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神秘公子(上)

    更新时间:2018-11-05 18:35:20本章字数:2091字

     云清虽说和张小武有个未婚夫妻的名义在,可是平日里和张小武小文的关系一般,比之于三丫差远了。

    简单打过招呼后,便开始自顾自的拾柴了。

    云清不至于单纯到一点防备心理也没有,她原本心想,这么几个半大的孩子,就算算计她什么,顶多也就是说几句话挖苦她一下,毕竟上辈子他们做过的最过分的事,也就是如此了,这些事她早就无所谓了。多拾些柴回去才是要紧事。

    谁知于三丫暗中对张家兄妹两个用了个眼色,张小武拿起刚拾的一根极粗的柴禾,趁着云清不注意,对着云清的后脑重重的砸了下去。

    云清只觉得脑后一痛,紧接着眼前一黑。

    见云清晕倒了,于三丫三人大眼瞪小眼,都有些手足无措了起来:“她,她没死吧?”

    张小武道;“死不了,以前我爹他们砸野兔的时候都是这么做的,说砸不死人,没多久就醒了!快和我把她抬到破庙去吧。好好吓吓这个死丫头,回头再放她出来,看她还敢不敢欺负三丫了!”

    于三丫道:“小武哥,你对我可真好。”

    一旁的张小文看不下去这二人磨磨唧唧,忍着一身鸡皮疙瘩,催促着将云清拖到了不远处的破面里。

    因为村子里传说这座庙闹过鬼,三人进去的时候,便感觉到了有些害怕,将云清放下后,于三丫担心真将她冻出个好歹来,她还要负责任,拾起庙中的破烂稻草,胡乱的往云清身上盖。

    盖到一半儿,张小武吸了吸鼻子,狐疑道:“小文,三丫,你们闻没闻到什么怪味儿?”

    “什么味儿啊?”

    张小武道:“我怎么闻着,有股血腥味儿。”

    张小文和于三丫闻言,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我们怎么没闻到?小武哥!你别胡说八道了,故意吓我们是不是?”

    于三丫话音刚落,突然感觉抓稻草的手一阵粘腻,于三丫低头一看,不禁尖叫出声来。

    就见手中那把稻草上,居然带着鲜红的血迹。

    三个孩子见了,想起闹鬼的传言,立刻吓的屁滚尿流,落荒而逃了。

    ……

    三个人一路逃回了山脚下,脸色都有些不好。

    张小文重重喘了两口气,稍微平息了一点儿后,依旧没有忘记问于三丫道:“三丫,我们可是帮了你的忙,收拾了你大姐了,先前说好的布料呢。”

    于三丫还有些惊魂未定,闻言,指了指干稻草堆道:“我昨晚放在里面了,你们去拿吧。”

    张小文大喜,她从小到大,还从没穿过细棉的衣裳呢,这次可真是赚大发了。

    张小文翻开稻草垛,找了半天也没见布料,当即脸色有些不好:“于三丫,布料你放哪里去了?”

    “就在那里啊,你自己不会找啊?”

    张小文又找了找,还是没见到,语气不善道:“你骗谁啊,自己过来找!

    于三丫不耐烦的去翻了翻,越翻越觉得不对劲儿了起来,“不对啊,我昨晚就放在这里的,怎么会没了呢?”

    一旁的张小文双手环胸,冷嗤道:“这衣料还能自己长翅膀飞走了不成?我说于三丫,你不舍得给就直说嘛,搞这套有的没的有意思么,说的和真的一样。”

    张小武也有些失望,对于三丫道:“三丫啊,你要是真舍不得,我们也就不要了,你何必骗我们呢,亏得昨天回去后,小文还高兴了半天呢。”

    于三丫有些急了:“我真的带了啊!昨晚我就放在这里的。”

    “你带了?那你倒是说说东西在哪?就一晚上的时间,这么冷的天,谁会过来翻稻草垛拿走了啊?”

    “我……我怎么知道啊?!”

    要说原本送布料就够于三丫心疼的了,现在丢了不说,还被小武哥误会她撒谎。于三丫心中说不清什么滋味儿,难受的很,憋的脸都红了,

    恰好此时于二丫和村子里其他孩子也陆续到了,见三人有些不对劲儿,上前道:“你们这是怎么了?大姐呢?”

    张小文翻了个白眼:“没什么,就是有些人说谎还死不承认而已,哥咱们走,离这个骗子远点!”

    “我不是骗子!”莫名受冤的于三丫眼眶都红了。二丫知道她脾气不好,也没问怎么回事,只道:“大姐去哪了?”

    “她说去别的地方拾柴了。”

    “她说去哪了吗?”

    “我怎么知道啊!!”

    于三丫不耐烦的吼出了声,二丫被她吓了一跳,“干嘛啊你!”

    ……

    张小武这一柴禾敲的很重,云清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感觉全身都快冻僵了。脑袋后面被打的地方隐隐作痛,云清伸手一摸,好像鼓起了一个小包。

    寺庙四处透风,寒风呼啸着吹了进来,地上的干草被吹的四处乱飞。

    云清刚睁开眼,映入眼帘的便是寺庙内掉了漆的佛像,她恍惚间想起年幼的时候,听说过村外有一处闹鬼的荒庙,上辈子她怕的很,和村子里其他人一样,路过这间破庙时,都要里的远远的绕道走。

    如今想想,却只觉得可怜,寺庙本该是圣地,却沦落至此。

    于三丫他们将她打晕了带到这里来,估计是想吓吓她。虽说云清并不怕,不过足以看出那些小孩子心思有多坏,回头云清有时间非全收拾了不可!

    云清从地上起身,准备先去佛像后面避避风,稍微缓和一些在往回走,要不非冻死不可。

    云清离佛像越近,隐约闻到一股血腥味儿,越来越重。云清低头一看,地上还有些已经干了的血迹。

    别说,这破庙还真挺诡异的……

    云清刚绕到佛像后面,就在杂草堆里看见了一个浑身血迹的少年。

    少年看着十四五岁的样子,一身华贵的水色云纹锦衣,内衬名贵的紫貂,外面还披着件银白色的狐裘,却被鲜血染红了。面上布满血污,唯一干净的几处露出的皮肤白皙干净,却依旧令人看不清原本的模样。

    云清不禁暗自吃惊,就这身打扮,前世哪怕是在将军府,都算是极其奢侈的了。

    别的不说,就那名贵的紫貂皮,换作独孤翊,都是穿在外面的,谁这么奢侈,只为了保暖用缝在衣裳里面。

    这少年是谁?怎么会出现在这么个破村子的破庙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