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买了牛车

    更新时间:2018-11-05 18:35:21本章字数:3402字

    容诚闻言愣了下,见云清脸色有些不好,难得正经和她解释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这段时日,他和于大丫时不时互损两句,以前从没见这丫头当回事儿。就是被张家退了婚,也没见她多生气。想不到这次居然会为了这种莫须有的事儿发火了。

    云清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有些神经了,富家少爷三妻四妾本来就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更何况,容诚只是开了个玩笑罢了。人家又不可能真的找她一个乡野村姑做妾。

    云清转移了话题道:“我胡乱说的,我还看不上你呢,这是在做什么呢。”

    “……练字。”

    见她没真生气,容诚莫名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我能看看么?”

    容诚将刚写好的一副字给了她,云清看了不禁赞扬出声来:“好字!”

    “你识字?”

    “……不认识,只是觉得好看罢了。”

    其实前世她回尚书府后,曾学过几个字,后来独孤翊也教过她许多,虽然她还有很多不认识的,不过至少字好看与否云清还是看得出来的。

    都说字品看人品,独孤翊的字就极其狂放不羁,笔锋凌厉。好看是好看,云清看了总觉得很不舒服。

    可是偏偏独孤翊表面上看起来沉稳内敛,只有最熟悉他的云清才知道,字如其人,独孤翊本身就是个野心极大,薄情寡义的人。

    而容诚的字和他所表现的性格截然相反,沉稳有力,又不失灵动俊逸,一整段话下来,行云流水一般,看着就令人觉得舒服极了。

    容诚写的内容,云清看不懂,只觉得大气。看样子这家伙也不全然是没用的富家少爷,这手字写的就极好,元熙和他年纪差不多,平日练字也还算勤勉,可是写的连这一半好看都没有呢。

    云清将字递还给他道:“你继续写你的,我在你房里偷会儿懒就好。”

    容诚也没拒绝,继续写他的了。云清待了一会儿实在无聊,问他道:“要不我替你收拾收拾屋子吧。”

    容诚练字最烦别人吵他,不耐的转过头。看着顶着一头珠花,颇有些滑稽的于大丫,又没了脾气。容诚也知道她是闲的难受。叹了口气道:“要不我教你识字吧。”

    云清一听来了兴趣,这一世她决心要改变自己,自然不会放过任何机会,正好闲着也是闲着,和容诚多学几个字也是好的。

    过了一会儿,于老太来到院子里,见云清进到容诚房间后便再也没有出来,脸上露出一抹笑来。

    一旁扫院子的三丫见了,忍不住开口问道:“奶奶,大姐在里面做什么呢?”

    “当然是陪容……问这么多做什么,还不快扫你的地!”于老太说罢,转身回了房里。

    于三丫重重的忒了口,面目有些狰狞道:“真以为不说我就不知道了?!真是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就大姐那样子,也敢指望容公子看上她?!”

    一旁的于二丫闻言,在心里默默的想着,三妹这说的不是她自己么?

    于三丫骂骂咧咧的扫着院子,突然传来一声极其讨厌的声音:“呦,三丫这么勤快啊。”

    顺着声音望去,就见张小文站在门口,笑看着于三丫。

    于三丫面色不善道:“谁让你来的?我们家可不欢迎你!”

    “我们家的雪又不需要我扫,我闲着无聊,就来了。”

    二丫闻言道:“你娘不让你扫雪的么?”

    “是啊,我娘说了,女孩子粗活别干多了。”

    这话倒显得张小文比她们姐妹金贵了几分似的,令于三丫黑了脸:“你扫不扫雪和我们有什么关系?被打扰我们干活!”

    “我又不是来找你的,我是来找大丫姐的。”

    这回于二丫也不大欢迎张小文,闻言道:“我大姐可不想见你们张家的人,你还是回去吧。”

    其实张小文是来找借口见容诚的,没见到怎么可能离开。闻言有些委屈道:“退婚的事又不是我决定的了的,我就是前来给大丫姐道个歉。”

    二丫闻言心软了,于三丫脸色却越发黑了起来。张小文原本可是和她一伙,从来看不起于大丫的。如今一口一个大丫姐叫着,听着格外的刺耳。

    “少装模作样了张小文,你还不是为了容公子么?可惜啊,我大姐现在就在陪着容公子呢,他们两个你一个也见不到!”

    于三丫说完,见张小文明显变了脸色,心里痛快了许多,就好像她不想勾引容诚一样。

    不过张小文没于三丫这么没脑子,问二丫道:“真的假的?”

    二丫点了点头,张小文脸色只变了一下,便笑着走到了院子里:“见不到就见不到吧,也不是非见不可,我这次来,除了见大丫姐,也是来和三丫讲和的。”

    于三丫狐疑地看了她一眼,明显不信。

    张小文笑道:“我没必要骗你不是么,咱们怎么说也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上次衣料的事儿,是我小心眼儿了,给你认个错。”

    于三丫冷哼了声。张小文见状,心说要不是为了那个容诚,她才懒得和于家人这些人周旋。见于三丫给她甩脸子,张小文赔笑道:“这样吧,我帮你扫院子,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于三丫闻言,也知道自己不好太过,便答应了。

    张小文替他们一面打扫院子,一面闲聊一般的打探着容诚的情况,可惜于三丫等人对容诚知道的也不多。于三丫为了表现出自己和容诚关系还不错,拼命吹牛着。张小文信以为真,心中对只见过一面的容诚那莫名的好感越发深了起来。

    二人聊着聊着,先前那点不愉快便莫名过去了。

    于三丫将所知道的容诚的事添油加醋吹了个便后,张小文突然道:“对了三丫,过几天元宵,县城灯会你们家去不去啊?”

    一提到这茬,于三丫好不容易转晴的面色又沉了下来。张小文道:“你怎么不说话啊?”

    一旁的二丫道:“容公子说,带着大姐和我去……”

    张小文闻言立刻反应了过来,这是容诚不带于三丫呢,呵,亏的刚才于三丫吹牛吹的好像和容诚有多亲近一样。

    不过张小文这次也没笑话她,而是对三丫道:“这样吧三丫,回头我让我哥哥带你去,我哥来和你奶奶说的话,你奶奶应该会同意的。”

    于三丫闻言亮起了眼睛:“你说真的?真是谢谢你啊小文。”

    谢她?张小文这么做都是为了她自己,张小文不是看不出于三丫也惦记着那个容诚公子。于三丫近水楼台,绝不能让她抢了先机去。所以张小文决定想办法撮合撮合她和哥哥。至于于大丫,张小文还不将她放在眼里。

    “没事儿,反正我们家买了牛车。等到了县城,带你们去我爹做工的客栈吃好吃的。”

    二丫闻言,有些羡慕道:“你们家买了牛车啊,还是你爹有本事,在县城做帐房就是不一样。”

    一旁的于三丫闻言一脸不屑,不过这次有求于人,只好听张小文在这里炫耀了。

    张小文听着二丫羡慕的语气,心中洋洋得意的很。心里想着元宵灯会那天她一定要打扮的漂漂亮亮的,自家还有牛车,到时候去和容诚搭话,也有了底气。

    容诚和云清正在桌前识字,二人对院子里传出的动静皆置之不理。

    云清有前世的基础,学起来快的很,不过起初还要装作刚学会的样子。毕竟她如今还是于大丫,若是被人知道她识字,她可解释不清楚。

    容诚真以为云清不识字,这次也没和她过不去,真的极其耐心的从最简单的开始教她。云清在心里重重的叹了口气,心说自己全当重温了。

    张小文回到家中后,和张小武商量了一下带于三丫去灯会的事儿,张小武闻言,二话不说便拒绝了:“她不是喜欢那个小白脸么,让人家带她去就是了!”

    “话别这么说嘛,今天我去于家,看三丫那样子心里还是最在乎哥哥的,她也是被她娘命令着才那么做的。那个容诚怎么可能比得过你们两个这么多年的感情啊。”

    “是么?”张小武没张小文这么多心眼儿,闻言半信半疑道:“三丫真是这么说的?”

    “是啊,我怎么可能骗哥哥呢。”

    张小武闻言,又动了心思。他对于三丫可是真心的,虽说凭他家的条件,在村子里找个比于三丫好的并不难,只是他心里还是记挂着于三丫,不愿意找其他女子的。

    张小武道:“既然如此,三丫怎么不自己来告诉我?”

    “三丫是女孩子,脸皮薄,哥那你就让让步吧。”

    张小文这里将张小武劝好后,兄妹二人一起去了于家。因为退婚的事,于家人是不怎么欢迎这对儿兄妹的,然而于老太也知道不好和两个孩子计较。对张小文态度还算客气,然而到了张小武这里,于老太态度不善道:“你来做什么?还嫌我们家大丫被你害的不够惨么?”

    “于奶奶,退婚的事儿是我娘决定的,我也没办法啊。我这次来和大丫道个歉,还有点事儿和您商量。”

    “什么事儿?”

    “元宵节的时候,我想带着三丫去灯会,到时候三丫吃的玩的,银子我来给她出!”

    于老太闻言大怒:“你刚甩了大丫便来纠缠我们家三丫,你当我们家闺女是什么?供你挑的么?!”

    一旁的赵翠萍拉过于老太,低声道:“娘,大丫已经被甩了,难得人家还惦记着三丫。就张家这条件……咱们怎么说也留条后路。”

    赵翠萍并没有放弃容诚的念头,只是她自知希望不大,留张小武这么条后路也是好的。

    于老太闻言,却也觉得在理,她和赵翠萍想的不同,她是彻底不指望人家容诚能对三丫有什么心思。倒是张小武,张家条件宽裕。三丫若是能嫁给他,将来肯定能捞着一笔不菲的嫁妆。

    虽然这样做对大丫来说有些不公平,可是有什么比捞银子更重要的呢?

    想明白利害关系后,于老太对张小武立刻换了一副嘴脸:“元宵节你们小孩子去县城玩玩儿也没什么,你要是想带着三丫,那就带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