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奇葩家人

    更新时间:2018-11-05 18:35:19本章字数:2614字

    云清在一旁默默地收拾干净地板,来到了厨房。掀开米缸的盖子,拿出一碗菜和一个窝头来。

    这是她在于家生活多年的经验,其实于家并没有那么穷,但因为当家主母于老太抠门无比,女人是不能多吃粮食的。尤其是她们大房,没了男人不说,她娘还一个儿子都没生出来过,在于家地位最低。几乎顿顿吃不饱,所以说,适当的开小灶还是很有必要的。

    这份儿饭菜是云清单独留出来的,用沸水过后,撒上盐,辣椒面,倒了几滴香油一拌,许多年没吃过野菜了,如今竟觉得香的很。

    正好现在养母和二丫三丫回了娘家,她可以将留出来的饭菜带到屋子里。

    每次养母回娘家,从不会带她。上辈子的云清身份败露前,她还只当是家中需要留下一个丫头干活,而她是大姐,才会被娘留下的。

    原来从这种时候时候开始,甚至更早,赵翠萍就在排挤她了。

    云清吃饱喝足后,刷干净碗筷,堂屋那里也消停了,于老太和于富贵从于老头子的死吵到了于富贵瘸腿,谁都觉得自己心里苦,最后索性都回到自己房间哭去了。

    云清几句话让他们吵成这样子,心里乐的自在,烧上热炕,一个人裹着被子躺在炕上,想着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

    也不知道她这次重生,凡事还会不会都按照上一世的轨迹重来一次。云清心里是隐隐有些期待的。

    她心底强烈的期望着再一次遇见云姝,遇见独孤翊,不将那些人欠她的讨回来,她岂不是辜负了上天让她重生的这一番美意么。

    ……

    晚间,云清做过晚饭后,在厨房不紧不慢的洗碗。顺便收拾了一下厨房,许久未曾做过这些粗活,手脚不似往日麻利,也就慢了许多。

    于家的厨房像是怎么也收拾不干净一样,陈年的油渍堆积在灶台边儿上,泛着股难闻的气味儿。

    云清许多年没呆过这种地方,觉得脏得很,便拿了个小铲子,开始彻底清理厨房了。

    过了一会儿,于老太突然进了厨房,语气不善道:“死丫头,我这都准备睡觉了,还不给我熬补汤,磨蹭什么呢?”

    云清愣了下,这才想起老太太的习惯。

    于老太曾经也不知道在哪里道听途说,山上有种野生草药喝了延年益寿,天暖的时候让家中人去采,晒干后,每晚给她煎一碗出来睡前喝。

    云清放下手中的活,立刻拿出破旧的药罐子来,做出一副虚心道歉的模样:“我,我忘了,我这就煎。”

    “忘了?”于老太闻言瞪大了眼,伸出干瘦的老手用力扯住云清的耳朵道:“你个不孝顺的东西,巴不得我少活两年是不是?这种事你也敢忘了!”

    云清没答话,她清楚于老太的脾气,她发火时说什么都不对。尤其是这个时候的自己,笨手笨脚的,也不是很会来事儿,于老太三个孙女儿里,最不喜欢自己。道歉也不行,越说她越来劲。

    耳根被扯的火辣辣的痛。就在云清怀疑自己的耳朵要被扯掉的时候,于老太总算松了手:“快煎!”

    “奶奶……”云清突然叫住她道:“我见你白天穿的衣裳又破了个洞,借着煎药的功夫,我给您补补吧。”

    于老太闻言愣了下,随后心里也软了几分:“大晚上补什么,怪麻烦的,明天再说吧。”

    于老太出去后,云清将手伸到了耳朵后面,感觉黏黏的,伸手一看,居然出血了。虽说这冬天气候干冷,耳根被扯坏也不是做不到,不过还是足以看出于老太下了多重的手。

    不过这还算轻的呢……云清将那些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的药材放到了药罐子里慢慢的煎着,莫名想起前世这个老太太带给自己的一切。

    她身份揭穿前,因为母亲赵翠萍的偏心,刻意欺辱,导致性格木讷怯懦,在于家地位很低。不过这时候于老太还是拿她当亲孙女儿看的,偶尔动辄打骂几下也就算了。后来她身份被揭穿了,云家人起初不要她,那一段时日,她在于家生活的才叫举步维艰。

    于老太知道她不是于家亲孙女儿后,权当是个给家里干活的下人,准确的说,连下人都不不如。干活稍微慢了一点儿,于老太便拿鞭子抽打她。最严重的一次,险些将她活活抽死。

    想到这些,云清眼底闪过一抹寒意,在心底默默算计着,这一世该怎么回报她这个好奶奶。

    想的太过入神,被药罐沸腾后溅出来的热汤烫了手,云清吃痛的回过神来,将药汤倒进了碗里,凉下来后给于老太端了进去。

    于老太明显等的有些不耐烦了,又骂骂咧咧的数落了云清一顿次算完事儿。

    ……

    翌日,赵翠萍和二丫三丫从娘家回来了。

    云清吃过早饭,正在院中劈柴。一身粗布麻衣的她冻的浑身直打哆嗦。见到赵翠萍回来了,云清漆黑的眼底闪过一抹恨意。

    她上辈子一切的悲剧都是因为她!就是因为这个女人。

    如果不是因为赵翠萍,她又怎么可能在这种地方长大。

    她本是尚书府的亲生女儿,本该是被娇生惯养长大,本也应该像云姝那般,精通琴棋书画,知书达理。

    其实独孤翊喜欢上云姝也是有原因的,她一个乡下长大的乡巴佬,空有一番真心,拿什么和云姝比呢?

    而造成这一切的,都是因为这个女人。最让云清恨她的,却是因为她生出了云姝!单凭这一点,这辈子她绝对不会让这个女人好过!!

    赵翠萍娘家颇为有钱,这次回来,母女三人都换上了厚实的新衣裳,还给家中人一人带了匹料子回来,除了云清,其他人都有。

    赵翠萍将料子递给云清道:“赶在年前将家里其他人衣裳做出来。”

    云清接过料子摸了摸,都是细棉的,穿在身上一定很暖和。而她,却连件不打补丁的衣裳都没有。

    “娘,我怎么没有?”

    云清此言一出,一旁的于三丫像是听见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你?你有的穿就不错了,这么好的料子你也配穿?”

    赵翠萍不待见大女儿,是全家都知道的事,加之年幼的云清老实敦厚,不大会来事儿,于三丫时常欺负她。现在还算是轻的,日后得知她不是于家亲生女儿时,于三丫直接将她当奴才一般,动辄打骂。

    赵翠萍不耐烦的看了她一眼,敷衍道:“料子有限,你是姐姐,让着弟弟妹妹点。我估摸着,能剩下些边角料,到时候你看着给自己做点什么吧。

    云清默然,其实她上辈子就是这么问的,得到的回答一模一样,看样子,这一世和上辈子所发生的事情,应该不会有什么区别了。

    云清目光落到了于二丫的身上,这个前世唯一真心待自己,却被自己牵连致死的人。好在她有了补偿你的机会,禁不住又红了眼眶,却是因为激动的。

    于二丫见状,以为云清心中委屈。待养母和三丫回房后,小丫头来到她身边,低声道:“大姐你放心,回头我帮你一起做衣裳。”

    “谢谢二妹了。”

    云清抱着料子回到屋里后,又来到院中劈柴,二丫主动过来帮她。见云清身上单薄还打了补丁的粗布衣裳,骨瘦如柴的身子冻的发抖,将身上的花袄脱下来递给她道:“大姐你先穿上吧。我回屋在拿件衣裳来。”

    家中其他人过冬衣裳都有一两身,唯独云清,所有衣物加起来才两身,一年四季轮换着穿,只要冬天冻不死夏天热不死就行。

    云清说了声谢谢,于二丫刚准备给她穿上,一旁突然传来于三丫阴阳怪气的声音:“哎呦喂,那么好的新衣裳给她穿也不嫌可惜了,二姐还真是够大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