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欺人太甚

    更新时间:2018-11-05 18:35:20本章字数:2013字

    云清和容诚一起将洗澡水挑完后,云清得闲下来,这才发现容诚的房间干净的一丝不苟,她明明没太过认真收拾,想来这小子自己收拾过了,就连边边角角都不见一丝灰尘,倒是难得见男孩子这么爱干净。

    容诚本准备洗澡了,见于大丫还不走,语气不善道:“怎么,你还要留下参观么?”

    云清:“……”

    屋内只有他们二人,云清也没继续装老实,不冷不热道:“臭小子,毛长齐了么,你有什么好参观的?”

    云清说完,不管某人的黑脸,自顾自的出去了。丝毫不将容诚警告的扣银子事放在眼里。

    她好心救了人,还要拿人家当活祖宗一样伺候着,这种事从她重生的那一刻开始,就绝对不会在发生了。

    这是她为数不多的底线,就是回头被扣了银子,她被于老太打死,也绝对不会再一次卑微的伺候这种忘恩负义之人。

    赵翠萍和二丫三丫此时都还没睡,见云清进来了,赵翠萍突然冷道:“跪下!”

    云清愣了下,却没跪:“怎么了娘?”

    “怎么了?你还有脸问,我怎么生出你这么个不要脸的东西,明明有未婚夫,还敢勾引汉子!”

    云清一头雾水:“我勾引谁了?”

    一旁眼睛还红着的于三丫道:“自然是容诚公子了。你刷完碗不回房里,在外面和容诚公子嘀嘀咕咕说什么呢?!”

    云清道:“容诚公子要洗澡,让我替他烧洗澡水而已。”

    “只是烧洗澡水么?”于三丫无理取闹道:“为什么容诚公子晚上将两个鸡腿都给了你,还专门要你伺候,他为什么不让我和二丫伺候呢?分明就是你存心勾引!你个不要脸的烂货!”

    云清见于三丫那骂骂咧咧的样子,虽说早就习惯了,还是难免有些嫌恶,这于三丫光明正大勾引她名义上的未婚夫张小武怎么不说。

    云清道:“我存心勾引?三妹说话可要讲证据啊,被人家嫌丑赶走的又不是我。”

    于三丫闻言脸色爆红,她怎么也没想到,那一幕居然会被于大丫看到。

    赵翠萍也没想到有这么一出,三丫红着眼回来便说看见大丫在勾引容诚,说她替张小武难过。感情是她自己勾引不成。

    赵翠萍也觉得有些丢人,恶狠狠地瞪了于三丫一眼。

    云清眼珠一转,突然心生一计,道:“娘放心,容公子可是大户人家出身,什么样的女子没见过,想来也不会看上我这种乡野村姑,女儿心中有数,不会勾引他的,不过……”

    “不过什么?”赵翠萍吃惊的发现,笨嘴拙舌的于大丫突然变了,不过具体哪里变了,她还说不清楚。

    “不过容公子沦落至此,我猜,如果有人现在肯去关心关心他,说不定容公子心中感动……咱们这些人啊,就是能给人家做个小妾,也是天大的福分,所以女儿,想试试看。”

    赵翠萍闻言,居然觉得她说的在理,却在她身上重重掐了两把道:“你个不要脸的死丫头,都有未婚夫了试什么试,快些熄灯睡觉了。”

    云清的话给了赵翠萍启发,若是二丫或者三丫有幸嫁给容公子,哪怕是做妾,也是三生有幸。二丫为人老实,这种事还是要三丫来最合适。

    云清知道,自己的话赵翠萍听进去了,熄了灯后,云清唇角不禁微微上扬。

    这容诚忘恩负义,存心和她过不去。云清一大把年纪,也懒得和他一个半大孩子计较太多,不过用些小手段教训教训这混小子还是有必要的。

    云清就不信,于三丫烦不死他!

    翌日,云清早早便起了。昨夜下过一场大雪,院内银装素裹,厚厚的一层。

    云清简单的在院子里扫出了一条路来,便去厨房忙活了,做完于家人喝的棒子面粥和小咸菜后,按照于老太吩咐的,专门替容诚熬出了一锅清粥,将买来的猪肉切丝炸了一下,用野菜一拌,还要亲自给他送进房里。

    谁知刚出厨房,便被赵翠萍拦下了。赵翠萍道:“这是去给容公子送饭?”

    “是啊。”

    “哎呦,你看你怪忙的,先去吃饭吧。”说罢,对于三丫道:“三丫头,还不快替你大姐干点活。”

    于三丫心领神会,立刻上前接过云清手中的饭菜,笑道:“大姐辛苦了,这种小事就交给我好了。”

    云清将饭菜递给她后,回到堂屋吃饭。然而没过一会儿,于三丫就从容诚那屋黑着脸出来了:“大姐,容公子叫你进去伺候他!”

    云清:“……”

    云清放下碗筷,来到容诚房里,容诚冷冷的看了她一眼,配着他那副清俊却薄情的面相,令人心底不安,好在云清也不是真的小孩子,愣了下很快反映改过来了。

    “容公子有什么事么?”

    容诚微微挑眉,冷冷的看着云清道:“这才第二日,就学会耍懒骨头了?”

    “容公子,我起了个大早,又烧水又做饭,您吩咐的三遍水,我也都烧出来了,从哪看出我耍懒骨头的?”

    “既然做好了饭菜,为何是你那三妹送来的,你就不会亲自来么?”

    容诚不愿见那于三丫,偏偏于三丫心中没数,脸皮还厚,见到他便可命抛媚眼,大早上见了不够反胃的,实在烦人。

    云清有些无语:“这饭菜谁送不一样?容少爷,您是真拿我当丫鬟不了不成?怎么说,我也是您的救命恩人,您有必要这样恩将仇报么?”

    容诚看着她,斜长的桃花眼微微眯起:“丑丫头,我可是给了银子的,你若是再废话,待我离开时,就找你家人买了你,给我做一辈子的丫鬟!”

    “容公子,你可别欺人太甚。”

    “你不信?”容大少爷似乎没被人顶撞过,见云清这样子,起身道:“我这就去和你奶奶说说,买了你一辈子!你猜猜,我一百两之内能搞定么?”

    说罢,容诚唇角一侧微微上扬,直看的云清想一拳打过去,打掉他那排整齐的门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