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反咬一口

    更新时间:2018-11-05 18:35:20本章字数:2647字

    少年伤得很严重,云清将他带到县城最大的医馆,诊治了整整几个时辰了,好歹命保住了,不过体内的毒素还未清干净,少年依旧昏迷不醒。

    少年面上的血污被清理干净后,露出了原本俊朗的面庞。

    云清看的不禁愣了下,别说,前世今生她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好看的男孩子。

    少年面相白净,眉骨轻微的凸起,剑眉入鬓,双目狭长,右眼角下方,还有一颗淡淡的泪痣,高挺的鼻梁下,一副薄唇比旁人少了几分血色。整张脸仿佛精雕细琢出来的一般,好看的令人唏嘘。

    可惜云清不太喜欢这张脸,无论是眉骨,长眸,薄唇,还是那颗泪痣,都是副说不出的薄情面相。

    一旁郎中不禁感叹:“这公子是您朋友啊,真是难得好看的人物呢,就像是画里走出来的是的。”

    云清讪讪一笑,心说这郎中真逗,她如今这副穷酸样子,怎么看也不像是这穿着华贵的少年朋友啊。丫鬟还差不多。

    云清道:“他怎么样了?”

    郎中道:“这位公子身体里的毒性未完全清除,过两日才会醒,不过还是要抓些药材好好调养,要不日后怕是会落下病根啊。

    云清闻言有些犯愁了起来,她总不能在这里陪上他两三日。可是云清又不知道这人是谁,总不能将昏迷不醒的他放在这里不管了。

    毕竟救人救到底,若是这少年出了什么岔子,她这一番岂不是白折腾了么。

    云清琢磨了一下,还是决定先将他带回于家再说。

    今日天色已晚,要回也要等到明天了。

    云清抓完药材后,带着少年找了家客栈,要了两间房,顺便叫小二帮忙将药煎了,顺便送了些饭菜。热水上来。

    折腾了一整日,云清洗了个热水澡,吃饱喝足后,去替那少年喂了药,好在那少年最基本的吞咽还是能够做到的。

    喂完药后,云清回到房里,躺到了松软的床上,别提多舒服了。

    回到于家这几日,云清才发现,自己曾经在将军府坐冷板凳的日子其实还是挺舒服的,衣来伸手饭来张口。

    也不知道自己上辈子是有什么想不开的,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天天为了那对渣男贱女黯然神伤。

    云清胡思乱想间,心说自己一天没回去,也不知道于家人怎么想,还有于三丫那匹布料,她发现了没有。

    答案自然是没有了,于三丫从破庙回家后被吓得不轻,心神不宁的连晚饭也没吃,回家干完活后,往炕上一趟,裹着被子将自己蒙在了里面。

    于家人为了留点热乎气儿,冬天是不叠被子的,于三丫也就没发现云清藏在她褥子底下的那匹布料。

    于三丫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却怎么也睡不着。她害没了于大丫,弄丢了一匹布料不说,还得罪了张家兄妹。这可如何是好?

    其他人吃过晚饭后,于二丫同样心神不宁的回到房间,她还是不信大姐会无缘无故的失踪了。于二丫准备趁着熄灯前,替大姐做做衣裳,这样大姐回来也不用那么累了。

    于二丫却隐约觉得料子少了。她点了一下,吃惊的发现真的少了一匹。

    于二丫立刻将这件事告诉了于家人,于家人一听都炸开了锅,细棉的料子对于贫困的农家而言,是何等的珍贵,莫说丢了一整匹,就是丢了些边角料都够于家人心疼的了。

    于老太太怒道:“这好好的料子怎么会丢了呢?给我找!”

    于三丫被搅合起来,越发心虚,她脑筋飞速的旋转着,最后起了坏心思。

    反正于大丫不见了,料子也丢了,她索性一不做二不休!

    于三丫道:“奶奶,你说这大姐失踪了,衣服料子也就丢了,这会不会太巧了一点啊?”

    这话倒是提醒了于家人,一旁的赵翠萍立刻道:“三丫说的对,依我看,那死丫头就是见我没给她带衣裳料子,心里不服气,这才来这么一出!”

    “不可能,大姐才不是这种人。”二丫试图开口替云清说句好话,可是此时根本没人能听的进去。

    于老太面色铁青:“这死丫头贱丫头!我说她怎么突然变这么懂事,又是打扫院子又是给我端洗脸水的,感情是因为心虚。有本事就死外面,要是敢回来,我非打死她不可!”

    二丫还想说什么,被赵翠萍拦了下来。赵翠萍扶着于老太出了房间道:“娘您别气了。”

    “还不是你生的贱丫头!”

    她可不是我生的,赵翠萍心道,嘴上却还是附和着道:“是是是,都是我不好,娘您现在看清那丫头的真面目了吧,还是咱们二丫三丫最懂事了……”

    于三丫心惊胆颤的蒙混过关后,突然觉得于大丫消失了也挺好的,至少家里这边蒙混过去了,至于张家兄妹那里,她回头撒撒娇,小武哥一定会原谅她的。

    这样想着,于三丫松了口气,根本不在乎云清是死是活,只要她不用负责任就好了。

    ……

    翌日,云清早早起床,在客栈吃过早饭后,见那个少年仍旧昏迷不醒。不禁重重叹了口气,看样子真要带着他回去了。

    云清吃过早饭后,去了趟药铺,专门找郎中抓了些慢性毒草药。于老太不是喜欢吃补药么,云清就不信,吃不死她!

    云清将药材藏在了少年的狐裘里,驾着牛车,带着少年赶了半个时辰的路才回到于家村,途经村口山脚下,正好撞见了拾柴的二丫三丫,二人见到云清,瞬间变了脸色。

    二丫是因为激动,而于三丫,却是因为吓的。

    “大,大姐,你怎么回来了?”

    云清看了面色惨白的于三丫一眼,笑道:“我为什么不能回来?呦,三妹什么时候学会叫我大姐了?”

    于三丫脸色有些不好,事到如今只好装糊涂,反咬一口:“我的意思是说,你偷了家里的衣料,还有脸回来?”

    “我偷了家里衣料?”

    一旁的二丫将事情解释了一遍,有些不放心道:“大姐,虽然我相信你,可是你还是先别回家了,奶奶可说了,你要是敢回去,就要打死你呢。”

    云清冷冷的看了于三丫一眼,看样子于三丫害她不说,还反咬了一口:“那料子我没拿,我躲躲藏藏要到什么时候?二妹三妹,要不先和我一起回家将事情弄清楚吧。”

    二丫三丫这才注意到牛车上的俊俏少年,不禁都看愣住了。于三丫甚至有一瞬间忘记了自己现下的处境,盯着少年出了神。

    “大姐,这个是?”

    “回家在和你们解释。”

    云清驾着牛车回到于家后,于老太听见她的声音,拿起扫把便冲了出来:“好你个贱丫头,你还敢回来?你看我今天打不死你我……”

    全家人等着看好戏,唯独二丫拼命拦住了于老太道:“奶奶,大姐说衣裳料子不是她拿的,您好歹先听她说句话啊!”

    于老太闻言,愤愤的将手中扫把一摔,“好,大丫你说,料子究竟是不是你拿的,如果过不是你拿的,你这一天去哪了?”

    云清道:“这个说来话长,咱们先将衣裳料子去哪了查清楚可以么?”

    其实这才是于老太太最关心的事,闻言道:“行,你说怎么查?”

    “很简单,你们只怀疑我,有搜过家里么?这料子放在包袱里好好的,家里又没来过外人。依我看,估计是家贼做的!”

    于三丫闻言,越发心虚了起来,不过她认定了料子是在外面丢的,立刻道:“大姐这是怀疑家里人了?那要是搜不出来,是不是就证明是你拿的了?”

    云清见于三丫这样子,想来她是不知道衣料在她褥子底下的事。笑道:“先查了再说。”

    于老太太立刻带着于家人搜查,最先搜的,就是大房的屋子。

    云清从炕上挨个掀起被褥,当她掀起于三丫的褥子时,不禁惊呼出声来:“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