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不识好歹

    更新时间:2018-11-05 18:35:20本章字数:2250字

    这少年看起来比上辈子的元熙大不了几岁,云清知道他刚醒来,先前也不知道遭遇了什么,难免心情不好。也懒得和他计较。将饭菜递给他,用哄小孩子的语气道:“乖啊,先把东西吃了。”

    少年本就心中烦躁,直接一挥手将饭菜摔在了地上。

    云清啧了声:“我不就是将你的玉佩卖了么,我可是救了你一命,你怎么也该知恩图报一下吧?这是什么态度?!”

    “若不是因为你救了我,我一定杀了你!”

    那玉佩可是他娘留下的唯一遗物,他就算没了命,也不愿丢了的。

    可惜,他这份心思云清理解不了。

    云清经历过冷暖,早就麻木了人情。亲情更是淡薄的不值一提。不是没想过这玉佩也许有什么特殊意义,说来说去不也就是个念想么,要是命都没了,念想再多又有什么用。

    “你爱吃不吃,没人求着你。”

    云清拿过扫把,将地上的食物清理干净后,见少年坐在地上,因为病了一场,原本就清瘦的两颊越发消瘦,看着还挺可怜的。

    云清有些犯贱的母爱泛滥,对他道:“小子,你就算和我生气也不用不吃东西吧,俗话说的好,人是铁饭是钢……”

    “滚出去!”

    他平日不愿听女人说废话,尤其是眼前这个死丫头片子。

    云清愣了下,被气笑了,她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忘恩负义的家伙,独孤翊之流。有钱有势了不起么?真是白瞎了这张脸!

    她果然没看错,当真薄情!

    见少年这副嘴脸,云清对他也没有那么客气了。

    “这里是我家,要滚你自己滚!”

    “我自然会走,不过你把我玉佩还回来先!”

    “好啊,那你将命交出来,你这条命是我救的。将命还回来,我将玉佩还给你。”

    就是他交出性命,云清也弄不回玉佩。少年懒得和眼前这个村姑废话,问云清道:“你将玉佩卖到哪里去了?”

    “县城最大的当铺。你去了就找到了,不过我三百两银子当的,你未必能三百两拿回来。”

    少年没答话,从怀中掏出一百两银子银票丢给云清,不冷不热道:“你救我的报酬,告辞!”

    少年语毕,起身准备离开,谁知刚起身,腿脚一软,有些狼狈的跌倒回原处。

    云清在一旁冷眼看着,也没拾那银票。

    心说这少年应该是某个大户人家养大的娇花儿,也许他文韬武略样样精通,但沦落到乡下,绝对是生活不能自理的那种人。简单来说,就是富贵病。云清最讨厌的就是这种人,也懒得惯着他。

    “你倒是走啊。”厨房就云清和少年二人,云清也不继续装模作样,教训道:“亏得你长个精神样子,想不到竟是如此蠢笨之人。”

    少年生平还是第一次被人说成蠢笨之人,还是被这么个丫头片子,脸色有些不好。“丑丫头,你真以为我出不去是么?”

    “你若想走自然能离开,无论用爬的滚的。不过你出了我家门,又要怎么离开?你知道这里离县城多远么?

    少年不答话了,他并非冲动之人,只是这次被想不到的人陷害,还丢了娘的遗物。有些心烦意乱罢了。想不到竟被这村姑笑话了,还真是……

    就在此时,外面传来于老太有些不耐烦的声音:“大丫头,喂完饭了没有。”

    “喂完了。”方才还极其不客气的云清瞬间换了一副面孔,看的少年一愣:“你……”

    “怎么?”

    “没什么,这些日子,是你给我喂的饭?”

    “是。”见这小子终于老实了,云清忍不住逗他道:“用嘴喂的哦。”

    云清此言一出,少年整个人石化了,不过少年是个极聪明的,看见云清眼中一闪而过的狡黠,便知道她胡言乱语的,不过还是觉得有些反胃。

    外面再次传来老太太的声音:“喂完了还不快些出来干活!”

    “奶奶,他醒了,说要给咱们家报酬呢。”

    于老太闻言,立刻冲了进来。

    少年愣了下,快速拾起地上的银票放回了怀中,他倒是不在乎这银子,只是他什么时候说给别人报酬了?

    他突然有种被人牵着走的感觉。见云清正面带笑意地看着自己,少年微微一挑眉,心说这还真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谁让他被这死丫头救了呢。

    于老太看着地上的漂亮少年,有些激动的搓着手道:“公子啊,这次可是我们家救了您,您看这……”

    “救了我,就让我睡厨房?”少年被云清救了,受她几句亏也就算了,其他人想从他这占便宜,可没那么容易。

    于老太太这种时候倒是知道自己做的不对了:“这……我们家屋子有限,实在腾不开地方,不过怎么说我们也救了您一命。”

    一旁的云清道:“我们家就这条件。”

    意思就是给你住厨房就不错了,碍于于老太在,云清不好将性格暴露的太彻底。

    少年看了一旁的云清一眼,又简单打量了一下这家的条件,狭长的桃花眼突然微微眯起。从怀中掏出二十两银票递给了于老太太道:“我可能一时半会儿走不了,能不能在您家先住一段时日。这些银子您先拿着,日后我若是离开,报酬少不了您的。”

    于家全家家底都没有这么多,于老太太瞬间瞪起了眼,激动不已的接过了那二十两银票。

    云清见她这样子,几乎怀疑她会晕过去。

    看着面色冰冷的少年,不知为何,云清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方才还似炸毛小兽一般的少年,此刻竟让云清感觉到阴险了许多。

    于老太太将银子收好后,一脸的老褶挤成了一朵灿烂的野菊花:“公子不嫌弃可以继续住,老身这就想办法给您腾间屋子出来。”

    “不急。”这些土房子在少年看来,比厨房也好不到哪里去,少年道:“您答应我件事,我离开时,再给您五十两如何?”

    于老太闻言重重吸了一口气,僵在了原地。就在云清怀疑她会不会憋死的时候,老太太才重重吐出口气,道:“五,五,五十两银子?您有什么条件就说,只要我们于家做得到……”

    “说来也简单。”少年伸出白玉般细长的手指,指着云清道:“让她给我做丫鬟,伺候我就行,以后我说什么她都要听,但凡她有什么地方令我不满意了,就扣一两银子。”

    并非少年想留下,只是家中那边如今肯定乱作一团,追杀他的说不定还在附近,他现在还不能回去。

    于老太闻言,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云清:“……”

    少年唇角一侧微微上扬。清俊的面上莫名染上一抹邪气,这丑八怪敢给他找不痛快,摆明了自讨苦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