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章 尹成礼别墅

    更新时间:2018-11-05 18:30:51本章字数:2274字

    我愣了一下,接过她递过来的资料。

    韩弘文听了他太太的话,也来了兴趣,凑过来一块儿看。

    尹成礼的公司虽然在S市,但是他却住在与S市接壤的JS省。

    十年前,他刚接手公司,就买下了JS省一座小山里的别墅。

    这栋别墅据说以前经常闹鬼。

    而他,在这栋别墅里,一住就是十年。

    除了出来勾搭俏寡妇,他就一直呆在这栋别墅里。

    他公司的事务,他也是在别墅里,通过视频处理的。

    另外,还有一件怪事。

    他每个月到固定的日子,都要人送百来斤香油到他的别墅。

    看完这份资料,我对韩弘文的太太说:

    “或许,你猜的是对的。”

    每个月百来斤香油,吃肯定是吃不完的。

    在玄门的斋醮——也就是俗称的道场——里,经常要用香油来点灯。

    佛教寺庙里,很多佛像前点的油灯,用的也是香油。

    今天,早上当那玩意儿裂开死玉,跑了。

    当时,我就觉得很奇怪。

    能裂开死玉的玩意儿,我到现在也就见过两个。

    一个就是四象局里的那个伥鬼。

    另一个就是今天早上这玩意儿了。

    如果今天早上这玩意儿真的是韩弘文前女友的父亲,那就不得不感叹,韩弘文前女友的父亲太有做鬼的天赋了。

    这个天赋别说一根金手指,就是一条金大腿,也挡不住啊。

    那个伥鬼,虽然,我不知道它们的确切年代,但是没有辫子,肯定比清朝早,距今至少两三百年了吧,又有四象局这样厉害的阴局加持,这才能达到裂开死玉的程度。

    韩弘文前女友的父亲死了才十年,竟然也能裂开死玉。

    这难道不是太有做鬼的天赋了吗?

    不过,现在看了这资料,我倒是有点眉目了。

    私家侦探找不到韩弘文前女友父亲的墓地,或许并不是这个私家侦探太无能,

    而是,

    尹成礼根本没有把他爹给葬了。

    他爹或许就在他的那栋别墅里。

    他的别墅里有一个堪比四象局,甚至很可能比四象局更厉害的阴局。

    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为什么韩弘文前女友父亲死了才十年,就这么狂拽酷炫了。

    我提议想去尹成礼的别墅看看。

    韩弘文和他太太当然没有意见。

    私家侦探也说,尹成礼今晚要去勾搭一个老公死了,还没出头七的俏寡妇,正好。

    不过走之前,我在韩弘文的病房里,重新布了雷池。

    我让他太太今晚也别走了,和他一块儿呆在雷池里。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我给雷池做了一个大升级。

    五铢钱,从九枚,升到了三十六枚。

    这么一来,雷池的威力不是简单的翻身里四倍,而是十六倍,二的四次方。

    今晚,就算来上四五个四象局里的伥鬼,也不怕。

    布完雷池,我立刻就去了火车站,坐高铁,去了JS省。

    到了JS省,韩弘文的朋友早就等在了火车站的出口,我从他朋友那儿借了一辆车,直接驱车去了尹成礼的别墅。

    为了怕被发现,在快到尹成礼别墅的时候,经过一个岔路口,我把车开进了另一条岔路,开了两三百米,确定从岔路口已经看不到这辆车了,我才停下。

    我走回岔路口,走路去尹成礼的别墅。

    等我快到尹成礼别墅的时候,一辆车打着两盏大灯,从远处开了过来。

    我立刻躲到了路边的树林里。

    车经过我面前的时候,借着车的灯光,我看清了驾驶员,正是尹成礼。

    既然尹成礼已经走了,我就大大方方,很大胆地往前走。

    私家侦探的资料里写了,尹成礼虽然勾搭了很多俏寡妇,但从来不带她们回别墅。

    他是一个人住在别墅里的。

    他走了,别墅就没人了。

    既然没人了,我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尹成礼的别墅在一个小山坳里。

    这个小山坳不深,挡不住风,反而因为四周山势的关系,四面八方的风都汇聚于此,不停地呼呼地吹着。

    我刚走近尹成礼的别墅,就不禁打了个寒颤。

    我掏出罗盘,用手机电筒照着,就见罗盘的指针三百六十度地乱转。

    “卧槽——!”

    我忍不住骂了一句。

    这他妈是个聚阴池!

    从宏观上来说,山属阳,水属阴,但微观上却并不一定。

    山里面仍旧会有很多阴气汇集的地方,这种地方就叫聚阴池。

    怪不得,之前看资料的时候,有人说这栋别墅闹鬼。

    把别墅建在聚阴池里,不闹鬼,那才是怪事!

    我看了一眼,不远处尹成礼的别墅。

    山里的夜,很暗。

    别墅就这么隐藏在黑暗之中。

    月光撒下光辉,照亮了小半栋别墅,别墅就好像一头噬人的怪兽,从黑暗中探出头来觅食,也就是吃人!

    它的那扇朱红色的大门,就是怪兽的血盆大口。

    我自然不会从血盆大口里进入别墅,

    因为我不会撬锁,打不开门。

    我围着尹成礼的别墅转了一圈,发现别墅的一楼无论门还是窗,都从里面锁死了,不搞破坏的话,从外面根本进不去。

    一座山里的别墅,竟然有这么严密的防范,反而更让我确定了别墅里,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最后,我顺着落水管,爬到了二楼,从二楼的阳台进入了别墅。

    推开阳台门,我并没有立刻进入别墅。

    别墅里漆黑一片。

    我掏出手机,打开相机,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扫视了一圈。

    果然在手机扫过天花板的一个角落的时候,手机屏幕上出现了一个紫红色的光斑。

    “卧槽——!”

    我忍不住又骂了一句。

    手机屏幕上出现的紫红色光斑是摄像头。

    这一点,还是有一次梁子告诉我的。

    他说夜视的摄像头基本都有红外辅助,虽然我们的肉眼无法看见红外线,但是我们的手机的相机却是可以的。

    我看别墅一楼防范做的这么严密,进别墅之前,就留了一个心眼。

    让我没想到的是,尹成礼竟然真的装了摄像头。

    难道他也喜欢养些猫猫狗狗,不能每时每刻,吸上几口,就难受的厉害?

    看着摄像头,我有点发愁。

    我既不是贼,也没有受过什么专业训练,拿这些摄像头,自然是没办法的。

    我只能尽量贴着墙走,尽可能避开这些摄像头。

    另外加快动作,就算没能逃过摄像头,我也要赶在尹成礼回来之前,发现他别墅里的秘密。

    因为有摄像头在,我也不敢开灯,只能摸黑走路。

    我在二楼找了一圈,并没有什么发现。

    我刚摸到楼梯口,打算去楼下,我的手机响了。

    我一看是私家侦探。

    我一接,他就告诉我了一个坏消息。

    他黑了尹成礼的手机,根据手机定位,尹成礼开到半路,突然回来了,现在已经快到别墅了。

    “卧槽——!”

    还是被发现了!

    虽然早有预料,但还是忍不住骂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