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沦为笑柄

    更新时间:2018-11-05 18:35:21本章字数:2634字

     云清切了声,出去后,见赵翠萍还跪在院子里,立刻收了笑,又变回了往日老实维诺的样子。

    于老太赵翠萍一旁,搬了把椅子出来坐着,在一旁点了柱香,才燃了一半。

    云清上前替赵翠萍求情道:“奶奶,这天怪冷的,您和娘回屋吧。”

    “大丫头你别管了,我今天非教训教训你这个娘不可!”

    云清本也不是真心替赵翠萍求情,闻言道:“那您多披件衣裳,我和二丫三丫拾柴去了。”

    “等等……”于老太叫住了她道:“要不你还是别去了,在家做衣裳吧。”

    于老太担心于大丫刚被退亲,去了难免被村子里的孩子们笑话。

    云清知道于老太的心思,也没说什么,留在了家里。只是躲在家中,不代表那群孩子就不会笑话她了,当晚二丫回到家时,气的面色铁青。云清一再追问下,才知道又是于三丫干的好事情。

    于三丫将她被退亲的事传的沸沸扬扬,估计到现在,村子里没几个人不知道她被张小武甩了的事。这在于家村可不是件小事,云清这次算是丢人丢大了。

    然而对此,于二丫比她还生气呢。二丫觉得那群人简直是坏透了,大姐明明从没招惹过他们,可是他们总要找大姐麻烦。

    云清对此倒是无所谓,不过是一些闲言碎语罢了,只要她不在意,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比起上辈子,于三丫和张小武陷害她和村中老光棍有染,之后被退婚,这些算轻的了。那时的她才叫声名狼藉一败涂地。

    不过看样子她猜测错了,这一世并非全然按照上一世轨迹来,有些事还是有所改变的,比如遇见容诚,就是最不一样的地方。上辈子从不曾有这么个人出现在她生命里。

    不过都无所谓,只要该遇到的人别错过了,其他事见招拆招,总不会比前世更差就是了。

    云清现在才算看透。其实上辈子她的悲剧不在于那些事,而是在于她自己,如果曾经的她不是那么懦弱的一个人,能将那些欺辱她的人弄死,她还会那么惨么?呵……

    云清安抚好二丫后,准备去厨房做晚饭,恰好此时,小武娘将答应的退婚补偿送了过来。

    两斤猪肉,一只山鸡,还有不到一筐的柴鸡蛋。

    小武娘见是云清来拿的,脸上多少有些过不去:“那个,大丫头,白天的时候婶儿说话难听了点,你可千万别往心里去啊。”

    云清面无表情的接过东西道:“说都说了,婶儿认为道歉有用么?”

    云清知道,小武娘这人就是这样,刀子嘴豆腐心。脾气来的时候控制不住,什么事儿都做的出来,通常事后便后悔了,没什么坏心眼儿。

    不过不代表云清就会原谅她,上辈子这个直肠子的女人以为她背叛了张小武,给她带来了不少的羞辱和难堪。

    也许她在别人眼中算是个好人,或者是没有那么坏的人,可是在她这,欺辱过她的对她而言都没什么区别,她没那么大度,做不到原谅。

    小武娘也知道自己一时冲动,怕是毁了这丫头的名声,从怀里掏出二钱银子,悄悄塞给了云清道:“这钱当是婶儿对你的补偿,多了婶儿也没有了。”说罢,将银子往云清手里一塞,转身准备离开。

    “谢谢婶儿。”

    云清嘴上这么说着,然而在小武娘转身的一瞬间,暗中伸出一只脚来,小武娘被重重的绊倒在地,脑袋磕到了石头上磕破了皮,哎呦哎呦的惨叫着。

    云清立刻上前扶起她道:“雪天路滑,您小心着点儿。”

    小武娘原本以为是于大丫绊她,可是见于大丫面上的吃惊太过真实,加上于大丫平日里为人老实敦厚,她也就打消了疑虑。捂着脑袋起身离开了。

    云清将银子揣入怀中后,将食材放到了地窖里,拿了几个鸡蛋和肉出来准备做饭了。

    自从容诚来到了于家,于家餐桌上的饭菜明显精致了许多,云清稍微琢磨了一下,蒸了锅白米饭,做了盘红烧肉,两盘青菜,还有一盆鸡蛋汤。

    于家人见晚饭是米饭,都挺高兴的。因为一旦吃干粮,馒头只有容公子有,他们还是要吃难以下咽的糙面窝头的。

    不过尽管是蒸的白米,红烧肉于家人还是捞不到的。于家一家老小看着那盘色泽光鲜的红烧肉,闻着肉香味儿,不约而同的咽了咽口水。

    容诚许是还记着云清戏弄他的仇,又让云清在他身旁站着伺候了许久,才让她回去,并且直接将红烧肉赏给云清了。

    云清见于家人目光都落到了自己身上,笑着将红烧肉平分了。于老太太笑道:“还是大丫懂事。”

    吃过晚饭,云清收拾桌子时,对二丫道:“二丫,陪我一起去刷碗吧。”

    “好。”

    二人来到厨房后,云清将厨房的门带上,从米缸中拿出一碗红烧肉来递给二丫道:“我专门给你留着的,你快吃。”

    “这……”二丫见状,震惊地瞪大了眼道:“大姐,你敢藏独食?你疯了,被奶奶发现了可怎么办?”

    “怕被奶奶发现你就快吃了。”

    云清知道,在餐桌上二丫分不到多少吃的,几乎是顿顿吃不饱,上辈子二丫和她一样,因为营养不良,面黄肌瘦,个子也不高。长相上委实有些吃亏。

    女孩子有个好身高和好肤色是件非常重要的事。白日自己被小武娘数落了一番,首要就是说她的相貌。这倒是提醒了云清。这一世她要想尽办法给二丫将身子补好,现在多了她做不到,让二丫吃饱肚子再说。别再干巴巴的最要紧。

    二丫看着红烧肉,咽了咽口水道:“大姐,你不吃么?”

    云清撒谎道:“大姐之前在厨房偷偷吃过了,你快吃吧。”

    二丫闻言,也不再有任何顾虑,心满意足的将红烧肉快速吃干净了,吃完后还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道:“大姐厨艺可真好。那张家不要你做媳妇儿,才是亏了。”

    二丫说完,猛地意识到自己提及大姐伤心事了,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云清,道:“大姐,对不起,我……”

    “没事儿。”云清笑道:“你实话实说而已。别说他们了,和我一起我将水烧上吧。”

    “烧水做什么?是不是容公子又要洗澡了。”

    云清重重的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容诚爱干净,规定的两天一洗,原本容诚准备自己亲自烧水的。毕竟这也算个体力活儿,容诚并非那种娇贵的富家公子哥,于大丫怎么说也是个救过他一命上午女孩子,他还做不到心安理得的一直使唤他。

    云清哪敢让他动手,被于老太知道非炸开锅不行。云清和他商量了半天,容诚这才好不容易答应了改成三天一洗,不过这寒冬腊月,也够折腾的了。

    二丫将水烧上后,云清便让她回房了,自己在厨房看火,没多久,容诚突然来到了厨房。

    云清见他来了,不禁愣了下,道:“容大少爷怎么不在房里等着洗澡水,来厨房做什么?”

    容诚脸色有些不对劲儿,好看的眉头微微蹙起:“房里太吵。”

    “吵?”云清愣了下,走出厨房,来到了容诚屋里。仔细听了听,这才知道他说的吵是什么意思。

    容诚这间屋子紧邻着二房夫妇的屋子,云清隐约听见了床板晃动的声音和粗重的喘息声。

    已经人事的云清自然不会听不出隔壁在做什么。不禁暗自咂舌,真是想不到,她那残废二叔还能行人事。难不成二婶儿是在上面的??听着二人压抑的喘息声,想必阿寿和阿福已经睡了。

    云清摇了摇头,回到了厨房对容诚道:“我还以为是什么呢,容少爷也真是的,有免费的春宫都不听。”

    容诚蹙眉道:“于大丫,你究竟是不是个女人?脸皮可真是够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