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替她出气

    更新时间:2018-11-05 18:35:21本章字数:2360字

     容诚的话,云清不置可否,她心理年龄都够做容诚的娘亲了,在男女之事上,早就没了少年少女那些青涩。

    云清将水烧好后,正准备和容诚将水提进房里,二人到了厨房门口,却不由自主的停住了脚步。就见院内,起夜的赵翠萍路过二房门前,似乎听见了里面的动静。非但没离开,反而悄声走了过去,趴在门上偷听了起来。

    借着月光,二人可以清楚的看到赵翠萍一脸掩盖不住的羡慕。

    二人撞破这种事,不免都有些尴尬,容诚干咳了声,道:“看不出来,你娘还挺寂寞的。”

    “寡妇的苦你不懂啊。”云清叹了口气,其实她作为一个已婚过的女人,多少能明白赵翠萍守寡多年的感受。不过后来赵翠萍做出许多出格的事,她还是无比鄙夷的。

    容诚看了她一眼:“说的好像你懂一样。”

    她自然懂了,她上辈子那几年,其实也和守活寡没什么区别。

    赵翠萍偷听了好一会儿墙角,才转身回房。想来二房那里也已经完事儿了。

    云清和容诚将水挑完后,回到了房里。也没人给她留灯,云清摸黑走了进去,赵翠萍在黑暗中不知道偷偷摸摸在做些什么,云清突然进来,显然被她吓了一大跳。

    “死丫头,进门都不带声儿的,吓死个人了!”

    云清没答话,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悄声上了炕,心中却止不住冷笑,她走路并不轻,想来赵翠萍做某些事儿太入迷了,这才没听到而已。

    云清这样令赵翠萍越发心虚了起来,也不知道这贱种看到了什么没有。无论看到没看到,打断她的好事儿,回头非收拾收拾她不可!

    翌日,云清照例早早爬起来准备做饭,推开房门,却见外面又下雪了,院子里落满了雪花。

    云清哈了口热气,去厨房熬了锅热粥,炒了两盘青菜。又将热水烧上。她做完这一切后,于家人才陆续起床。

    吃早饭时,于老太看着屋外的飘雪,道:“算算日子,是不是快元宵了?”

    “还有六天。”

    “元宵?”孩子们一听瞪起了眼,阿寿和阿福道:“听说县城元宵有灯会呢。奶奶,到时候我们可不可以去啊?”

    “不行!”于老太想都没想就直接拒绝了,去了灯会这些孩子肯定又要吃的要玩的,她可没那么多闲钱供他们吃喝玩乐。

    阿寿和阿福闻言不乐意了:“奶奶,人家小武哥,还有黑子,三胖哥,人家去年灯会都去了,买了好多好吃的好玩的回来,你凭什么不让我们去啊?”

    “臭小子!一点事儿也不懂,咱们家条件和人家能比么?哪有钱供你们玩儿?”

    一旁的于三丫原本也想去的,见状没敢开口。

    阿福和阿寿想去的很,见奶奶不同意,将筷子一放,咧嘴大哭了起来。

    “哭哭哭,就知道哭!不就是个灯会么,有什么好哭的!”

    云清三两下扒拉完碗里的饭,准备将院子的雪扫了,见容诚来到了院子里,打了声招呼道:“容少爷,又出来堆雪人啊?”

    容诚懒得理她,听见堂屋传出争执声,蹙眉道:“这又怎么了?”

    云清道:“这不快元宵了么,阿寿和阿福吵着去县城逛灯会。奶奶不同意。”

    容诚闻言,若有所思道:“你们们这儿的灯会,人多么?”

    “不知道,我又没去过。应该少不了。怎么,你想去?”

    容诚点了点头,不过他去县城可不是为了玩儿,在于家村有一段时日了,他也该出去探探风声。

    云清道:“你若想去好说,不过说好了,村子里只有村长家有牛车,往年除了过年,元宵节之类的,只载一车人,到时候估计你要和许多人挤在一起。就怕你这大少爷受不了。”

    容诚闻言有些哭笑不得:“丑丫头,我在你眼里就那么娇贵?”

    “不娇贵需要我做丫鬟伺候你么?”

    其实容诚根本不在乎有没有人伺候,当初不过是存着收拾收拾这丫头的心思,只是他并不后悔当初有些冲动的决定,乡下无聊,于大丫倒是偶尔能给他找点乐子。

    容诚看了云清一会儿,唇角突然微微上扬。云清注意到,他每次笑的时候,一侧唇角总是比另一侧提前扬起,令他原本好看的五官带上一抹邪气。

    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每次他一对她笑就没好事儿。

    果然,就见容诚道:“你说的是,所以,元宵那日你和我一起去县城。贴身伺候着。”

    云清:“……”

    虽说去玩玩没什么,不过若是去伺候人,云清还真没这个心思,她一大把年纪了,对逛灯会这种事没有太大兴趣。对伺候人更没兴趣。

    云清道:“容公子,你往年逛过灯会么?”

    “没有。”

    他往年元宵节都是在家中过,不让出去的。

    云清又道:“我听说,这灯会上有不少才子佳人成双成对儿的,你带着我未免有些掉价。这样吧,您带三丫去。她比我漂亮些,而且绝对愿意伺候你。”

    容诚见云清自我贬低,心中有些不舒服,蹙眉道:“说带你就是带你,哪这么多废话!”

    云清:“……”

    于家人得知容诚要带着云清去逛灯会后,表现不一。阿寿和阿福吵着也要去。而赵翠萍和于三丫,则是脸都黑了。

    赵翠萍商量着道:“容公子,我们家大丫脑子不大灵活,笨手笨脚的。您若是需要人跟着,我们家三丫比较合适,您看她行不行?”

    容诚冷冷的看了赵翠萍一眼,他总算明白为什么于大丫和她娘不亲了,偏心成这样……

    不知为何,容诚想替于大丫出口气。

    容诚不冷不热道:“我带大丫去就行。对了,二丫想去的话也一起吧,吃什么玩什么银子我出。”

    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明显他就是不肯带于三丫,于三丫嫉妒的五官都扭曲了。不过想起娘教她的,忍住怒火,柔弱的问道:“容公子,可以带着我一起么?”

    “我方才所说你听不见是不是?”容诚语气明显不耐烦了,于老太连忙上前劝道:“是这丫头不懂事,您愿意带谁就带谁,千万别生气啊。”

    容诚离开堂屋后,一旁的云清二婶儿再也没忍住,幸灾乐祸的笑出了声儿,“亏得大嫂你在三丫头身上下了这么多功夫,人家就是不肯带三丫头,唉我说大嫂,你以后还不如把心思放在你家大丫头身上,我看大丫还有点戏。”

    “你懂什么?!”赵翠萍一肚子火气,怒道:“大丫头那笨样儿的,哪个富家少爷会喜欢?”

    “是是是,你最懂。好心当成驴肝肺,我懒得和你废话!”

    一旁的于老太闻言,却若有所思了起来。二房说的对,这容诚公子对大丫不一般,虽说不指望他们于家的丫头能嫁给人家,就是做个妾,哪怕是个通房丫头什么的也值了。反正大丫被退婚的事人人皆知,说婆家也没那么好说了。

    就是最后被容诚甩了,也总能得到一大笔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