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章 天阴局(加更))

    更新时间:2018-11-05 18:30:51本章字数:1975字

    既然已经被发现了,我也就没必要偷偷摸摸的了。

    我直接开了灯,冲到了楼下。

    尹成礼的别墅,只有两层楼。

    二楼,我已经看过了,没什么发现。

    一楼和一般人家里,除了家具贵点,也没啥差别。

    正在我发愁的时候,我发现了尹成礼的别墅还有地下室。

    地下室入口的门被锁着,我推了几次,推不开。

    这个时候,我好像已经能听见汽车发动机的声音了。

    尹成礼回来了?

    我直接抄起边上的一条板凳,哐哐哐,使劲砸地下室入口的门。

    嘭的一声,门被我砸开了。

    我冲进了地下室。

    地下室里没有电灯,

    黑暗之中,

    几百盏油灯,

    被吊在半空中

    散发出昏黄的光晕,

    就像天上的群星。

    夜里,群星闪烁,最瞩目的却是皎洁的月亮。

    在这个地下室里,也一样。

    虽然几百盏油灯,

    也算得上灯火辉煌,

    但最吸引人的却是一口棺材,

    吊在半空的棺材。

    棺材刷了血色红漆,很浓,好像随时都会滴下来。

    棺材上还钻满了小孔,像蜂巢一样。

    看到眼前这番场景,我又想到了关于尹成礼的那份资料。

    那份资料里说:

    十年前,为难尹成礼的那个大老板,在他接手公司后不久,就死了;

    只要被尹成礼勾搭上的有夫之妇,哪怕不是寡妇,过不了多久,也变成了寡妇。

    我似乎明白这些是为什么了。

    嘭——

    别墅的大门被打开了。

    咚咚咚——

    一连串的脚步声。

    有人朝着地下室这边跑了过来。

    嘭——

    地下室的门,被人踢开了。

    尹成礼出现在了门口。

    他看着我。

    “你是谁?”

    “谁让你进来的?”

    他很愤怒,冲我嘶吼。

    我看了一眼那口好像在滴血的棺材。

    我指了指看不见的天,说:

    “老天让我来的!”

    虽然我刚刚并没有数,但是我没有猜错的话,地下室里应该有不多不少三百六十五盏油灯。

    那口滴血的棺材里,躺的也不会是别人,正是尹成礼他爹。

    这是一个阴局。

    一个布置起来并不算太麻烦,但是威力堪比四象局的阴局。

    这个阴局名叫天阴局。

    天阴局是一个借助聚阴池阴气养鬼的阴局。

    不过,这个阴局不是任何鬼都能养。

    它只能养养鬼人亲爹。

    这也是天阴局名字的由来。

    父为子之天;“阴”音同“荫”。

    天阴局实际上就是父荫局。

    为了使天阴局威力达到最大,必须让所养的鬼的怨气达到最大,养鬼人必须亲手杀了他爹!

    而且,

    不能就一刀,

    痛痛快快结果了老爹,

    必须像凌迟一样,

    慢慢地,

    一刀一刀地,

    折磨老爹。

    当然,如果真的下不了手,那也有其他办法。

    比如,可以饿死老爹。

    长久的饥饿是一种不下于凌迟的折磨。

    尹成礼心还是比较软的,用的应该就是这个办法。

    棺材上蜂巢一样的小孔,应该就是怕他老爹在饿死前,被闷死。

    死的太舒服了,天阴局的威力就要大打折扣。

    “呵——”

    尹成礼冷笑一声,说:“你不该来的。”

    “是吗?”

    尹成礼三十五岁,脸长的不错,因为要勾搭俏寡妇,身材保持的也不错,总的来说有那么点大叔范。

    不过,常年沉迷女色,脸色有点发白,估计是肾虚的。

    这样的家伙,我一拳能撂倒十几个。

    “当然!”尹成礼说。

    说完,他就从腰间,掏出了一把五四式手枪。

    五四式手枪威力极大,要是来上一发,我的小命不全没了,也至少会没一半。

    我心里一下子就虚了。

    嘭的一声。

    私家侦探突然出现了,摸到尹成礼的背后,给他狠狠来了一棍子。

    尹成礼一下子就昏倒了。

    我问私家侦探他怎么来了。

    他说下午,我走了之后,韩弘文怕我一个人出事,就让他也一块儿来了。

    私家侦探问我接下来怎么办。

    我说报警吧。

    像尹成礼这样弑父的人渣,当然不能让他逍遥法外了。

    报完警,我才发现我冲动了。

    除了天阴局,我好像并没有证据能证明尹成礼杀了他老爹。

    至于天阴局,并不是每个警察都像魏大肚,在斩龙局干过,信玄门这一套。

    而且,我今晚肯定算是非法入侵他人住宅,即使不判刑,也得拘留几天吧

    最后,实在没办法了,我还是只能找魏大肚。如果我真进去了,让他帮我想想办法。

    不出所料,警察来了之后,不单带走了尹成礼,还带走了我和私家侦探,把我俩也是一通审。

    最后,天快亮的时候,这个警局的刑侦队长来了,亲自给我和私家侦探开了手铐,并把我俩送到了警局门口,还对我俩说:

    “干的不错。”

    原来,警察打开了棺材,就见内壁上,密密麻麻的血字,全是“尹成礼!畜生!”。

    通过法医鉴定,棺材里躺的果然就是尹成礼他老爹。

    其他细节,我也不是很清楚。

    不过,警方现在已经确定尹成礼杀了他老爹。

    出了警局,我和私家侦探一块儿吃了个早饭。

    吃完早饭,我一看已经六点多了,就给韩弘文打电话。

    我把尹成礼的事情全部告诉了。

    警方把尹成礼他老爹的棺材都运走了,天阴局自然也就破了。

    没了天阴局,尹成礼他老爹自然也就闹不起来了。

    我问尹成礼昨晚那玩意儿去找他了没。

    尹成礼说没有。

    我点点头,跟他说,估计应该是没事了,不过保险起见,今晚,撤了雷池,再看看。如果今晚还没事,那就真没事了。

    韩弘文一听,很高兴,连连说好。

    挂了电话,我和私家侦探一起去了火车站。

    中午的时候,我们坐着高铁,回到了H市。

    我刚出火车站,就接到了韩弘文的电话。

    电话里,韩弘文都好像带了点哭音。

    “陈先生,它去找我爸了!”

    **********

    感谢17K书友ucfar5sl再次打赏。

    顺便再求一下收藏。

    一夜过去了,收藏竟然还是只有68个。

    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