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吃里扒外

    更新时间:2018-11-05 18:35:20本章字数:3236字

    二丫蹙眉道:“你有完没完,大姐又没招你惹你,别总是欺负大姐行不行!”

    “你瞧她那蠢样子,我看了就来气,娘都不愿意给她做衣裳。冻死她算了,二姐你管她做什么?”于三丫说着,从怀中掏了个蜜饯塞进了嘴里。这次回娘家,她可捞着不少零食。

    云清也不恼,见状低声问二丫道:“二妹,那些吃的你有没有?”

    二丫摇了摇头,原本她和三丫都有的,不过三丫对娘说,她会私下里给大姐分,赵翠萍便将她的那份一起给了于三丫。

    这些话于二丫没同云清说,不过云清心中有数,心下有些惭愧,原来自己在这种时候就开始连累二丫了……

    “二妹你放心,姐姐以后给你买更好的。”

    于二丫只当云清在哄她开心,却还是配合着笑了笑。

    于三丫见云清不理她,有种一拳打到棉花上的感觉,准备回房间,走前还不忘耍威风道:“你快些劈柴,劈完了好去做衣裳,我的那身你记得做的好看点,我还要穿着去见小武哥呢!”

    于二丫闻言怒道:“三妹,你不要太过分了!”

    云清愣了下,这才想起来,自己当年在于家村,貌似有个指腹为婚的亲事,对方叫张小武,张小武父亲在县城做帐房,家中挺宽裕的。村子里不少姑娘家都惦记着,后来张小武被于三丫勾搭走了。而且还是光明正大,丝毫没将她这个未婚妻放在眼里

    这也就罢了,张小武还和于三丫联合起来诬陷她和村中老光棍有一腿,若非当年她拼死反抗,差一点就被嫁给那个老光棍了,不过还是因此被打了个半死,在村子里名声烂的一塌涂地。

    思及此,云清眼底闪过一抹稍纵即逝的寒意。

    云清劈柴间,阿寿和阿福从外面野够了,脏兮兮的跑了回来,对云清命令道:“大姐,劈完柴记得帮我们把衣服洗了。”

    于二丫道:“臭小子,不会自己洗啊?天天弄的脏兮兮的,大姐才不给你们洗呢!”

    “赔钱货闭嘴!她敢不洗,不洗小心我们去找奶奶告状!”

    这两个臭小子很不是东西,小小年纪便瞧不起女人家。对此,云清上辈子早就领教过了。云清现在一时半会儿还无法改变在家里的地位,也没将这些小事放在心上。看着眼前这两个混球,突然状似闲聊的问道:“二妹,三妹身上还有多少好吃的啊?”

    二丫被问的愣了下,道:“这……我也不知道啊。”

    赵翠萍平日里最偏心于三丫,有时候有好吃的,都是偷偷摸摸给三丫的,不让她们姐俩儿看见的,所以于三丫身上究竟有多少私货,二丫也不清楚。不过云清的目的也不在此。

    阿寿和阿福闻言瞪起了眼,来到云清身前道:“大姐你刚说什么?三姐偷偷藏了好吃的了对不对?”

    云清愣了下,摇了摇头道:“我,我什么都不知道。”说罢,垂下头去继续劈柴了。这副样子怎么看都像是说错话之后心虚的表现。

    阿寿和阿福人小鬼大,见状立刻跑到了屋子里找于三丫要吃的。于三丫哪里舍得给他们,阿寿和阿福缠着三丫,还非要搜身不可。

    于三丫虽然泼辣,还不不敢下手打两个臭小子,耐着性子道:“姐姐身上真的没有好吃的,你们怎么就不信呢!”

    “那三姐敢不敢让我们搜搜看?”

    于三丫一兜子零食,怎么可能让这两个臭小子搜,最后于三丫不耐烦了,索性一人给了一巴掌,凶道:“两个馋鬼,我说了我没有吃的,听不懂人话是不是?”

    打完她就后悔了,于老太最宝贵这两个大孙子,平日里在于家谁敢惹这两个小霸王啊!

    她话音刚落,阿寿和阿福咧嘴就哭,哭的那叫一个撕心裂肺,引来了于老太。

    “哎呦大孙子这是怎么了,谁欺负你们了?”

    “三姐,她藏了好吃的,不给我们,还打我们!”

    于老太闻言面色铁青,“三丫头,你偷藏吃的了是不是?”

    于三丫脸色有些不好看,慌乱的摇了摇头,于老太才不管她这个,伸手就搜,最后在于三丫怀里摸出一大把干果蜜饯。不禁大怒:“这是什么?!”

    “这,这是姥姥给的!是我自己的东西!”

    于三丫硬着头皮说完,便被于老太揪住耳朵怒吼道:“你个死丫头,家规忘了是不是?带进于家的就是家里的东西!你还敢给我开小灶了你!”

    赵翠萍连忙来护着:“哎呀娘,不过是些零食罢了,咱家又不是什么大户人家,哪那么多规矩啊!”

    赵翠萍刚说完,于老太反手就是一巴掌:“你个生不出儿子的糙货!在大户人家当过几年丫头你就很高贵很了不起了是么?死了男人没人管得了你了是吧?可把你厉害坏了!”

    “娘!你讲讲道理行不行,我什么时候觉得自己很高贵了?”

    “你再敢顶嘴一句,信不信我把你赶出于家!”

    赵翠萍不说话了,虽说于家这破地方她早就待够了,可是她一个寡妇,要是还被扫地出门,传出去可没脸见人了。

    于老太太见她消停了,将于三丫打了一顿,于二丫本来想劝架,却被云清拦了下来。

    “娘都劝不住,你去了万一惹奶奶生气,奶奶下手更狠了怎么办。”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奶奶的脾气你还不清楚么?”

    劝下于二丫后,云清一面劈柴,一边颇为愉悦的听着于三丫的鬼哭狼嚎。

    于老太将蜜饯干果拿走后,分给了阿寿阿才。于三丫气的不轻,午饭也没吃。

    云清三两下吃完午饭后,来到房内做衣裳,炕上的于三丫愤怒的瞪着她:“我问你,我身上有零食的事,你和二妹谁说的?”

    “我们谁都没说。”

    “你少骗人了,你们两个没说,阿寿和阿福是怎么知道的?”

    “你去问他们两个就是了。”

    凭于三丫的脾气,从阿寿阿福身上吃了亏,是绝对不会在和两个个臭小子说一句话的,闻言转移了话题:“这衣裳料子是不是能剩下一些啊?”

    “可能吧。”

    “那正好,你回头给我做个围脖出来。我啊,去送给小武哥。”

    “我准备做点什么给奶奶的,你给张小武干什么?”

    于三丫道:“奶奶又不缺这些,小武哥可是你未婚夫啊!”

    云清想了想道:“也是,回头我做好,自己送给小武哥就是了。”

    于三丫闻言有些急了:“凭什么是你送啊?!”

    “三妹不是也知道,他是我未婚夫么,要么我做出来给奶奶,要么我送给小武哥,三妹你啊,就别操心了。”

    于三丫被堵得说不出话来,下炕重重掐了云清两把才算完。

    云清一直忍着未出声,见她消停了,开始做衣裳,没过一会儿,院子里传来于老太的声音:“几个死丫头不出去拾柴,在家里做什么呢?”

    二丫道:“我洗完衣服就去了。”

    云清闻言,突然在自己身上掐了两把,硬生生逼红了眼眶。

    于老太太冲进了屋子里,问云清和三丫道:“你们呢?你们两个在做什么?”

    “我在给奶奶做衣裳。”云清道:“天越来越冷了,奶奶怕冷,我本来想先将您的衣裳做出来,我不是故意不去拾柴的。”

    这话老太太听了心里多少舒服了些,见她眼眶红着,问道:“你哭什么?”

    云清小心翼翼的瞟了于三丫一眼,摇了摇头。于老太太见状,一掐腰道:“三丫头,你又欺负你大姐了是不是?”

    于三丫不服气道:“谁欺负她了?!”

    云清道:“三妹没欺负我,就是,就是……”

    “就是什么?大丫头有话你就直说!”

    “三妹也是为我好,这些衣裳多余的的边角料,我准备给奶奶做点什么,三妹却让我做了送给小武哥,我没听,她就说了我两句而已。”

    “说了你两句?说你两句能把你说哭喽?”

    于老太明显不信,将目光落到了趴在炕上的于三丫身上,怒道:“好你个吃里扒外的东西!天天惦记着人家的未婚夫不说,这大白天的,不去拾柴,闲着做什么呢?!”

    于三丫吓的一哆嗦:“我,我之前被奶奶打过,身上有些不大舒服。”

    于三丫话未说完,便被老太太从炕上拎了下来,毫不客气的给了她一耳光:“不舒服还有本事欺负你大姐?瞅把你给矫情的,一天天的仗着你娘疼你,真拿自己当个千金小姐了不成?没打死你就去给我捡柴火!大丫二丫留在家里干活,你给我出去捡柴!”

    于三丫心有不甘,却也不敢出言顶撞奶奶,只好自己一个人背着背篓出去了。

    没一会儿,二丫洗完衣裳,进屋和云清一起做衣裳,二人这时候都刚学会做衣裳没多久,二丫这里做起来还有些吃力,见一旁的云清手法娴熟,不禁羡慕道:“大姐学的可真快。”

    云清笑了,她在将军府守活寡的时候,闲来无事便做这些,自然熟的很。对二丫只道:“不学快点这么多衣裳怎么做得完呢。”

    “再快年前也做不完啊,娘实在是有些为难人了。不过大姐你放心,等你嫁给小武哥以后,就不用过这种苦日子了。”

    云清笑了笑,她本来也没指望全做完,翠萍和二婶会和她一起做的,于老太此时还当她是亲生孙女儿呢,还不至于让她一个人做完这些。她只要将于老太,和二丫,阿寿阿福的做出来就算完了。并非她对这些人有多好,主要是她想要取得于老太的欢心。

    到时候借着老太太的手,收拾赵翠萍和于三丫这些人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