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堂口

    更新时间:2018-11-05 18:30:52本章字数:2374字

    又过了一个星期,韩弘文一家从济州岛回来了。

    他和他爸都再也没有梦到那玩意儿了。

    韩弘文请我去他家吃饭,算是一顿家宴。

    家宴,吃什么,味道怎么样,都是次要的,重要的是表明关系。

    大家可以亲近亲近。

    我有点不敢去。

    我觉得我是害死韩弘文儿子的凶手之一。

    他们对我这么热情,只是因为还不知道罢了。

    最终,我还是去了。

    该面对的总得面对。

    韩家人到的挺齐,韩爸、韩妈、韩弘文,还有他太太,都在。

    吃完饭,韩弘文递给我一张银行卡,说里面有二十万,密码六个零,算是我帮他平事的报仇。

    他还说,以后我要是有麻烦,尽管找他。

    韩弘文作为H市首富手下的得力干将,还是有底气说这句话的。

    某种程度上来说,这句话比那二十万还要值钱。

    我看了看那张银行卡,没有立刻接。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把我破了四象局,不小心放出了方七佛,间接害死了韩弘文儿子的事,告诉了他们。

    原本绽放在他们一家人脸上的笑容,没有了。

    韩弘文的太太,起身,去了厨房,拿了一把菜刀,冲了出来。

    “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她嘶吼着冲向了我。

    韩弘文赶紧一把抱住她。

    韩妈从她手里夺下菜刀。

    “闹什么闹!”

    韩爸一拍桌子,回房了。

    一场宴会不欢而散。

    我走了,没拿那张银行卡。

    一个星期后,我收到了一封快递,是韩弘文寄来的。

    我拆了快递,除了一张银行卡,里面什么都没有。

    我去了自动取款机,输入密码六个零,就见卡里有五十万,比上次那二十万翻了一倍都不止。

    我拿着卡,走了出来。

    想起出租屋里那个空荡荡的信封,我明白了韩弘文的意思。

    我祛邪,他付钱,这就是一笔生意。

    谁也不欠谁的。

    先前家宴时候说的交情,不存在了。

    大家以后相见还是陌生人。

    明白了他的意思,我也就把卡收下了,我也的确缺钱。

    有了这五十万,我心里感觉一下子有了底。

    有了钱,我要做的事自然是开个堂口。

    桐柏宫,作为玄门大派,不能永远只存在于网上。

    我租了个店面,就在顾铭易咖啡馆的对面。

    老板年纪大了,不想干了,回家带孙子去了。

    这个地段的租金不算太贵,正好适合我。

    这家店面原本是个茶馆,装修的古色古香的,桌椅板凳、门窗都是木头的,仿古的,有雕花。

    这些,我都没有动。

    我开的虽然是堂口,但总得有个幌子,就像神算李,虽然是算命的,但他却管这叫民俗咨询。

    我也一样,我的堂口明面上依旧是个茶馆。

    我换了个招牌,去做了个工商登记。

    半个月后,我的堂口,或者说茶馆,就开张了。

    早上,我在门口,放了九响彩炮,挂上刻了“桐柏宫”三个字的木匾,整个开业典礼就算完成了。

    我原本以为我茶馆的第一个客人会是顾铭易。

    我打算请他喝一杯的。

    但是没想到,他没人。

    他没来咖啡馆。我问了咖啡馆的服务员,他们也不知道顾铭易去哪儿了。我给顾铭易打了电话,电话也没有人接。我看了他的小说,也已经停更两三天了。

    最后,我茶馆的第一个客人是个中年男人。

    他四五十岁的模样,皮肤很黑,穿了一身脏兮兮的迷彩服,应该是在工地上干体力活的。

    这个男人很有意思。

    他进了我的茶馆,第一件事不是问有什么茶。

    “有酒吗?”他问。

    我愣了一下,摇摇头,说:

    “这是茶馆。”

    “酒都没有,开什么茶馆!”

    男人很不高兴,走了。

    我茶馆的第一单生意也就这么黄了,真不是什么好兆头。不过,我也不在意,毕竟,我并不打算真的靠茶馆吃饭。

    没了客人,我也乐得清闲。

    泡上一壶茶,点上一炷线香,躺在摇椅上,焚香品茗,还是很有情调的。

    躺椅一摇一摇的,我舒服地闭上眼睛,开始梳理最近发生的事情。

    黄玉虎符里,有个鬼。这个鬼很可能知道那个所谓的截天之术。那个截天之术又很可能和方腊有关系。

    似乎有两拨人对这个截天之术感兴趣。

    一拨是在虎符上雕了赤火符的人,这拨人很可能已经得到了那个截天之术。

    另一拨对截天之术感兴趣的人,很可能是后来去掉包两枚虎符的人。这波人应该也知道截天之术,只是动作比前一拨人慢了一步。

    而三年前,算计我的人很有可能和前一拨——也就是雕了赤火符——的人是一伙的,不是一伙的,至少也有联系。

    可惜线索都断了。

    “秋哥,秋哥……醒醒……醒醒……”

    我感觉到有人在推我。

    我睁开眼一看,是梁子。

    “你怎么来了?”我问梁子。

    梁子嘿嘿一笑,说:“这不是秋哥你新店开业,我来光顾光顾嘛。”

    我给梁子倒了一杯茶。

    “作为你们队长的得力干将,你可是大忙人啊,能有工夫来我这小店喝茶?说吧,什么事。这么弯弯绕绕的,可不像你。”

    “还是秋哥你英明神武。”

    梁子尴尬地摸摸后脑勺,奉承了我一句。

    “下城区那边出事了。十五岁的初中生,黄世荣,在他爷爷的葬礼上,把他爸妈所在灵堂里,往里倒了一桶汽油,活活烧死了。”

    我愣了一下。

    这案子,虽然算得上是个人间惨剧,但是凶手都知道了,剩下的也就是抓人的事了。

    找我干啥?

    难道……

    “这个黄世荣着了道了?“我问。

    梁子点点头,说:“对。这个黄世荣说他不是黄世荣,是他爷爷,黄德全。”

    ——————

    在看守所,我见到了黄世荣。他被拷在了审讯室的铁椅子上。

    审讯室里,就我和黄世荣两个人,很暗,也很静。

    进门前,梁子给了我一叠黄世荣一家的资料。

    我低头翻看着资料。

    “你是谁?”黄世荣开口了。

    他说话的声音,根本不像一个十五岁,正在变声期的男孩。他的声音低沉,干涩,沙哑,就像一个快死了的六七十岁的老头。

    “送你下去的人。”我说。

    “下去?”

    黄世荣一下就愣住了,过了很久,才小心翼翼地问我:

    “先生,您说我下去了,阎王爷会怎么判我?”

    我抬起头,看着他,面无表情。

    **********

    今天周一,我去看了下新书点击榜。

    往常一直在三四十名晃荡的我,不知道为啥突然跳到了二十名左右。

    我在电脑上和手机上,找了一圈,也没有新的推荐,还是之前两周的客户端上那个免费区的推荐。

    我的好奇心一下子就起来,默默地去群里,问大佬。

    没想到被编辑大人看到了。

    编辑大人很给我面子,没在群里说,偷偷给我发了条私信。

    “这个点击数量真的不高,很正常。”

    我:“……”

    好吧,那就只能谢谢各位读者老爷。

    没有你们,我的排名也不可能往上蹿。

    最后,再求下收藏吧。

    我上传这章的时候,已经88个了,还差12个。

    说过的,破100,我加更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