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8章 方七佛

    更新时间:2018-11-05 18:30:51本章字数:2373字

    我偷偷溜出了韩弘文家。

    我给魏大肚打电话,问他四象局下面的古墓,墓主人身份确定了吗?

    他说墓里很多文物都腐烂了,专家没法确定墓主人的身份,不过确定了年代,估计北宋末年到南宋初年。

    我点点头,专家给出的年代很符合方腊起义的年代。

    方腊死后六年,北宋就亡了。

    我让魏大肚帮我去问问专家,方腊手下的征北大将军是谁。

    魏大肚挂了电话,没一会儿又打回来了。

    他说他问了文管局那个把我骂的狗血淋头的老专家,老专家说史书上并没有记载方腊封过谁当征北大将军是谁,不过如果历史上真的有封过的话,那么很可能是方七佛。

    方腊攻下H市以后,分兵两路,一路由自己率领南下婺(wu,第四声)州,另一路由方七佛率领北上攻打崇德、秀州。

    我又看了一遍宋史的方腊传。

    方腊起义的结果,宋史只有一句话。

    “四月,生擒腊及妻邵、子毫二太子、伪相方肥等五十二人于梓桐石穴中,杀贼七万。”

    宋史并没有具体交代方七佛的下场。

    按理说,像方七佛这样的重要人物,宋史总应该提上一句,但事实上并没有,这就颇为玄妙了。

    很可能方七佛跑了。

    他隐居了。

    他死了之后,还让人给自己布了个四象局。

    有一天,他的后代被他被元末的同行全给毒死了。

    他的鬼魂受到四象局的保护,也受到四象局的束缚,走不远。

    他只能看着自己的后人,一个个被毒死,却无能为力。

    他的怨气越来越重。

    直到有一天,我出现了。

    我破了四象局。

    我不知道他的存在,我以为破了四象局,应该就没有那些玩意儿了。

    他躲过了五雷符,自由了。

    他要决定杀光韩家人。

    他沉寂了一段时间,他在寻找可以杀害的目标。

    也可能是,

    他虽然躲过了五雷符,但还是受了伤,他在养伤。

    无论是哪种可能,一段时间后,他又出现了。

    这个时候,正好他元末同行的嫡系后代回来了——韩弘文带着他儿子毛毛,回老家过年。

    他的怨气很大,他不想让他们死得很舒服。

    他要折磨他们

    他要看着他们惊慌失措,一步步走向死亡,却无能为力。

    一个星期的折磨之后,他杀死了韩家最小嫡系子孙——六岁的毛毛。

    他很高兴。

    他找到了下一个目标——韩弘文。

    ……

    我呆呆地收起了手机,这一刻,我觉得我也是害死韩弘文儿子——毛毛——的凶手。

    “陈先生……”

    韩弘文来找我了

    我跟韩弘文一块儿回到了他家。

    韩爸、韩妈,还有韩弘文,他们都看着我。

    我有点犹豫,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他们,我也是杀害他们毛毛的凶手之一。

    “陈先生,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韩弘文问我。

    “过嗣,或者替身,你们选一个吧。”

    我想了想说。

    方七佛生前就是一员猛将,如今又有了近千年的道行。

    对付这样的鬼,肯定不能硬碰硬。

    方七佛要杀韩家人,无非就是韩家人把他弄的断子绝孙了,他要报复回来,他也要让韩家人断子绝孙。

    过嗣,就是找一个小孩,让他姓方,给方七佛当后代。

    有了后代,方七佛自然就不会再想杀韩家人了。

    替身,就是纸人来代替韩家人。

    把纸人一把火都烧了,就相当于韩家人都死完了。

    韩家人都死完了,方七佛的怨气自然也就散了,可以超度他去地府了。

    不过因为方七佛太厉害,施展替身法之前,韩家人必须离开方家坞,离开H市,走的越远越好。

    等超度完了,韩家人才能再回来。

    而且,

    不单韩弘文一家要离开,整个方家坞的韩氏族人都要离开。

    没了韩弘文一家——韩氏一族的嫡系,谁也不知道,方七佛下一个会杀谁。

    这两个方法,没一个简单的。

    韩弘文已经没儿子了,再生一个,时间上来不及,要过嗣,只能去领养一个。

    韩弘文还年轻,完全可以和他太太再生一个。能有自己的小孩,谁有愿意去领养呢?

    至于替身,方家坞虽然不大,但也住了四五百韩氏族人。要让这么多人一起离开,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且花销不少。

    韩爸觉得要用替身法,韩妈却怕花钱,想要用过嗣。

    最后,还是韩弘文自己做的决定——替身。

    当即,韩爸就找了方家坞的村长。

    韩爸,作为韩氏一族嫡系子孙里,辈分最大的,还管着族谱,在古代那就是族长,在村里,说话还是很有点分量的。

    就算不吃这一套的年轻人,看在韩弘文——除了他们祖先韩林儿,几百年来,韩氏一族,最有出息的子孙——的份上,也得给韩爸几分面子。

    村长很快来了。

    韩爸把事全跟村长说了。

    最后,韩爸大手一挥说,韩弘文带村里人去国外旅游,旅游的钱,大家自己出一半,剩下一半全由韩弘文付了。

    村长也姓韩,韩弘文家的事,他清楚,韩家和方家的仇怨,他也知道。

    听了韩爸的话,他自然是没意见。

    即使没有方家人寻仇,出去玩一趟,自己只要付一半的钱,为什么不愿意呢?

    韩爸和村长定了后天,村里人一起去韩国济州岛。

    选济州岛,倒不是韩家人有多喜欢韩国,而是因为济州岛近,可以做船,不用买机票,省钱,另外济州岛免签,少了很多手续。

    不过走的这么急,人又这么多,韩弘文也没办法。

    最后,韩弘文只好找了他老板,H市首富,全国有名的互联网大佬。

    大佬出马自然是没有问题的。

    晚上,村长又来了,说村里有几个人没同意走,那几个人,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韩弘文这么有钱了,就帮他们把剩下的一半也付了吧。

    韩爸和韩弘文还没说话,韩吗一听就不高兴了。

    去济州岛这一趟,韩弘文至少花了两百万。

    就这样,韩妈已经很心疼了,现在还要韩弘文出钱,韩妈自然就不乐意了,骂道:

    “他们要死,就让他们死好了!关我家屁事!”

    村长讪讪地走了。

    村长来这一趟未必没有和那些人一样的意思。

    村长走后,我又在韩弘文家布了雷池。

    他们走之前的这两个晚上,就让他们一家全都呆在雷池里。

    另外,我还让韩爸请村长帮忙,通知所有韩氏族人,每人剪一个纸人,在纸人上面写上自己的姓名、八字,并且粘一根自己的头发在纸人上。

    走之前,韩爸把村里所有人的纸人交给我。

    等到他们上了去济州岛的轮船,我拿着韩弘文、韩爸,还有方家坞其他所有韩氏族人的纸人,一大袋,去了发现四象局的地方。

    青石砖已经被挖开了,里面的东西也都被文管局带走了,只留下一个大坑。

    我在坑边,把所有纸人都烧了,然后我又念了一星期的《太上洞玄救苦抜罪妙经》,超度了方七佛的鬼魂。

    **********

    求下收藏吧,我上传这章的时候是78个收藏,还有22个,就满100.

    满一百,我加更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