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章 再惊魂(加更)

    更新时间:2018-11-05 18:30:51本章字数:2002字

    病房里,

    突然又静了下来。

    病房的门在那儿晃啊,晃啊……

    五铢钱,又落回了土圈上。

    脚步声又不见了。

    它好像也消失了。

    ——————

    嘭——

    病房的门被人撞开。

    我和韩弘文一下子被惊醒。

    好真实的梦境!

    我心底不由感慨。

    我看了一眼韩弘文,就见他的额头全是冷汗。

    窗外,天虽然还是灰蒙蒙的,但已经微微泛白。

    天快亮了,今晚算是过去了。

    韩弘文转头看向门口,就见他的太太正站在那儿。

    韩弘文愣了一下,问道:“你怎么来了?”

    他太太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就站在门边,

    冲他笑笑,

    瘆人地笑笑,

    就好像和昨天一样。

    韩弘文的汗毛一下子就立起来了,

    大吼道:

    “陈先生!

    是它!

    是它!

    是它!

    ……”

    这一刻,

    有雷池在,

    我还算镇定。

    可是很快,我就发现我错了。

    嘭——

    韩弘文的太太冲了过来,撞在雷池上,又被弹飞了回去。

    嘭——

    她再一次被弹飞了回去。

    嘭——

    嘭——

    嘭——

    ……

    她一次次冲过来,又被弹飞回去。

    但是再好的阵法,也经不起,这么一次又一次的冲撞。

    第十次,

    终于,

    嘭的一声,

    她又被弹飞了回去,

    但地上的土圈,也垮了。

    鸡喉和五铢钱也被崩飞了,

    直接插进了天花板和四周的墙壁。

    四五厘米长的鸡喉才露出不到一厘米,五铢钱更是被整枚没了进去。

    她从地上爬起来。

    她看着韩弘文。

    她又笑了,

    还是那么瘆人。

    她朝韩弘文扑了过来,

    伸长了手臂,要掐他的脖子。

    韩弘文顾不得腿伤,直接滚到了床下。

    我一个箭步,挡在了她和韩弘文中间,站定脚跟,一记八极拳的贴山靠,撞了过去了。

    我和她就这么实实在在地撞了一下。

    她的力气大得很。

    我一下子就被撞飞了。

    我摔到了韩弘文的病床上。

    这个时候,她也不去找韩弘文了,直接扑过来,掐住我的脖子。

    韩弘文站起来,想要帮我掰开她的手,被她轻轻一甩,直接飞了出去。

    我已经被她掐得喘不过气来。

    我感觉我的肺被不断地压缩,再压缩。

    我觉得有一把火在我胸腔内燃烧。

    这么下去,我活不过一分钟。

    好在,我放法器、符纸的包就在床边。

    我伸长了手臂,用手指使劲勾出一张符纸。

    我也不管是什么符了,直接幠(hu,第一声)她脸上,默运心法。

    嘭的一声,

    一团火光,在她脸上炸裂开来。

    她被弹飞了出去了。

    六灵火符!

    我暗道运气不错,随手这么一勾,竟然勾出了一道这么强力的祛邪符。

    “摁住她!”

    趁着她倒在地上还没有起来,我冲刚爬起来的韩弘文吼了一句。

    人在危急情况下,潜力真的是无穷。

    韩弘文就一条腿,但四五米的距离,他还是两三下就蹦了过去,前后不到两秒钟。

    他直接整个人压在了她身上。

    韩弘文一个人自然是压不住她的。

    我从包里拿出一块死玉和一道震山符,赶紧冲了过去。

    这个时候,我也顾不上男女有别,直接坐在了她胸口。

    一道震山符拍在她脸上,使劲掰开她的嘴,把死玉也塞进去。

    默运心法,轰的一声,震山符直接炸了。

    她口吐白沫,昏了过去。

    这个时候,一缕阳光从窗口照了进来。

    天亮了。

    我忍着恶心,从她嘴里把死玉拿了出来,找了几张餐巾纸好好擦了擦。

    今夜,也算有意外收获。

    原本只想用雷池挡住那玩意儿,没想到现在竟然直接收了它。

    这样倒是省去了很多麻烦。

    可是,还没等我高兴太久,死玉竟然裂了。

    它跑了。

    它竟然跑了。

    好在这个时候,天已经亮了,不然又是一番恶战。

    我们这么大的响动,自然引起了医院里医生、护士、病人的注意。

    我刚把裂了的死玉放下,一群护士就推开门,走了进来。

    不过这不用我管,自有韩弘文处理。

    韩弘文的腿经过这么一弄,又伤了,又被送进了手术室。

    中午,韩弘文从麻醉中醒来,正好这个时候,他昨天找的私家侦探也来了。

    这个私家侦探并没有查到韩弘文前女友父亲墓地的地址。

    作为补偿,他倒是把尹成礼查了个底掉。

    昨天,尹成礼和韩弘文通话的时候,说话掷地有声,我觉得尹成礼该是个正人君子。

    但看了关于尹成礼的资料,我就知道我错了。

    这个尹成礼就是个人渣。

    年纪轻的时候,仗着家里有钱,他专门祸害那些刚进社会或者还在学校的小女孩。

    年纪大了些,他的口味也变了,开始喜欢那些有夫之妇。

    十年前,他勾搭上一个大老板的老婆,被大老板知道了。

    大老板气不过,就开始为难他们家的生意。

    不到一年,他们家的公司就要破产了。

    他老爹,也就是韩弘文前女友的父亲,一气之下把公司扔给他,不管了,不给他擦屁股了。

    尹成礼,这回倒男人了一回,没有哭着喊着求他爹,真的自己接手了公司。

    说来也怪,他刚接手公司,他老爹就死了。

    这回,就算他想求,他老爹也帮不了他了。

    可是,这小子也是真有点狗屎运。

    他老爹的丧事还没办完,那个大老板就出了车祸,也死了。

    过了一阵子,他娶了大老板的老婆。

    大老板辛辛苦苦一辈子挣的钱和如花似玉的俏老婆,都成了他的了。

    又过了一年,大老板的老婆也死了。

    从这之后,尹成礼开始专门勾搭有钱的俏寡妇。

    说来也怪,只要和尹成礼勾搭上的,哪怕刚勾搭上的时候不是寡妇,不出一年,也都成了寡妇。

    尹成礼就在这些俏寡妇们的帮助下,生意越做越大,越做越好。

    我看完手里的资料,抬起头,就见韩弘文和他太太也看完了他们手里的资料。

    我们三个人的资料并不相同。

    韩弘文太太把她手里的那份资料递给我,说:

    “陈先生,你说会不会是这个尹成礼在害我家老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