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算计不成

    更新时间:2018-11-05 18:35:20本章字数:2364字

    于家村口山脚下,于三丫一个人骂骂咧咧的拾着柴,恰好撞见也在拾柴的张小武和妹妹张小文,还有村子里其他几个孩子。

    张小武见到于三丫,立刻凑了过去,虎头虎脑的笑道:“三丫,今天怎么就你一个人出来拾柴啊?你大姐二姐呢?”

    于三丫一见到张小武,心中便觉得委屈,语气也柔弱了几分:“别提她们了,小武哥你是不知道,我快要被人欺负死了!”

    “谁欺负你?”

    “还不是你那好未婚妻!这次我和娘回姥姥家,带了些瓜果蜜饯,还有许多匹细棉的料子回来,然后……”于三丫说的时候,为了炫耀一番,刻意强调了这两点,听的一旁的张小文直翻白眼。

    于三丫将在家中发生的事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却只说了自己受气的地方,将自己欺负云清,而且云清没有衣裳料子的事给省略了。

    张小武听后不解道:“照你这么说,你是被于大丫给算计了?不大可能吧。”

    于大丫在村子里可是出了名的老实敦厚,说难听点,就是没脑子。谁都可能耍心眼,于大丫……呵。

    其实于三丫也只认为这些事是巧合,可她就是想看张小武不待见于大丫,见状撒娇道:“她就是欺负我,她就是欺负我嘛。你是不是心里还惦记着她是你未婚妻,所以偏心她?”

    一旁的张小文听着于三丫撒娇的声音,立刻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虽说张小文不喜欢于大丫,不过也看不惯于三丫这种勾搭亲姐姐未婚夫的行为,真是不要脸!

    “好好好。”张小武就吃于三丫这一套,立刻道:“她才不是我未婚妻呢,这贱人敢算计你?你看我回头怎么收拾她!”

    一旁的张小文闻言,叹了口气道:“哥你别那么冲动嘛,弄不好人家还说咱们欺负她,她不是敢算计三丫么,咱们就算计回来!”

    张小文年纪不大,心眼多的很,这于三丫看不惯她大姐可以自己去收拾啊,毕竟又不是收拾多厉害的人物。

    于大丫,给她两巴掌她都不敢还手!

    不过她哥平日里对于三丫说话可谓是言听计从,一定会答应的。

    她们兄妹若是插手,传出去说她哥哥欺负未婚妻,哼,她可没那么容易答应!

    于三丫闻言道:“那你说怎么办,小文你可要帮我啊。”

    “好说好说。不过你也知道,我可从不白帮人的,三丫,你说你娘带回来的衣裳料子是细棉的,分我点行不行?”

    “你开什么玩笑?”

    张小文颇有些夸张的说道:“反正你姥姥家那么有钱,带了那么多料子回来呢,这你都舍不得啊,还是不是好姐妹了?!大不了,你将你大姐那匹料子送给我们就是了呗,反正她有的穿就行。”

    衣裳料子根本没有于三丫吹牛的那么多,如果云清也有,于三丫说不定就答应了。可惜家里的料子是除了云清之外正好的,可是偏偏家中除了云清,她哪个都得罪不起。于三丫套近乎道:“咱们两个这关系,还用这样了么,你就当帮我个忙!”

    张小文道:“三丫,你不是一向最大方了么,你姥姥家还那么有钱,一匹料子你还舍不得么,你该不会是吹牛的吧。”

    “谁,谁吹牛了!”于三丫心虚的看了张小武一眼,她拼命维持在张小武面前的好形象,自然是不能出现撒谎吹牛这种事了,为了自己的面子,于三丫硬着头皮道:“不就是一匹料子么,多大点事,回头就给你!你说吧,怎么做?”

    张小文见她死要面子活受罪,心中冷笑,面上却依旧极其夸张道:“三丫你真是太大方了。”

    一旁的张小武看不懂两个女孩子之间的面和心不和,真以为于三丫这么大方,心里更加坚定甩了于大丫,将来娶三丫的念头。

    于三丫的心都在滴血,现在收拾不收拾于大丫已经无所谓了,她自己夸下海口,头疼的是该怎么拿出一匹料子来给他们。

    不过张小武在一旁看着呢,于三丫还是死鸭子嘴硬道:“一匹料子而已,小文,现在你可以告诉我,怎么收拾于大丫了么?!”

    张小文道:“三丫,你知道咱们村口有个死过流浪汉的破庙吧。”

    “就是大人说闹鬼的那个?”

    “就是那儿,咱们只要想办法将你大姐带到那里去,把她关在里面,肯定能吓她个半死!看她以后还敢不敢和你过不去了!”

    “这,天儿这么冷,万一出了什么事儿可怎么办?”

    “出了事儿咱们就说不知道,就当是鬼做的呗,别想太多了,咱们就是给她个教训,回头放她出来就是了。”

    ……

    正在家中做衣裳的云清还不知道自己被算计了。许多年不曾和二丫这样在一起做什么事了,她格外珍惜和二丫相处的时光。

    做衣服是个考验耐心的活儿,不知不觉间,一下午便过去了。

    到了晚上,云清去厨房里生火做饭,外出拾柴的于三丫才不紧不慢的回来。整整一下午时间,她才拾了半背篓的柴回来,又被于老太说了一顿。

    于三丫看着在厨房有说有笑的云清和二丫,不禁怒从心起,平日里都是她和二丫做最轻快的活,于大丫受苦受累的。

    原本对于收拾云清一事,于三丫还心存顾虑。毕竟那个破庙邪乎的很,可不是闹着玩儿的。现在看来,真要狠狠收拾收拾这蠢货不行了!

    不过在这之前,她还要想办法弄出一匹料子来给张小文。既然话都放出去了,总不能让小武哥觉得她说话不算数。

    光明正大的拿是绝对不可能,只好偷偷拿走了。

    是夜。

    于家为了省灯油钱,早早便熄了灯睡下了,云清因为早年在将军府独守空床惯了,心中事儿多,已经习惯了晚睡,而且睡眠浅的可怕。

    到了半夜,于三丫一有动作,云清几乎是很快便醒了。

    云清狐疑的睁开眼,就见黑暗中,于三丫蹑手蹑脚地下了炕,打开她放在桌子上的包袱,从中拿出了一匹料子来。又鬼鬼祟祟的回过头,云清立刻闭上眼装睡。

    于三丫见其他人睡的正熟,稍稍安了心,披上衣服,抱着料子走了出去。

    云清立刻起身跟上,夜晚寒风呼啸,走在外面简直冻死个人。也不知道于三丫大半夜这是要做什么。

    就见于三丫悄悄出了院子,走了许久,到了村口山脚下,他们经常去拾柴的地方。

    那里有一堆干稻草垛,于三丫鬼鬼祟祟的四下看了一圈儿,确定没人后,将布料藏了进去。

    云清不知道她又在搞什么鬼,见她藏好了,立刻转身,先她一步快速回到家中,躺回了炕上。

    没多久,于三丫回来了,悄声上了炕。

    过了许久,耳畔传来于三丫均匀的呼吸声,云清这才起身,再一次走了出去。来到村口将那匹布料悄无声息带了回来。云清原本是准备放回原处的,想了想,小心翼翼的压在了于三丫褥子底下。

    她倒要看看于三丫搞什么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