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怜香惜玉?

    更新时间:2018-11-05 18:35:20本章字数:2161字

    容诚很聪明,这极短的时间内,便发现了于大丫这死丫头人前人后两张脸,似乎在家中刻意保持着什么。

    如他所想,云清没拒绝,只是皮笑肉不笑道:“公子准备让我怎么伺候?用不用喂到您嘴里啊?”

    容诚闻言,莫名想起了云清那句用嘴喂的,干咳了声道:“你站在一旁伺候着就行。”

    一旁传来了于三丫等人的低笑声,云清深吸了口气,站到了容诚身后。

    容诚倒也没真的让云清伺候他什么,就是别人吃着她看着,别人坐着她站着。说白了,不过是存心给她找不痛快。

    因为容诚在,于家人没怎么动肉,不过一人喝了小半碗鸡汤。尽管如此,众人还是有些吃惊于云清的厨艺。

    云清在容诚身后站了好一会儿,容诚也只让她盛了两碗汤,便让她回去坐着,并道:“表现不错,这两个鸡腿给你了。”

    于家人闻言不禁都愣住了,尤其是于三丫,原本就不白的脸黑透了,小眼睛里透露出嫉妒的光芒。

    云清也没想到这一出,不过很快便反应过来了,这容诚这么做根本不是为他好,是真拿她当下人了,这是对她的赏赐呢。

    廉者不受嗟来之食!再说了,云清也不馋这些东西,想了想,将两个鸡腿夹了下来,一个给了于老太道:“奶奶年纪大了,多吃点好的。”另外一个给了于二丫。

    如此一来,于家其他人可就不干了,赵翠萍道:“大丫,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娘了?都不知道分娘一个。”

    一旁的于富贵也道:“你这白眼狼,明知道二叔瘸腿,还不知道替二叔想想。再不济,给你两个弟弟分一个也行啊!”

    于二丫羞红了脸,准备将鸡腿给阿寿和阿福,却被云清拦下了,云清笑道:“一共就两个鸡腿,一个必须给奶奶,另外一个,是给娘,三丫,二叔,还是阿寿阿福呢?”

    云清此言一出,赵翠萍和二房争执了起来,原本就不平静的餐桌,瞬间变的乌烟瘴气了起来。

    于老太看了一眼容诚,一拍桌子怒道:“都给我闭嘴,容公子还在呢,丢不丢人啊你们!都别抢了,这个鸡腿就给二丫头!”

    云清闻言,轻轻拍了拍二丫的手,低声道:“快吃吧。”

    自从她重生之后,今日总算让二丫吃到肉了,如此,就是被那容诚使唤也无所谓了。

    云清心中对二丫的亏欠,是她觉得无论自己做些什么都无法弥补的。更何况这么点东西。

    云清这点小心思倒是没瞒过容诚,容诚眼底闪过一丝好奇。

    这丑丫头也是于家人,按理说,他们家这种生活条件,她不可能不馋肉。容诚看的出来,于大丫给于老太鸡腿是逢场作戏,甚至对她亲娘,都没有几分真心的感觉,可是对这于二丫,倒是打从心底的好。

    不过容诚也懒得对这么个村姑追根究底,吃过饭后,披上狐裘,来到院内的石阶上坐下。

    以往他晚上都在温书,在这里也没有书,回到房中无聊,便在院中坐了坐。空中开始飘雪花,看样子今夜会有一场大雪。

    盯着夜空,容诚想了想自己接下来的路,一向高高在上,偶尔还有些轻佻的少年面上,难得带上了一丝疲倦。

    吃过晚饭的于三丫见容诚在院子里坐着,想了想,来到了容诚身边坐下,道:“公子怎么坐在外面。”

    容诚没搭理她,于三丫有些尴尬,不过还是开口道:“公子是在看月亮么?”

    “嗯。”

    于三丫见容诚开口了,有了动力,继续道:“公子是无聊才看月亮的么?”

    “是。”

    “用不用我陪着您一起啊?还有,您,可不可以多说两个字啊?”

    “不用。”

    于三丫:“……为什么?”

    “丑。”

    于三丫闻言,愣了下才反应过来,容诚这是在说她长的丑,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脸都涨红了。

    于三丫脸皮再怎么厚,说到底也是个女孩子,被这么一个俊俏的公子说丑,换谁都是接受不了的。于三丫还想说什么,容诚有些不耐的又送了她一个字:“滚!”

    于三丫红着眼离开后,恰好给于老太煎完药的云清从厨房出来,撞见了这一幕。笑道:“冬夜赏月,也不嫌冻得慌,你们富贵人家的公子,都这么有闲情逸致么?”

    容诚转过头来,淡淡地看着云清。云清不禁愣了下。

    是她的错觉么,方才容诚转过头的一瞬间,漆黑的眸子中似乎隐藏了不属于他这个年纪的情绪在里面,不过稍纵即逝,很快便被他隐藏好了。

    容诚挑眉看向于大丫,这番话听着没什么问题,容诚却在其中听出一丝不屑来,他隐约觉得,这于大丫似乎有什么仇富心里。所以看他格外不顺眼。

    这次倒是被他感觉对了,云清前世受独孤翊影响太重,看见目中无人的富家公子,本能就觉得不是什么好东西。尤其是眼前这个忘恩负义的臭小子。明明是她好心救了他一命,到头来人家反而成大爷了。这种行事作风,简直和独孤翊如出一辙,只不过独孤翊会演戏,温水煮青蛙一般的慢慢折磨你,这小子却是光明正大和她作对。

    云清是越看他越不顺眼,总是忍不住找机会呛他两句。

    容诚淡淡一笑,他笑起来极好看,桃花眼中似有星辰闪烁,只是薄寡的唇角只有一侧微微上扬,云清怎么看怎么觉得欠揍。

    容诚道:“被你说对了,我赏完月亮还想洗个热水澡,你一会儿帮我准备好洗澡水,对了,先将我屋子里碳炉点上,要是冻着本公子,扣你家银子。”

    云清:“……”

    这乡下农人冬天洗澡是比较麻烦的一件事,因此于家村的人冬天除了过年以外,都是不洗澡的。

    云清觉得脏,也只是用热水擦擦身子。可是某位大爷要洗全身。云清替他将屋子烧热后,替他将家中唯一的大浴盆刷了出来,替他将热水挑到了房里。

    好在容诚欺负人从来都有个限度,木桶一趟趟的挑水可是个体力活,他见这丑丫头干巴瘦小的样子,便放下架子,亲自将水挑到了房里。

    云清见状道:“算你有些良心,还知道怜香惜玉。”

    “怜香惜玉?”容诚闻言诡异的看了她一眼:“你顶多是块石头,还是块臭的。何来香玉一说?”

    云清:“……”

    果然,方才那一瞬间的感动是她的错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