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惨遭揭穿(上)

    更新时间:2018-11-05 18:35:20本章字数:2791字

    众人闻言纷纷凑了过来,就见于三丫的褥子下面,平铺着那匹失踪的布料。

    于老太的脸瞬间黑了下来,于三丫吃惊的瞪大了眼,不可置信道:“这,这怎么可能呢?奶奶你听我解释,这不是我放的!”

    于二丫震惊的看着三妹,有些难过道:“三妹,这种事你也做得出来?我说昨晚你怎么连晚饭也没吃早早就睡下了,原来……”

    “闭嘴!”于三丫的脸涨成了猪肝色:“我昨晚睡得早是因为,因为大姐不见了我心中难过,料子根本不是我拿的!”

    于三丫慌乱间想出这番说辞,然而根本不会有人信她的。

    她不欺负大丫就不错了,会担心她?笑话!!

    “不是你是谁?!难不成这布料会自己长腿么?”于老太指着于三丫怒道:“真是看不出来啊三丫头,你手脚不干净不说,还栽赃给你大姐,亏你先前说的和真的一样,我居然信了你的邪!你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虽说料子是她拿的不错,可是她明明放在了村口的稻草垛里,无缘无故消失了也就算了,怎么会出现在她褥子底下呢?这简直太邪门了!

    于三丫吓的面色惨白,赵翠萍立刻将她护在了身后道:“娘,三丫不可能做这种事,说不定是谁冤枉她呢。布料找到了最好不过,咱们还是先问清楚,大丫头昨天去哪了!事情一件一件来嘛。”

    于老太恶狠狠的剜了于三丫一眼,问云清道:“大丫头,昨晚你去哪了?”

    “奶奶,昨天我和三妹去拾柴,遇见了小武哥和小文,本来一起拾柴的,谁知后来我就被人打晕了,醒来后便发现自己在村外那个寺庙里。

    于家人闻言瞬间变了脸色,“寺庙?你是说,那个闹鬼的寺庙?”

    “是啊,不过我没见到什么鬼,不过见到一个身受重伤的人,我就去村长爷爷家借了牛车,将他带到县上去看病了。”

    “看病?你哪来的银子?”

    “那个受伤的人身上有。他就在外面呢。”云清说着,带着于家众人来到了院外。

    所有人见到牛车上的少年时,不禁都愣住了。似乎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世上竟有这般好看的人……

    云清道:“奶奶,你看这人穿的,说不定是哪个大户人家的公子哥,咱们若是救了他,等他醒过来,报酬总是少不了的。您看能不能让他先在咱们家暂时住下?”

    于老太闻言,目光落到了少年的衣服上,不禁咂舌:“这料子,是绸子的吧?”

    一旁的赵翠萍翻了个白眼:“娘,这是织云锦,比绸子贵多了,说了您也不知道!”

    “就你知道!死寡妇,瞅把你给能的!”于老太太就是看不惯赵翠萍这副嘴脸,不就是娘家有几个臭钱么,一个连儿子都生不出来的赔钱货有什么好得瑟的呢!

    于老太令赵翠萍闭嘴后,这才道:“那就这样吧,这个人就先留在咱们家。不过咱家可没有多余的屋子给他住,先放厨房吧。”

    看着赵翠萍的黑脸,云清想笑,不过还是强忍住了,道:“谢谢奶奶了,不过我有个问题,我好好的在那里拾柴,怎么会被人打晕了呢?”

    云清此言一出,众人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

    于老太道:“大丫头,你确定你真的是被人打晕的?”

    “确定,我脑后还有个包呢。”

    于老太伸手在云清脑后一摸,不禁咋呼出声来:“哎呦我的天哪,咋这么大个包?”

    其实张小武打的并不是很重,当时只留下了一个小包,今早就消了。云清为了不放过于三丫,回来的途中,还故意拿石头在伤口上重重磕了两下。

    这一世,谁敢算计她,无论大事小事,她都会尽全力还回去。

    云清道:“伤口倒是没什么,奶奶您不知道,我被丢到那破庙里,那才真是吓死个人了。”

    云清说着,眼眶便红了。配上她如今瘦瘦小小的干瘪样子,看起来真像是被吓坏了。

    毕竟那庙里传言闹鬼不说,还传的很邪乎,村子里就连大人见了都要绕道走,更何况是这么大点的一个丫头呢。

    于老太太知道大丫受了委屈,将她揽在怀里,怒瞪着于三丫道:“三丫头,这事儿和你有没有关系?”

    “我不知道啊,我什么也不知道。”于三丫脑袋摇的像个拨浪鼓似的。

    “不知道?大丫我问你,当时拾柴的,除了三丫和张家兄妹,还有别人么?”

    云清想了想,摇了摇头道:“没有别人了,不过事情都过去了,我也没什么事,要不还是算了吧,奶奶可别气坏了身子。”

    原本于老太还没打算计较到底,毕竟三丫也是亲孙女,自家人斗的太狠了终究不好看。可是大丫这么懂事,相对比之下,一旁的于三丫还在不停地摇头狡辩着:“我不知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奶奶,要不还是按大姐说的,算了吧。”

    于老太见她那没出息的样子,是越看越窝火,怒道:“你瞧瞧你大姐,在瞧瞧你!我怎么有你这么个没出息的孙女!二丫,去将张家兄妹叫过来,这事儿没完!”

    二丫闻言立刻去叫人了。虽然她不忍心看三丫受罚,可是三丫这次实在是太过分了。

    张家兄妹来后,见到于家这阵仗,还有于大丫,不禁都有些心虚。

    张小文笑的极其乖巧道:“于奶奶,找我们来有什么事儿么?”

    “小文丫头,我问你,昨个儿早上,大丫去拾柴的时候,是不是就你们兄妹两个和我们家三丫在?你也别撒谎,无论你说谁在,我们家会去问的。”

    原本张小文是想撒谎的,闻言只好道:“就,就我们三个。”

    “哦?那我们家大丫晕倒的事,也是你们是做的?”

    “不是我们。”张小文眼珠子骨碌碌的转了一圈,随口胡诌道:“我们也觉得奇怪呢,本来昨天早上我们三个人好好的拾柴,一回头大丫姐就不见了,我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啊?”

    张小文说罢,还装出一副很担心的模样,上前握住云清的手道:“大丫姐,你去哪了,可担心死我们了。”

    一旁的于三丫难得聪明了一回,见状立刻配合着演戏道:“别提了,我大姐消失后,醒来后就在村外那个破庙里。这事儿可真够邪乎的。”

    “寺庙?”张小文装模作样道:“就是传说中闹鬼那个寺庙么?你是说,大丫姐无缘无故的失踪,然后就到了那个破庙了,这……”

    张小文装的实在是太像了,于家人一时也觉得这事儿有些蹊跷,毕竟农人对鬼神之说深信不疑。

    于家人用一种很诡异的目光看着云清,原本将她揽在怀中的于老太也松开了手,躲的远远的。

    云清冷眼看着这些人倒打一耙,心说这张小文小小年纪,心思还真是够深的,也难怪,上辈子张小文会做出那种事……

    张小文将一切责任推脱到鬼神上,成功的唬住了于家人不说,还将她从受害者置身于这种境地。

    云清不紧不慢的笑道:“我这不是平安的回来了么,不过我先前在那个破庙里啊,昏迷的时候,好像听见了什么动静。”

    “什……什么动静?”

    “也许是庙里的神明吧,神明说他是于家村的守护神,教我好好做人,莫要撒谎,若是村子里谁说了假话,是会遭报应的。”

    云清的演技可比这些半大孩子好出不知道多少,说这话的时候,一双漆黑的眸子盯着一处一动不动,看着就令人觉得有些慎得慌。

    张小文心中有鬼,闻言心虚道:“你少胡说八道了,谁不知道那寺庙里闹鬼,哪来的什么神明嘛?”

    “你以前进去过?”

    “自然没有。”

    “那不就是了。”云清道:“反正我是亲自进去,亲耳听见的。你们不信算完。”

    云清语毕,一旁的于二丫神助攻道:“难怪,我记得去年,村子里那个手脚不干净的刘叔,偷了人家鸡死活不承认,后来家里不是得了肺炎,全家都死干净了么。”

    于二丫语毕,张家兄妹还有于三丫瞬间变了脸色。云清见状,笑道:“还是别说这些事了,既然我失踪这件事儿弄不清楚,咱们还是先说说三妹藏衣料的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