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章 夜惊魂

    更新时间:2018-11-05 18:30:51本章字数:1856字

    又安安稳稳过了差不多半个月。

    无论我还是韩弘文,都觉得那玩意似乎真的不会再出现了。

    早上,我还在睡觉。

    “叮铃铃——”

    手机响了。

    我一看,是韩弘文打来的。

    电话里,韩弘文的情绪很激动,他说:

    “它……它回来了!”

    挂了电话,我突然觉得那玩意儿不同寻常。

    它仿佛是个狡猾的猎手。

    而我们就是他的猎物。

    它一直在边上静静的窥视着我们。

    当我们放松了警惕,

    它就出现了。

    ——————

    我去了医院,到了韩弘文跟我说的病房。

    这是一间高级病房,有两个房间,外面是客厅,里面才是真正的病房。

    我一推开门,就见到韩弘文的太太,在外面客厅里抹泪。

    见到我,她赶紧拭去眼角的泪水,硬生生扯出笑容,向我问好。

    我和她寒暄了几句,她就立刻领着我就里面,见韩弘文。

    韩弘文断了条腿,已经做了手术,打了石膏。

    那条断腿被高高地吊了起来。

    韩弘文很激动,顾不得腿伤,一下子扑过来,抓住我的手,说:

    “陈先生,救命啊!救命啊!……”

    我和韩弘文太太赶紧扶着他回到床上躺下。

    我让他给我讲讲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刚刚在电话里并没说太多。

    韩弘文躺在床上,深呼吸了几十次,才勉强稳住了情绪,说:

    “昨天晚上,我很早就睡了。

    半夜的时候,

    睡的迷迷糊糊的,

    我隐约听到,

    卧室外面有‘啪嗒啪嗒’的声音,

    很有规律,

    好像是有人朝卧室这边走了过来,

    越走越近,

    越走越近,

    这个好像走到了我的床边。

    静。

    很静。

    很久都没有声音。

    突然,

    一双冰冷的手,

    掐住了我的脖子。

    我又听到了那熟悉的声音——‘偿命!偿命!……’

    我被掐得喘不过气来。

    往常这个时候,我就会醒过来。

    但是这次,

    我却没有醒。

    我呼吸越来越困难。

    我觉得有一把火在我肺里燃烧。

    我开始失去意识。

    我觉得我要死了。

    ‘轰隆’一声,陈先生您让我挂在墙上的那道符炸了。

    我醒了,

    就见您给我的那道符,

    已经烧成了灰,

    零星的,还有火星。

    我知道它回来了。

    我推了推我太太,让她赶紧醒,和我一块儿立刻离开别墅。

    没想到,我推了个空。

    我太太不见了。

    ‘嘎吱’,

    卧室门被打开了,

    我太太站在卧式门口,

    冲着我笑,

    很渗人地笑。

    我冲她说;‘快!换衣服!我们走!它回来了!’

    我太太就好像没有听到我的话,

    她依旧站在那儿,

    冲着我笑,

    渗人地笑。

    突然,

    她从背后亮出一把菜刀。

    她,

    举起刀,

    朝我扑了过来。

    我意识到她不是我太太,

    是它!

    我把盖在身上的被子甩了过去,蒙住了它。

    趁着这一会儿的工夫,

    我从卧室的窗户,跳了下去。

    我摔断了腿,

    但是我不敢停下来,

    我爬,

    我一直爬,

    我爬到了小区的主路上。

    这个时候,

    它又出现了。

    它拿着菜刀,

    跟在我身后,

    还冲着我笑,

    渗人地笑。

    我被它追上了,

    我以为我活不成了。

    好在小区的保安,在监控里,发现了我。

    他们十几个保安一块儿冲了过来,制服了它,并把我送来了医院。

    早上,太阳出来以后,它就走了。

    我太太就醒了,听说我受伤了,就赶到了医院。

    我从手术室出来,她跟我说她昨晚的事情她什么都不记得了。”

    我转头看向韩弘文的太太,她一边擦着眼角的泪花,一边点点头,示意她的确什么都不记得了。

    我低着头,坐在那儿。

    韩弘文的太太昨晚无疑是被鬼上身了。

    那玩意儿已经从梦里杀人变成了直接附体动手。

    这说明留给韩弘文的时间不多了。

    也可以说,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

    处理不好,韩弘文可能活不过今晚。

    突然,我抬起头看向韩弘文。

    我想要看到他的心。

    “陈先生,您……您……”

    韩弘文被我看得发毛。

    “韩先生,你是不是知道它是谁?”

    我盯着韩弘文的眼睛,几乎一字一顿地问道。

    韩弘文的家很干净。

    他说他也没碰过什么奇怪的事情或者东西。

    那也许就剩下一种可能了。

    韩弘文杀过人!

    那玩意儿是来复仇的!

    听了我的话,韩弘文沉默了。

    他太太也不哭了,瞪大了眼睛,看着我。

    “韩先生,你最好跟我说实话。

    不然,我现在就走。

    能不能活得好今晚,那就看你的运气了。”

    韩弘文和他太太对视一眼,叹了口气,说:

    “十几年前,那时我还不认识我太太。

    那时,我还在MIT读博士。

    当时,我有一个女朋友。

    她是我在国内的大学同学。

    我们一起去的MIT。

    从MIT毕业之后,她要回国发展,我就和她一块儿回来了。

    她家住在S市,做生意的,很有钱。

    而我家在农村,家境很一般,甚至可以说,为了供我读书,有点穷。

    她家的人看不起我,觉得我配不上她。

    我,当时既很自卑,也很自尊,一气之下,就和她分手了,又去了美国。

    她去美国找我,希望和我和好。

    她在我家门外等了三天三夜。

    我都锁着门没见她。

    最后,她回国了,没一个月,就吃安眠药自杀了。

    我听到她去世的消息,赶回国内奔丧。

    她爸见到我,就说要杀了我,给她偿命。

    前几年,我回国的时候,听说她爸也过世了。”

    韩弘文有些伤感,对他前女友的死真的很愧疚。

    “你的意思是,那玩意儿是你前女友的爸爸的鬼魂?”我问他。

    他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