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沦为丫鬟

    更新时间:2018-11-05 18:35:20本章字数:2702字

    那日后,少年便在于家留了下来。少年告诉于家人,他叫容诚。

    而本该是容诚救命恩人的云清,莫名奇妙成了他的丫鬟。

    云清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折腾了一番,救了这么个白眼狼回来,这人一句谢谢都没有就罢了,反倒成自己的主子了。她这是造的什么孽啊!

    这容诚不知道是存心的,还是原本就娇贵的很,给她这个新丫鬟定了许条规矩出来。

    每日洁面两次,每次需换水三遍,衣服两日一换洗,房间每日打扫一遍,一丝灰尘也不许见,每日午后云清还要给他捏肩捶腿等等……一样完不成就扣一两银子。丝毫没有半分将云清当作他救命恩人的自觉。

    云清难得见到这么丧良心的白眼狼,不禁暗自称奇,独孤翊好歹还知道逢场做做戏,这家伙倒好,正大光明的忘恩负义。

    云清不禁暗暗后悔了起来,她大概就不适合做个好人,早知道当时拿了这小子的东西跑路好了,让这小子冻死在那破庙里,现在倒好,她劳心劳力,结果给自己救了个主子回来,这算什么事儿啊!

    因为那二十两银子,于老太将容诚看作活祖宗一般。特意将阿福和阿寿的房间腾了出来。

    空出来的屋子让云清仔细的收拾了一番,换上了全新的被褥,让阿寿去和二房夫妇睡一间房。还专门去村中唯一的裁缝家弄了两身半新的棉衫来。

    原本于家人还担心,容诚这种富贵人家的公子哥受不了这种待遇,想不到容诚什么也没说,便住下了。

    容诚还未好利索,身子有些发虚,来到房内便坐到了炕上,冷眼看着云清给他收拾屋子。

    云清给他收拾房子的时候,屋内只剩他们二人,云清忍不住道:“七十两银子,就来我们家住这破房子,容公子品味真是够稀罕的啊。”

    容诚打量了一下这土炕土墙,心说他又何尝想留下,只是若是去县城等地,实在不安全,那群追杀他的人未必走远,他们怕是怎么也想不到,他会委身于这种破地方,先将风头避过去再说。

    容诚冷冷的看着云清,眉眼间带着与生俱来的贵气,看了一会儿,斜长的桃花突然染上一抹欠揍的笑意:“我就想让你给我做丫鬟,银子多少无所谓。”

    云清语塞,也懒得和小孩子一般见识:“您自己住的开心就好,就怕倒时候受不了,早早离开,银子可还是要给的。”

    “你只管伺候好我就行,这些不是你该操心的。”

    容诚并非云清想的什么娇花儿,虽说有生之年头一次住这种破烂地方,不过能活下来就不错了,倒也没那么穷讲究。

    除了丢了玉佩令他有些接受不了外,这些都是无关紧要的。

    至于他提的那些个要求,如云清所想,他就是顺便给那卖了他玉佩的丑丫头找点不痛快罢了。

    ……

    于老太太为了讨好这位财神爷,破天荒的掏银子去买了鱼肉,鸡蛋,白面馒头,还有布料来。让云清给容诚做两身衣裳,再做些好吃的补身子。

    除此之外,还专门买了铁炉,煤炭,全新的烛台,蜡烛。还有些干果点心一类的。还在容诚的房门上还挂了厚厚的布帘,防止进风。

    虽说这些银子令于老太心疼的不轻,可是于老太生怕一个照顾不周,之后那五十两银子就泡汤了。

    ……

    容诚的出现令于家女子都有些春心荡漾。除了云清。

    谁说只有男人才好色的,女人见到俊俏公子,也难免会有好感。

    于老太还特意去买了几块麻布料子,对容诚道:“真不好意思啊容公子,我本想让家里人给您做两身衣裳,这附近也没什么好料子,不过这麻布料子蓄够棉花,穿着也极暖和。衣裳做出来之前您先穿着我们家的旧衣裳可以么?”

    “没事。”容诚只是找个地方养伤。简单了解了于家的情况后,本也没指望太多。不过顺口问了一句:“这衣裳谁给我做?”

    “大丫。”

    “哦?”容诚闻言,突然嘱咐了一句:“不过这衣裳可要给我做仔细着点。就算是粗布料子,做工要细,不能有线头,能绣些花样上去最好。”

    云清听到这个消息后,觉得有些好笑,心说这容诚摆明了和她过不去。为什么?就因为她损了他几句?还是因为自己卖了他的玉佩?

    不过也无所谓,她还怕这么个半大小子不成?不就是绣花么……她敢绣,就怕到时候有些人不敢穿。

    当晚,云清用于老太买来的鱼肉做了一桌子荤菜。

    这次为了讨好容诚,于老太太买足了吃的,草鱼,猪肉,整只鸡,还有许多调料,和几个白面馒头。

    自从云清重生后,几乎日日做野菜,窝窝头,再好的手艺都没有什么发挥余地。今日食材全了,便让于家人见识见识她的厨艺。

    云清先是将买来的鱼打扫干净,将鱼身左右用刀划开后,两面撒上薄薄一层面粉,放在油锅里炸。

    没过一会儿,鱼身变成了金黄色,鱼皮又酥又软,云清才将鱼捞了出来。

    云清又热了一遍油锅,放上了切好的蒜瓣,姜片和葱段,又加了些干花椒,炸出味儿后,将鱼倒在了锅里,放上佐料后,盖上锅盖,开始小火慢炖。

    云清又热上了两个白面馒头,几个窝窝头后,便坐在一旁添柴。

    没一会儿,厨房飘出的香味儿便到了院子里,不知道多久没吃过荤腥的于家人不约而同的暗自咽口水,若不是碍于容诚在,估计于家人就冲到厨房去了。

    鱼快熟的时候,云清换成大火收汁,等到鱼熟装盘后,云清淋上汤汁儿,细细的撒了把葱花香菜上去。

    鱼熟后,云清又炖了半只鸡,熬了一锅金黄色香喷喷的鸡汤。

    最后才做了两道素菜,一道水煮白菜,另外一道是用沸水过熟的野菜,控干水后,拌上金黄色的蛋丝,细细的撒上一层盐,辣椒面,倒上几滴香油一拌,闻起来比那些鱼肉还要香呢。

    待云清做好饭菜端上桌后,于家人早就等的急不可耐了。

    云清刚摆好饭菜,阿寿和阿福伸出筷子便要叨鱼,被于老太一把打了回去:“这是做给客人吃的,不许动!”

    云清早就料到如此,掰了块窝头,就着野菜安静的吃着。

    不过她心中怀疑,这于三丫怎么变的这么淑女了,居然没动筷子,抬眼一看,就见于三丫正一动不动的盯着容诚看呢,就差将眼珠子抠下来贴人家身上了。

    阿寿和阿福馋的不行,阿福不服气道:“咱家多久没吃过肉了,奶奶凭什么不让我们吃?”

    阿寿更是馋的口水都流出来了:“不让我们吃肉,那我们吃什么啊?”

    于老太道:“你大姐这不是做了白菜和野菜么,够你们吃的了!”

    阿寿和阿福闻言,恶狠狠的瞪着云清,阿寿道:“都怪大姐,奶奶买了那么多好吃的,你做什么菜呢?!”

    云清:“……”

    一旁的三丫觉得有些丢人,瞪了两个熊孩子一眼道:“瞧你们那没出息的样子,这些是做给容诚公子吃的。”语毕,还娇滴滴的对容诚道:“公子,您不用理他们,您吃。”

    云清注意到,于三丫今日打扮的格外整齐漂亮,前提是别看她那张脸。

    容诚没答话,大概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他活到这么大,还是头一次见着为了这么点吃的争执起来的,干咳了声道:“你们随便吃你们的,我不是很饿。”

    一旁的云清看了容诚一眼,心说这小公子估计头一次见到这种场面,定是无语透了,心下不免觉得有些好笑。

    恰好容诚看向她这边,云清顺势对他淡淡一笑,颇有些嘲笑的意味。

    不知为何,这二人莫名巧妙的就有些合不来,属于看对方都很不顺眼的那种。

    容诚见这丑丫头笑话他,突然问道:“于奶奶,您答应我的让你家大丫伺候我,可还算数?”

    “自然算数。”

    “那好,于大丫过来伺候我吃饭。”

    云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