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初次爆发(下)

    更新时间:2018-11-05 18:35:20本章字数:3336字

    吃过饭后,二丫三丫被于老太催促着出去拾柴。二婶和赵翠萍打扫院子,刷碗。云清还是去给容诚做衣裳去了。

    做了没一会儿,云清心底有些不踏实,来到了容诚房间。容诚正准备午睡,刚脱下外衫躺下,云清便走了进来:“容公子,我有事相求。”

    容诚微微蹙眉,起身道:“什么事?”

    “你那件衣裳我快做完了,我想去和我二妹他们一起拾柴,你能不能和我奶奶说说?”

    “这么冷的天想出去拾柴?你该不会,是想去见你那未婚夫吧?”

    “是,是啊。”其实云清是怕二丫再被欺负,而且二丫脸上那一巴掌她还没还回来呢。云清懒得和容诚这个外人解释太多,索性顺着他的话道:“我未婚夫的条件那么好,万一被人抢走了可如何是好?”

    “一个乡野村夫,能好到哪去?”容诚嘴上这么说着,却还是道:“可以,正好我闲来无聊,和你一起去。”

    容诚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就是莫名想看看这于大丫的未婚夫是哪根葱。

    云清本来没想答应,转念一想,这于三丫不是喜欢在容诚和张小武之间周旋么,把两个凑上块儿,看她怎么说。

    “带着你可以,不过你能不能再帮我一个忙啊?怎么说我当初也救了你一命……”

    容诚:“……”

    云清到村口山脚的时候,就见到于三丫正带着一群丫头,围着二丫欺负。

    二丫和红着眼被她们数落着,大概就是说她中午回家造三丫和张小武的谣,挑拨离间什么的。

    云清看着被众人围起来的二丫,莫名就想到了当年刚被张小武甩了的自己,因为不甘心,找于三丫说理,也是被他们倒打一耙,在这里被围成团拳打脚踢了一番。

    云清双眼微微眯起,上前冷道:“你们这是做什么呢?”

    众人见云清来了,愣了下,反映过来后,却没一个将她放在眼里的。原本村子里的孩子就有些瞧不起她的。

    “你是眼瞎么?我们在做什么自己不会看啊?”

    于三丫更是明目张胆的挽起了张小武的手臂,笑道:“大姐怎么不在家里伺候容公子了?”

    云清目光落到了于三丫挽着张小武的胳膊上,双眼微微眯起道:“三妹是不是将我中午说的话忘了?”

    云清说着,逐渐向二人走近。于三丫闻言,更加挑衅的靠近了张小武的怀里,笑得一脸嚣张道:“你说什么了?真奇怪,我为什么要记得你说的废话?”

    云清看着于三丫那讨厌的笑脸,和前世的时候一摸一样,前世于三丫抢走张小武的时候在笑,带着村子里其他人欺负她和二丫的时候也在笑,后来她身份被识破了,于三丫拿她当下人,用鞭子抽她,逼她跪在地上和家里的狗一样用盆吃饭也是这样笑的。

    云清的印象里,于三丫永远是一张笑脸,云清到现在还清楚的记得,她有多想撕碎这张笑脸。那时候她不敢,如今……

    云清面色阴沉的来到于三丫面前,眼中隐忍压抑的恨意令于三丫有些发毛,她终于笑不下去了,却依旧没将自己这个懦弱无能的大姐放在眼里。

    “于大丫,你要做什么?”

    “让你好好想想,我中午说了什么!”云清声音猛的提高了几分,紧接着,在谁也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一把揪过于三丫的头发,大力将她从张小武身后扯了出来,还不待于三丫回过神来,云清重重的甩了她一巴掌。力道之大令云清感觉到自己的掌心都火辣辣疼。于三丫一个不稳,摔倒在了雪地里。

    云清突然像是发了疯,对着于三丫扑了过去。用尽所有力气掐住于三丫的脖子,对着她的脸重重扇了下去。

    其实云清上辈子就想这么做了,这辈子她要做好女孩儿,平时不能太过明目张胆的收拾于三丫,今天她有了底气,新仇旧账一起算!

    见于三丫臭美的戴着赵翠萍买给她的珠花,云清拔下了于三丫头顶的簪子,对着她那张脸重重的扎了下去。

    云清就想看看,于三丫那张脸皮是有多厚。

    锋利的簪子扎破于三丫的脸皮,于三丫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周围的人都愣住了,瞬间鸦雀无声。只剩下于三丫的惨叫声久久不绝于耳。

    云清心里莫名痛快了,将手中簪子往地上一丢,起身道:“现在你想起来了么?我说了,你再敢罢着我的东西不放,我就和你拼命!”

    所有人都吃惊不已的看着她,这,这还是那个胆小懦弱的于大丫么?是她疯了还是他们疯了?

    于三丫何曾受过这种对待?更别提是她一直瞧不起的于大丫带给她的。

    于三丫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眼泪便淌了出来,本准备还手,可是不知为何,对上云清那双漆黑的眸子,想起刚才她那疯狂的样子,于三丫竟有几分胆怯了起来。

    “小武哥,你就看着我被她欺负!”于三丫对张小武说着,声音已经哽咽的不成样子。张小武立刻手忙脚乱的安慰,转而对着云清怒道:“贱丫头,你敢欺负三丫!你看我不打死你!”

    云清冷眼看着他,似乎并不担心张小武对她动手。

    “住手!”一道清冽的声音自那堆干稻草垛后面传来,紧接着,就见容诚走了出来,来到了云清身前,冷冷的看着张小武。

    他一出现,村子里其他女孩子眼睛都看直了。

    她们都是在村子里长大的,平日里接触的都是些乡下的糙汉子,好一点的也不过是张小武之流。

    容诚这般俊美的公子,云清上辈子在京里都没见过几个,更别提这些乡下的小村姑了。尽管容诚如今一身粗布麻衣,可是依旧难掩一身贵气。张小文更是按耐不住,重重咽了咽口水。

    于三丫也是愣了下,随后意识到了什么一般,面色铁青。

    容诚和张小武同岁,却硬生生比他高出一个头多,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张小武扬起的巴掌愣是不敢落下去,到底还是讪讪的收了回去。却还是不甘心,虎目圆睁,仰着头怒瞪着容诚道:“你是哪根葱?敢管老子的闲事?”

    容诚没说话,甚至看都没看他一眼。而是转过身看着云清,眼中闪过一丝嘲讽,道:“这就是你那条件很好的未婚夫?你的品味真是比我想的还差。”

    云清无言以对,张小武这德行在于家村这种地方还勉强算好的,在容诚这种富家出身的公子哥眼里,怕是提鞋都不配。虽然云清至今还不知道容诚是个什么来头,不过看他这一身掩饰不住的贵气,和来时穿的那身名贵的行头,她可以肯定,这人出身绝对不一般。

    不过云清这次被容诚噎的心里还挺痛快的,笑道:“是啊,你不觉得他很帅么?”

    容诚:“……”

    这于大丫是瞎的么??

    一旁的张小武看着二人对话,竟是丝毫不将他放在眼里,周围村里的孩子们都在看着他呢,张小武觉得自己丢了大面子。

    张小武怒道:“于大丫,你是我未婚妻!给我过来!”

    云清没动,干咳了声提醒了一下身前的容诚,容诚想起来时云清教他的,不禁有些头疼。

    他居然有朝一日会沦落到和这么一群人在这里争执,若是被家中那几个兄长知道了,非笑掉大牙不可。早知道就不答应这死丫头了。

    不过他一向言而有信,轻咳了声,对着于三丫道:“于三丫,你上次说要陪我一起赏月,今晚……还有时间么?”

    容诚说完,表情实在一言难尽,身后云清忍笑忍的肚子痛。

    张小武闻言,不可置信地转过头去,瞪大了眼看着于三丫,一脸不可置信道:“三丫,这小白脸说的是真的?”

    于三丫原本听见容诚要邀她看月亮,心花怒放。可是张小武在……她本能的要撒谎,可是容诚还在这,她又不能撒谎,一时又气又急,脸都憋红了。

    一旁刚刚从美色中回过神的张小文一脸鄙夷,阴阳怪气儿的说道:“瞧她那样子,还能有假么。一边吊着姐姐的未婚夫,一遍勾引着其他汉子,三丫啊三丫,你还真是好手段呢!”

    周围也传来了一片鄙夷之声,无论男的女的,没有一个不鄙夷于三丫的。

    云清看着被众人指指点点的于三丫,眼中闪过一丝冷笑。

    于三丫,被所有人瞧不起的滋味儿怎么样?让你欺负二丫,这次,也不过是给你一点小教训罢了。

    云清眼底的冷意却没有瞒过容诚,容诚眼中闪过一丝狐疑。

    照理说,这于三丫再怎么过分,也是于大丫的亲妹妹。难道是他的错觉,总觉得她对待于三丫的态度,像是对待仇人一般。尤其是刚才于大丫将于三丫按在地上打的时候,他清楚地看见于大丫眼中似乎在努力隐忍着什么,如若不然,她怕是巴不得掐死于三丫。

    于三丫在众人指指点点下,无地自容,片刻也呆不下去,捂着脸跑回了家。

    张小文眼底闪过一抹嘲讽,随即来到了云清和容诚身前,一脸娇羞道:“这位公子怎么称呼啊?”

    容诚没理他,问云清道:“可以回去了吧?”

    “急什么,来都来了,一起拾柴吧。”

    张小武黑着脸看着二人,对云清下命令道:“于大丫,我再说一次,你可是我未婚妻,给我过来!”

    “不行!”还不待云清拒绝,容诚率先开口了。

    “你说不行就不行?你是她什么人啊你?”

    张小武看这个容诚莫名不顺眼,不为别的,容诚的出现抢了他的风头,原本他是村子里最受欢迎的男子,可是现在,不知道从哪冒出个小白脸来。抢走了他的风头不说,于三丫,甚至是于大丫,居然都去了他那一边。

    容诚微微挑眉,眉眼间带着与生俱来的冷傲霸道:“我是她主子。”

    “主子?”

    “换句话说,她是我的丫鬟。”

    云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