多人的剑,在现代是不可能存在的,只可能来自古代。

    “这不是你该呆的地方。”

    顾铭易对小男孩说。

    小男孩看着顾铭易的那把剑,很害怕,支支吾吾说:

    “我……我不能走,有……有个很……很凶的老……爷爷,要……要杀……杀我爸爸。”

    我叹了一口气,说:

    “世间公道,自有人会管,不是你个小鬼该操心的。”

    “真的吗?叔叔。”小男孩一脸希冀地问我。

    我点点头。

    “谢谢叔叔,毛毛知道了。”

    说完,小男孩就从座位上跳了下去,一步一步走出了咖啡馆。

    出门的时候,他冲我一鞠躬,说:“麻烦叔叔了。”

    我一愣,没明白小男孩什么意思。

    小男孩并有向我解释。

    他走了。

    真的走了。

    ——————

    我醒了。

    我左右看了看,没有什么小男孩。

    顾铭易还坐在了吧台,孤零零一个人。

    我把写好的文章发表后,也走了,回到了我的出租屋。

    躺在床上,我还是睡不着觉,不过好了点,凌晨两三点的时候,我竟然迷迷糊糊睡着了。

    第二天八点的闹铃,把我给叫醒了。

    我抱着笔记本,又来到了顾铭易的咖啡馆。

    咖啡馆里,还是没有客人,只有顾铭易一个人。

    这回,我直接要了一杯浓缩咖啡。

    我还是找了个角落坐下,开了机,先看了看微博。

    评论区依旧空荡荡的,连根草都没有。

    我有些灰心丧气。

    我捯饬这个微博时间也不短了,可是依旧没有什么人气。

    我想到了昨天那个小男孩。

    他说他最喜欢我写的鬼故事。

    这让我又有了信心。

    至少,我写的东西,还是有人看的。

    “滴滴”,进来一条私信。

    我点开,就见:

    “桐柏宫宫主,您好。有事咨询,请问有时间吗?”

    这是来生意了?

    我看了看依旧清一色零评论的微博,有点不敢相信。

    惊喜似乎来的太突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