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惨遭揭穿(下)

    更新时间:2018-11-05 18:35:20本章字数:2220字

    其实于三丫为什么要偷衣料放到村口,云清事后稍微一琢磨便反应过来了。

    这张小文可不是什么白帮人做事儿的主,估计这匹布料,就是张家兄妹答应帮于三丫收拾自己的条件。而这匹布料被自己悄无声息带回来了,于三丫这里怕是还不知道怎么和张家兄妹解释呢。

    果然不出云清所料,她此言一出,张家兄妹瞪起了眼,张小文黑着脸道:“什么衣料?”

    云清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道:“我回来听说家中丢了一匹布料,后来发现被三妹藏着,这还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儿呢。让你们看笑话了。”

    张小文闻言,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怒火了。亏她到现在还替于三丫撒谎隐瞒,想不到于三丫居然这么无耻,原来是她自己把布料给藏起来了。

    张小文重重的忒了口道:“见过不要脸的,真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于三丫你个骗子,那匹料子明明是你答应送给我的,你不是说放到村口丢了么,怎么会在你那?”

    于家人闻言不禁愣住了,他们原本以为,于三丫只是偷料子自己用,想不到还有这么一茬儿。

    于老太黑着脸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张丫头,你能不能将话说清楚?”

    “妹妹,还是算了。”一旁的张小武有心护着于三丫。

    “哥你别管了,她自己鬼话连篇,咱们凭什么替她藏着掖着啊?”张小文被云清说的话吓到了,不想继续撒谎,而且于三丫也不值得她撒谎了:“事到如今,我也不想继续替三丫隐瞒了,事情是这样的……”

    张小文将前因后果说了一遍,大概就是于三丫请求张家兄妹收拾于大丫,答应送他们一匹料子当报酬,谁知他们帮了忙之后,根本没见到见布料。想不到居然被于三丫自己藏起来了。

    于三丫百口莫辩,她真的不知道这料子是怎么跑到她这里的。

    于家人闻言脸色都有些不好,尤其是于老太的,黑的快滴出墨来了。因为愤怒,干瘦的老脸五官有些扭曲:“三丫头,他们说的是不是真的?!”

    “不,不是……”

    于三丫还想解释什么,然而此刻她说什么都没有用了。于老太让张家兄妹离开后,拿起家中早年的牛鞭,对着于三丫走了过去。

    “娘,救我!”于三丫吓得躲到了赵翠萍身后,却被赵翠萍重重的推开了,于三丫的所作所为令赵翠萍也愤怒不已,一整匹细棉布啊!!这死丫头说送人就送人,这在于家村还真是闻所未闻。

    于三丫被于老太拿着鞭子,重重的抽打着,于家没一个替她求情的,都各忙各的去了。

    云清见这件事完了,将牛车还回了村长家后,来到了厨房。戳了戳地上躺着的少年。还没醒。

    听见外面传来于三丫鬼哭狼嚎的声音,云清颇为愉悦的替少年盖了一层稻草。

    这次只不过是完成了一件小事,可是对于前世一直被人算计欺辱,几乎从未翻过身的云清而言,心里别提多痛快了,别人根本理解不了她此刻的心情。

    至少这一次,她终于不再是那任人宰割的羔羊了。

    这只是个开头罢了,虽然云清痛快了,可是这些小打小闹她根本不放在眼里,她要的更多,不,是太多……

    这一世她要做一个人见人爱的人,要别人对她只有赞赏,要她的身份,尊严,她统统都要。

    这一世,她要在繁花锦簇中,笑着将那些对不起她的人收拾的一败涂地!

    这条路现在看来真的很漫长,不过云清不急,她有的是耐心陪他们慢慢玩儿!

    ……

    于三丫这次委实被收拾的不轻,浑身上下被抽的没有一处能看的。

    若不是最后赵翠萍和二丫出来护着,于三丫说不定会被活活抽死。不过还是被打的皮开肉绽,看着就令人触目惊心。

    最后于老太愤愤的丢了手中的鞭子,“贱丫头,这次放过你。不过你敢吃里扒外,还敢这么陷害你大姐,那匹料子你是别想要了,回头衣裳做出来给大丫!”

    “什么?”赵翠萍一听可心疼坏了:“娘,那可是细棉的啊,大丫头贱皮贱肉的,给她穿实在是可惜了……”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于老太难以理解道:“大丫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就算那丫头蠢了点笨了点,至少心眼好,你怎么就不能对她好一点呢?大丫都几年没穿过新衣裳了?”

    她本来就不是我生的!

    赵翠萍心道,不过这话她没敢说,只道:“您要是心疼大丫头,下次我回娘家给她带匹料子就是了,这个,还是给三丫吧。”

    “不行!我说给大丫就给大丫!”

    老太太在家中一向说一不二,赵翠萍到底还是无奈妥协了,心疼的不行。

    云清倒是无所谓这么一匹料子,可是她听见这个消息后,还是装作很开心的样子,激动的谢了于老太一番,之后表现得更懂事了。干起活来更加利落,于老太就算是铁石心肠,见到这小丫头片子这样,也会心软的。

    这几日吃饭,云清分到的饭菜都比往日多了些,不过大多被她给了二丫,要么就去给那个少年了。

    每晚给于老太煎药的时候,云清也会在药罐内额外加一点“材料”进去。准备提前送这老太太归西。

    虽说于老太这些日子对她还算不错,可是云清依旧忘不了前世于老太是怎么对她的,她现在尽自己所能,能弄死一个是一个!

    这两日少年一直在厨房里,云清怕他冻死,拿了些干稻草,将厨房漏风的地方堵住了,每日抽时间给他煎药,喂水喂饭。

    少年虽然一直未醒,不过最基本的吞咽还是能做到的。

    云清自认不是什么善人,能帮一个素昧平生之人到这步就不错了,她本以为少年醒来再怎么说也会感激她一下,可是事实证明,她还没到算无遗策的地步。

    她救回来的那个少年是在三日后醒来的,云清做完午饭,给少年送饭时,就见少年坐在地上出神,不知道在想什么。

    云清心中松了口气,好歹是醒了,她也不用一趟一趟的亲自喂他。

    “喂,你醒了,把饭吃了吧。”

    少年抬起头来冷冷地看着她,开口却道:“我的玉佩,是你卖的?”

    “啊?”云清没想到这人醒来后第一句话会是这个,反应过来后,道:“不卖了怎么救你性命?那些都是身外之物,什么也没有保住小命要紧不是么。”

    少年看向云清的目光越发阴冷了,像要活吃了她似的:“你个丑丫头懂什么?”

    云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