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太子殿下

    更新时间:2018-11-05 18:35:21本章字数:2446字

    在于家村许多孩子的期待下,元宵节总算来临了。

    因为灯会是在晚上,要去的人家和村长还有张家约定好了时间,白日各忙各的,下午统一出发。

    无论是张小文,于三丫,还是其他女孩子,无一不是没干活,早早的在家里收拾打扮开了。

    因为是过节,大人们对此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开开心心的最重要。

    云清托容诚的福,借着伺候他的名义,这几日于老太就没让她干过活,日日躲在容诚烧的暖烘烘的房间里,学习识字。还可以蹭些干果点心吃。

    云清的识字速度超出了容诚的想象,元宵当日,容诚考过云清前两日学习的字后,见她都认对了,道:“你识字这么快,今日便休息一天吧。”

    “为何?”

    容诚看了她一眼,见她似乎真想不起来什么没做,提醒她道:“今日去逛灯会,我见你二妹三妹都在梳洗打扮,你不收拾一下么?”

    “有什么好收拾的,怎么了大少爷,你莫不是嫌我这样跟着你给你丢人?”

    容诚无奈的叹了口气:“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们女子不都是好打扮,怕被别人比下去么。”

    云清闻言,没忍住笑了,“这倒是实话,不过你这年纪,见过几个女人啊,就敢说这话?”

    “女人……“容诚顿了顿,道:“我家里倒是有不少。”

    容诚说完,见云清有些吃惊的看着他,微微蹙眉道:“你想什么呢,是我父……父亲的。”

    “哦。”云清还以为容诚小小年纪妻妾成群了,闻言试探着问道:“你家中究竟是做什么的啊,父亲那么多媳妇儿?”

    容诚蹙眉道:“这你不用管。”

    云清就是有些好奇,见容诚不说,也懒得多问,转移了话题道:“说起去灯会,我倒是有件事需要你帮我。”

    “什么?”

    “借我一两银子,回头还你。”

    容诚本想说,一两银子给你就是了,闻言忍不住道:“你要做什么,又要怎么还?”

    云清笑道:“好不容易去次县城,总不能白去不是么。”

    云清找了张纸来,裁成一块一块的,让容诚帮她在上面写了几个字。

    “一文,三文,五文,十文,五十文,一钱,一两……谢谢惠顾。”

    其中谢谢惠顾最多,一文的其次,然后是三文,五文,像是十文五十文寥寥无几,一钱银子的一个,一两的一个。

    见容诚有些狐疑,云清又请他帮忙写了张:“抓奖游戏,一次十文,最高可抓到一两银子。”

    容诚写完,反应过来她要做什么,觉得有些好笑:“你……这是怎么想出来的馊主意?”

    “贫穷给我的主意。”

    容诚:“……”

    其实不然,上辈子在将军府,云清坐了许多年冷板凳,终日无聊的很,闲着的时候就会想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打发时间。她想的最多的,就是如果当年没嫁进将军府,而是离开了云府,自己生活会怎么样,别的不说,赚钱的门道她就想了好多。虽然知道是不存在的,不过想想心里总能舒服一会儿。

    容诚道:“万一买的人数不多,有人抽到了一两,你岂不是赔了么?”

    云清笑道:“不是说肥水不流外人田,你真以为我会让外人抽到这一两?回头让二丫假装顾客,别人看她抽到了一两银子,说不定都来买了呢。”

    容诚愣了下,真不知道这于大丫哪来这么多鬼主意:“你这不是骗人么?”

    云清道:“过节么,花银子就图个开心,再说了,也有人能抽到五十文和一钱银子不是么,他们还真指望十文钱换一两啊?天下哪有那么容易的事儿。”

    容诚无奈的摇了摇头:“骗人就是骗人,还说的这么好听。”

    “无商不奸,哪个做生意的不是骗钱的?”

    容诚闻言不禁又是一愣,这话不假,不过从一个乡下长大的丫头片子嘴里说出来,难免有些违和。她是怎么懂这些的?

    这于大丫,他是越来越看不明白了……

    到了下午,村长和张家的牛车都停在了村口,约定好去县城的孩子们早早便到了,容诚和云清二丫是最后到的。

    村子里其他女孩子因为去县城,都悉心打扮了一番,其中打扮的最漂亮的当属张小文和于三丫,张家比于家有钱,奈何赵翠萍在三丫身上下了血本,这样一来,二人便不相上下了。

    其他女孩子,就连二丫,都换了身体面点的衣裳,唯独云清,依旧穿的寒酸无比,主要是她也没有其他衣裳能换。于老太给她的那几样首饰,她给二丫系个根红绳,其他的什么也没戴。

    于三丫见状笑道:“大姐,好不容易去县城一次,怎么也不好好打扮打扮?”

    云清似是没听见她语气中的嘲讽,淡淡一笑道:“我就这么两身衣服,有什么好打扮的。三妹今天打扮的这么漂亮,难怪小武哥答应你花的银子他出呢。”

    云清此言一出,其他女孩子看向于三丫的目光也变的鄙夷了起来。这张家前脚刚把于大丫甩了,三丫这个做妹妹的立刻勾搭上了张小武,这还真是……

    不过可惜大多数女孩子将注意力放在了容诚身上,只是稍微鄙夷了一下,并未深究。

    容诚今日穿着半旧的青色棉衫,因为天冷,倒是将他那件名贵的狐裘带了来,简单又不失贵气,配上他那张堪称神颜的面庞,这些小村姑眼睛都快看直了。

    张小文回过神来,准备上前去搭句话,谁知容诚对于大丫道:“站着做什么,上车吧。”

    众人上了马车后,容诚坐在最外面,只靠着云清。令那些想挨着他一起坐的女孩子有些失望。

    牛车赶起路来慢不说,几乎四面通风,冷的很。容诚感觉到一旁穿着单薄的云清有些打颤,想了想,还是将狐裘解了下来披在了她身上。车内其他人不禁愣住了。

    云清刚想说声谢谢,容诚不冷不热的开口道:“冻僵了回头怎么拎东西。”

    周围传来低笑声,云清到嘴边的感谢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大约赶了半个时辰的路,在天黑前赶到了县城,灯会还没开始,不少小摊贩已经早早的到了。

    容诚和村长说了声回去后不用等他们,便单独带着云清和二丫去玩了。容诚对姐妹二人道:“我有些事要去做,你们先玩着。”说罢,从怀中掏出十两银子给了姐妹二人。

    二丫有些吃惊道:“这么多,我们怎么好意思拿呢,我和姐姐买不了什么的。”

    就是怕她们不好意思要,容诚也没多给,他有要事办,没心思和二人废话,将银子往云清手里一赛,便离开了。

    容诚走远后,在街边一个卖面具的小摊贩那里买了个面具,将脸遮住后,来到了县令府前,说有要事相见。

    县令府下人见容诚仪表不凡,不能确定身份,通传了县令来。县令出来后,见到带着面具的容诚一愣,容诚深受摘掉了面上的面具。

    “县令大人,别来无恙。”

    县令愣了下,震惊的瞪大了眼,京中传来消息,说他遇害失踪下落不明,怎么会……

    县令回过神来后,毕恭毕敬的将容诚请进了府中。

    遣散了下人后,县令突然对着容诚下跪行礼道:“下官,见过太子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