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寡妇门前

    更新时间:2018-11-05 18:35:21本章字数:2929字

     因为容大少爷发了通脾气,云清和二丫算是逃过了一劫。二丫红着眼扶着云清起身,回到了房里。

    赵翠萍和于三丫可惨了,于老太因为损失的十两银子,心疼的险些晕过去。她自然而然的将此事怪到了赵翠萍母女身上。这下挨鞭子的便由云清二丫变成了赵翠萍和于三丫。

    二丫和云清回到房里,眼眶红红的道:“大姐,痛不痛啊?”

    “大姐不疼,真的。”

    二丫哽咽道:“都是我不好,以后我再也不惹三妹了。”

    云清无奈道:“大姐真没事儿,以后咱们不找三妹的麻烦,可也别叫她欺负了去。”

    于二丫闻言愣怔的看着云清,她这一段时间总是感觉大姐和以前不一样了,具体哪里不一样她也说不出来,就是感觉,大姐没有以前那么好欺负了。

    二丫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不过大姐放心,如今有容公子在,不会再有人欺负咱们了。”说罢,二丫突然笑的一脸神秘兮兮道:“大姐,容公子对你很不一般呢。你说,容公子会不会对你……”

    云清愣了下,随即有些无奈的笑道:“怎么可能?二妹啊,你可不能和三妹张小文她们学,这人啊,要学会有自知之明,就大姐这个条件,容诚怎么可能对我有什么想法。”

    二丫闻言也觉得不大可能,不过还是道:“反正大姐在我眼里就是最好的,大姐一定要留住小武哥啊,咱们家条件是一般,将来能嫁到张家也是好的。等到天暖和了,我想办法去挖些野菜,找些野鸡蛋去卖点银子,到时候也给大姐买珠花戴,大姐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小武哥就喜欢你了。”

    云清闻言心中一暖,这世上就属二丫对她最好了。其次……就没别人了,说是容诚排到第二都不为过。

    毫不夸张的说,云清这些年来每次受委屈,从没有人护着她过。除了二丫外,这个容诚,居然是唯一一个。无论是出于什么原因,这次云清还是打心底感谢他的。

    看来容诚那小子也没有她想象中的坏,就是说话难听了点,还有点少爷脾气,却也并非她最初认为的独孤翊之流。

    “大姐,你想什么呢?”

    云清回过神来,笑道:“我在想,等天暖了,咱们一起去挖野菜卖钱,到时候啊,买了珠花一起戴。”

    二丫闻言总算开心的笑了,和于三丫那令人生厌的笑脸不一样,二丫是单纯的开心,云清见了心情也难免变好了许多,心里更加坚定了这一世要让二丫永远这么开心的笑下去,而不是向上辈子那样,因为她受了许多委屈,最后还落个不得好死的下场。

    ……

    赵翠萍和于三丫挨了一顿鞭子后,于老太余怒未消道:“你们娘俩儿给我听仔细了,以后谁也不许找大丫头的晦气,还有,今晚的晚饭你们做,不许吃!让大丫二丫好好休息休息!”

    赵翠萍拉着哭哭啼啼的于三丫到了厨房,带上了门,凶道:“别哭了!没出息的东西!”

    于三丫本就委屈,被赵翠萍一凶,哭的更厉害了。赵翠萍被她哭的心烦意乱:“你再哭娘也帮不了你了,你就等着一辈子被于大丫踩在脚底下吧!”

    于三丫闻言,越发不甘心起来,眼泪也就自然而然的止住了。

    “娘,那你说我该怎么办,如今小武哥容公子一个都不理我了,奶奶和容公子还都向着于大丫,我已经输给她了!”

    “胡说八道!”

    她赵翠萍的女儿怎么可能会输给那个贱种?

    赵翠萍道:“越是这种时候,你越要表现的会来事儿一点,想办法让奶奶喜欢你比喜欢大丫多。还有那个容公子,这次容公子怪你骗他,说不定就是因为心里有你,吃醋了呢?要不然的话他为什么要生气?”

    于三丫闻言觉得在理,又道:“那小武哥呢?”

    “哎呀傻丫头,这鱼和熊掌不能兼得,更别说男人了。听娘的话,你就是有机会嫁给那个容公子做妾,也绝对比嫁给张家那小子好。”

    “可是娘,难道小武哥就这么白白便宜于大丫了不成?”

    “这个另说,人家张小武也未必会看上你大姐,你给我想办法好好表现,无论如何,也要把你大姐比下去,听见了没有?!”

    晚上做饭的时候,赵翠萍自掏腰包去割了块肉来,让于三丫额外给于老太太做了一碗饭菜出来,放了不少荤腥,不过尽管如此,于老太依旧不领情,和她损失的十两银子比起来,这些又算的了什么。

    这之后,赵翠萍和于三丫算是彻底消停了下来,于家人吃惊的发现,原本好吃懒做的于三丫突然变的勤快懂事了起来,勤快程度都快赶上云清了。

    赵翠萍可谓是在于三丫身上下了血本,珠花首饰,又去给她弄了匹细棉的料子来。这么一折腾,赵翠萍那点小金库几乎花干净了。

    可是赵翠萍毕竟在京中做过下人,眼界不似这些乡下人短浅,知道想要钓到大鱼,必须下足饵,只要三丫能吸引到容诚,到时候得到的回报绝对是翻倍的。

    不过于三丫母女如此,可是引得于家甚至是于家村其他人看着不爽了起来,于家村贫困,一般人家的衣裳都是破了补,穿烂为止,于三丫天天打扮的花枝招展,别的女孩子见了难免心生嫉妒,也回家找家长缠着要新衣裳珠花什么的。

    要的最厉害的就数张小文,她如今和于三丫关系不和,自然不甘心被于三丫比下去。尤其是于三丫日日有意无意的同她炫耀,虚荣心作祟,张小文因此还和家里吵了一架。

    张小文的娘忍无可忍找上了门来:“三丫娘呢?出来!!”

    赵翠萍见张家人来了,笑道:“小武娘,有什么事儿吗?”

    “什么事儿?还不是你家三丫。”

    “我家三丫怎么了?”

    “呵……”小武娘突然冷笑了声道:“我知道你娘家有钱,你家丫头吃什么穿什么戴什么咱们也管不着,不过能不能让她出去干活的时候打扮的正经一点,打扮的跟朵花儿似的给谁看啊,搞得别人家丫头都要跟着学。”

    赵翠萍闻言,像是听见什么笑话一般:“你这是怎么说话呢?我家三丫打扮漂亮一点就是不正经了?真有意思,管天管地还管的着我们家三丫吃什么穿什么了,再说了,你家男人不是挺能赚钱的么?隔三差五给你们娘三儿送银子,而且你家男人也不回家,还不够你们花的么?你也给你们家小文买点就是了,来我这做什么呢真是的!”

    小文娘闻言黑了脸,这于家村的人谁人不知,她家男人在县城大客栈里做帐房,是村子里最有本事的男人,可是偏偏大半年不来家一趟,送银子也越来越少。村里人都在传,说他家男人外面养了女人了。

    赵翠萍这寡妇一直看着她男人有本事眼红,动不动就找机会酸她。

    小文娘也不是个好惹的,立刻反唇相讥:“我家男人不回来又如何?不比你,早早死了男人,又没有儿子,回娘家拿多少钱都能自己花,我可不一样,我这还准备送小武去学堂读书,拮据的很呢。”

    赵翠萍最忌讳旁人说她是寡妇,闻言怒道:“我再不济也比男人活着都不愿意看自己一眼强。”

    “赵翠萍!!我告诉你,就你这样的,你生的那些赔钱货别想嫁到我们家来!”

    赵翠萍闻言乐了,“你还真拿你儿子当个宝了?到时候怕是求我们嫁,我们还不稀罕呢!”

    小武娘像是听见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她家小武可是村子里条件最好的汉子了,多少姑娘想嫁到她们家来,赵翠萍不好好巴结着就算了,还敢说这种话!

    赵翠萍已经想好了,于三丫只要尽全力勾引容诚就好,至于于大丫,她本来也不配嫁个好人家,正好借机毁了这门亲事!

    最后二人不欢而散,小文娘撂下一句:“死寡妇,你们家就等着我们家退婚吧!”小武娘说罢,愤然离去。

    “我等着!”

    小文娘走后,于家门前路过两个汉子,见到赵翠萍站在门前,极其轻佻的对她吹了个口哨,赵翠萍也没恼,娇嗔的瞪了二人一眼,扭着纤腰回到了院子里。

    那两个汉子笑的一脸猥琐:“这寡妇,够浪的啊。”

    “男人死了多少年了,寂寞了呗。你看她那身材,真不像是生了三个孩子的娘啊。”

    两个男人对赵翠萍评头论足的离去了,恰好此时云清从外面拾柴回来,看到了这一幕,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扬。

    她记得上辈子的赵翠萍就耐不住寂寞,和村里的汉子偷情,想不到这么早就有苗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