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不会放过!

    更新时间:2018-11-05 18:35:20本章字数:2337字

    云清闻言立刻闭嘴了,她完全相信,于家人见到银子就会将她卖了的。云清在心底告诉自己,好汉不吃眼前亏,忍一忍就过去了。

    吃过早饭后,因为雪太大了,今日便不用外出拾柴。阿寿和阿福在院子里堆雪人,玩的正欢。

    云清和赵翠萍二丫三丫,还有二婶儿在大房的屋子里开始动手做过年衣裳,于老太要云清先将容诚的衣裳做出来,那些细棉料子,便由其他人做。

    赵翠萍和二丫三丫等人盘腿坐在热炕上,腿上盖着棉被取暖。而云清则坐在窗边,独自缝着衣裳,腿脚冻的有些发麻。

    窗户纸极薄,云清能看见院子里的景象,阿福和阿寿正在堆雪人的身影,倒让她想起了前世,冬天的时候元熙也喜欢堆雪人。

    那时候独孤翊不允许她亲近元熙,她只敢躲在远处偷偷的看。

    这场景倒真有几分似曾相识的感觉,云清看着看着,就见容诚来到了院子里,站在一旁静静的看阿寿和阿福堆雪人。

    阿寿和阿福玩的正欢,见到他,愣了下道:“容哥哥,和我们一起堆雪人吗?”

    “你们玩儿就好,我不会。”

    阿寿和阿福对视了一眼,心说怎么会有人连个雪人都不会堆,不过这话他们可不敢说,奶奶说了,容诚哥哥是贵客,要是谁得罪了他,可是要被打屁股的。

    所以在阿寿阿福简单的认知里,容诚是个奶奶都怕的大人物,惹不起!

    这么个大人物在这里看着他们堆雪人,总觉得怪怪的,两个熊孩子干脆缠着容诚道:“哥哥和我们一起玩吧,很简单的,一学就会。”

    容诚今年也不过是个十四岁的少年,碍不住两个孩子缠着他,心下也有些跃跃欲试起来。

    他家中管的严,像阿寿阿福这么大的时候,从没像同龄孩子那么玩过。每日朝九晚五的温书练剑,只是那时候他身边的兄弟都是这样长大的,他也没觉得什么。

    如今见这乡下孩子无拘无束的,竟有几分羡慕了起来。

    室内的云清有些吃惊的看见,容诚俯下身,学着阿寿和阿福的样子,滚起了雪球。照理说。容诚年纪不大,和孩子一起玩没什么。云清却感觉到有些违和,许是因为容诚嘴毒,又或是言谈举止也像个小大人似的,云清打从心底就没拿他当成同龄孩子看。

    就像前世的元熙,也很早熟,不过云清总觉得,容诚比元熙聪明许多。元熙的心思至少她还看的透,容诚这小子来于家好几日了,除了刚醒来时情绪有些激动,其他时候言谈举止完全让人看不出他是个年仅十四岁的孩子。

    容诚滚了个雪球出来,阿寿和阿福立刻拍马屁道:“容诚哥哥滚得雪球比我们两个滚得圆多了。”

    房内三丫听见动静,得知容诚在外面,忍不住春心荡漾,一个走神,针扎进了肉里。

    “嘶……”三丫回过神来,将手中的衣裳一丢,一脸不耐烦道:“我不做了!反正也没我的份儿!”

    赵翠萍刚想教训她,就听云清在一旁不冷不热道:“容公子和阿寿阿福玩的很开心呢。”

    赵翠萍闻言一愣,干咳了声道:“二房两个混小子有什么玩的,万一磕了碰了容公子怎么办,三丫还不出去陪陪容公子。”

    于三丫闻言,立刻答应了,刚准备出去,赵翠萍突然叫住了她,随后从抽屉里翻出两个她珍藏的珠花来给三丫戴在了头上。低声嘱咐她道:“一会儿记得会来事儿一些。”

    于三丫点了点头,便迫不及待的冲了出去。

    云清透过窗子,清楚的看见于三丫凑到了容诚身旁。容诚不留痕迹的往一旁闪了闪。

    于三丫道:“容公子也喜欢玩这些啊?”

    容诚没理她,将雪人的脑袋滚了出来,安了上去。想了想,又将雪人两颊削去了一点,原来的胖脑袋,瞬间变成了个瘦的有些突兀的瓜子脸。

    一旁的于三丫依旧不死心的搭话道:“这雪人还缺眼睛鼻子和手呢,容公子需不需要我帮您去找。”

    这回容诚总算理她了:“有劳帮我找两个石头,又黑又大的最好。再找两根枯树枝来。”

    于三丫闻言,像是得到什么圣旨一般,立刻去做了,没一会儿便将容诚要的东西找了来,容诚替雪人填好鼻子眼睛后,狭长的桃花眼染上一抹笑意,似乎对自己的作品颇为满意。

    于三丫和阿寿阿福却看的愣了下,心说这雪人,也太丑了些。

    只是看着看着又觉得有些不对劲儿,阿寿道:“这雪人怎么长的这么像大姐啊?”

    他此言一出,于三丫和阿福也觉得这雪人瘦脸,大眼,越看越像云清。还不待于三丫开口说什么,阿福大喊道:“大姐,大姐快出来看啊。”

    云清闻言,放下了手中的活计,走了出来道:“怎么了?”

    阿福指了指地上那个雪人道:“大姐你看,这雪人像不像你?”

    云清看了看那奇形怪状的雪人,居然真的莫名看出了自己现在的几分神韵出来,又看了看容诚,张了张嘴,愣是没说出半个字来。

    这么幼稚的把戏她能说什么?不过她确实被这臭小子给气到了,忍着的话,心中又有些不顺畅。

    云清皮笑肉不笑道“容公子,我自知相貌平平,可是也不至于长的这么奇怪吧?”

    “我有说我做的是你么?”容诚眼底染上了一抹笑意:“不过你既然认了,这雪人便是你好了。”

    一旁的阿寿和阿福笑的肚子痛,云清一脸黑线,无言以对。

    想不到又被这小子摆了一道,云清半天说不出话来。

    容诚见云清吃瘪的模样,唇角微微上扬。他本就生得好看,这一笑更是如同冬日暖阳一般,令人移不开眼。而于三丫,就这么不知不觉的被晾到了一边。

    室内,赵翠萍来到窗前,见到这样一幕,双眸微微眯起。

    照理说,这三丫长的比大丫好看一点,抛开五官不说,至少皮肤比常年干粗活的大丫白嫩一些,看着便也觉得漂亮出一点来。

    可这容公子怎么偏偏就搭理大丫呢?虽然容诚表面上看起来是在欺负大丫,不过赵翠萍也不是傻子,不可能看不出来只不过是些小打小闹罢了。

    难道说,真的是因为大丫出身?他们富贵人家本能相互吸引什么的?想到这一点,赵翠萍又想起当年在尚书府做粗使丫鬟时所受到的轻视。

    原本当年她有心勾引过云尚书,却不想被大丫的亲娘提前发现了,险些将她活活打死,那次事件导致她和同样怀有身孕的尚书夫人双双早产。后来她生完孩子心中愤恨,越发不甘心了起来。想方设法将两个孩子掉包了,而她,也被赶出了尚书府。回了乡下。

    因为此事,赵翠萍对云清也格外讨厌几分。平日里容忍着她也就罢了,如今于大丫要是敢阻挡她亲生女儿的路,她是绝对不会放过这贱种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