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神秘公子(下)

    更新时间:2018-11-05 18:35:20本章字数:2226字

    云清上前试了试少年的鼻息,虽然微弱了些,至少还活着。

    云清一时不知该如何是好,虽然不知道这人是谁,为什么会身受重伤出现在此处。但是云清可以肯定,这人绝对不是普通人,保不齐是被仇家追杀之类的,若是救了,说不定会给自己惹麻烦。

    可要说见死不救,云清看了看这少年,看起来和元熙年纪差不多大。她不由自主想起自己的儿子,也不知道自己死后,元熙会不会被云姝害死,一想到这些,再看看这身受重伤的少年,云清到底还是心软了。

    云清检查了一下少年的伤口,应该是被刀剑一类的兵器刺伤的,伤口隐隐发黑,应该是中了毒了。

    就这种情况,村子里的土郎中是绝对救不了的,怕还要去县上着大夫。实在是够麻烦的!

    云清看了一眼少年,叹道:“这次算你运气好,遇到了我。”

    云清想着,解下了少年身上的狐裘,将自己裹严实,准备去村中唯一有牛车的村长家借车。途经村口的时候,于三丫等人已经回家吃午饭了,至于回头怎么和家里解释,就看于三丫自己的了。

    云清来到村长家,先将狐裘解下放在了外面。才走了进去,说明想要借牛车一用。现在是冬天,村长家的牛车也派不上什么用场,村长人好,很轻易的便借给了云清。并且答应了云清,不会将她借牛车的事说出去。

    云清谢过后,驾着牛车来到了寺庙前,废了九牛二虎的力气,将少年拖到了牛车上,驾着牛车赶往县城。

    于家村离县城还算是比较近的,半个时辰便到了,可惜云清身上身无分文。

    云清原本是准备将少年这身狐裘卖了换钱,从他身上翻了翻,却翻出一块做工质地上乘的玉佩来,云清怎么说也在京中那许多年,还算是个半识货的,这玉佩,她不敢具体估价,但敢说养活于家一家老小一辈子,估计都绰绰有余了!

    虽说没经过人家允许就把人家东西当了不大好,不过她也是为了救这少年的性命,应该没什么大碍。

    这样想着,云清找到县上最大的一家当铺,老板看见玉佩时,眼睛都亮了,见云清年纪小,穿的也破破烂烂,一看就是个乡下村姑。准备坑她道:“这玉佩倒是好货,五十两银子,姑娘觉得如何?”

    云清也没废话,调头就要走,老板见状,立刻追了过来:“别急着走啊,价格好商量嘛。”

    云清笑道:“您也不必见我年纪小就以为我不识货,这玉佩是我一个朋友的,具体价格我心中有数。如果不是因为遇到点小麻烦,我们也是舍不得卖的,这样吧,我说个价,您看行就行,不行的话我再找下家。”

    “姑娘说说看。”

    云清想了想,说了个保守的数字:“三百两!”

    绝对不是她狮子大开口,这玉,她就是前世在将军府,都没见过几块比这个成色更好的,怪只怪云清对这些东西价格了解不深,她以为三百两银子就不少了。不管怎么说,先将这少年信命救下要紧。

    老板闻言,假意思考了一会儿,还是同意了。云清见状,心中有些后悔,她知道,老板这回怕是赚狠了。

    云清拿了银票,带着少年找医馆的路上,中途,少年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云清听见后面有些动静,转过头,见少年目光模糊的看着自己,立刻道:“你醒了?你在坚持一会儿,我带你去看大夫。对了,我先和你说清楚,免得你病好了找我算账,你看大夫的钱是我用你的玉佩换来的,换了三百两。”

    少年闻言,半睁着的双眸猛地睁大,云清这才注意到,少年双眸狭长,而且还有点桃花眼的味道,瞳孔比她见过任何一个人的都要黑,此刻冷冰冰的瞪着她,竟令她出现了几分压迫感。

    云清毫无诚意的解释道:“你也莫要怪我,我身无分文,也是为了救你。你放心,这些银子我不会贪你的。”

    少年张开嘴试图说什么,还未来得及发出声音,一口污血顺着他的嘴角缓缓流出。

    这是哪来的丑丫头!那玉,那玉可是他娘留下来的遗物,送给他将来娘子的,天下仅此一块,居然被她三百两银子给当了!!

    少年不知道是因为伤势过重,还是气的,咳了两口污血出来,便再一次晕了过去。

    ……

    云清一整日都未回家,于家人早就炸开了锅。

    最着急的莫过于于二丫了:“大姐说是去拾柴,这会去哪啊?会不会走丢了?遇见坏人什么的?”

    赵翠萍丝毫不见着急道:“村子里总共就那么大点地方,她又不是不认路,怎么可能走丢?我看这赔钱货分明就是借机偷懒不想干活!”

    对她来说,云清丢了最好,她可懒得给别人家养女儿,将来说不定还要倒贴份儿嫁妆什么的。

    赵翠萍对于自己当年掉包一事,非但没有丝毫愧疚,反而拿于大丫当成个累赘。

    记得当年她在云府做丫鬟的时候,可没少受主子的气,看见那个女人的女儿,她也觉得不顺眼极了。

    于二丫一脸不信道:“大姐才不是那样的人!”

    于老太也道:“大丫头没有这么多心眼,再说了,这天在外面不回来,她要冻死啊?不过话说回来,大丫一不不回来,家里的活,你们这几块料又干不利索!”

    一旁的二房媳妇儿听了不服气了:“娘你这说的什么话,今天午饭不是我做的?怎么还比不过那么个丫头么?”

    “你还有脸说!”于老天一听见午饭的事就窝火:“你炒菜放了多少油?这也就算了,你还给我炒糊了!!要不是看在你能生儿子的份儿上,我非让富贵休了你这好吃懒做的婆娘不可!”

    平日里因为家中活大多云清做,于家人都习惯了,也就没觉得有什么。今日一换人,于家人才发现原来于大丫干活干的那么好。

    一旁的于三丫见家里吵成这样,不免有些心虚,她算了算时间,这种时候于大丫总该醒了回来了啊,怎么还不回来?该不会真冻出个好歹来吧?

    思及此,于三丫道:“与其说这些废话,咱们还是出去找找大姐吧。”

    虽然于三丫不喜欢于大丫,她还是不敢真将人冻死的。

    于家人不情不愿的分头行动了,于三丫摆脱家人视线,来到了村口那处破庙,壮着胆子进去后,却不见云清的身影了,只有地上的一滩血迹,触目惊心。于三丫想起鬼怪的传说,腿脚不禁一阵发软,连滚带爬的快速逃离了寺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