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元宵灯会

    更新时间:2018-11-05 18:35:21本章字数:2491字

    容诚离开后,云清带着二丫在小摊贩前转了转,现在天未完全黑下来,还没到热闹的时候。

    姐妹二人找到了一个卖羊肉的小摊贩前,要了一人要了一碗热腾腾的羊肉汤,要了只香辣羊腿,羊腿是烤出来的,撒了调料和孜然,不知道多久没尝过肉味儿的二丫也顾不得形象,狼吞虎咽的就着羊汤吃着饼,不过尽管如此,还是知道将羊腿留给云清。

    云清见了有些心软,二丫还真是和前世一模一样,将自己看的太低了,什么事都先想着旁人。

    云清将羊腿肉最厚的地方撕给了二丫,让她吃她才肯吃。云清见状不禁在心里叹了口气,二丫这习惯也要给她改改,这人啊,千万别委屈了自己。

    二人吃饱喝足后,天色黑了下来,羊腿还剩下了一些,二丫准备打包带走,说要回家给奶奶吃。

    云清想了想,将羊腿撕碎,对二丫道:“回家后将这些给奶奶,就说咱们专门给她买的,千万别说是咱们吃剩下的羊腿。”

    二丫闻言,有些犹豫道:“这样不大好吧。”

    “听大姐的话,反正都是要给奶奶的,若是被奶奶知道是咱们吃剩下的。难免心中不高兴,咱们撒谎,也是为了哄奶奶开心啊。”

    同样的东西,换种说法,效果可就完全不一样了。

    二丫闻言觉得在理,总算答应了。包好剩下的肉后,云清又和二丫逛了一会儿,云清给二丫买了个莲花形状的冰灯,又买了些点心后,对二丫道:“姐在路边摆个摊儿,你一会儿……”

    二丫听的直瞪眼,不过还是被云清说服,答应了。

    云清找了个路边人流多的地方,将自己先前准备的折纸拿了出来,又将那张写着“抓奖游戏,一次十文,最高可抓到一两银子。”的纸平铺在地上,用小石子压好后,像其他小摊贩一般吆喝出声道:“瞧一瞧看一看了,抓奖游戏,一次十文,最高可以抓到一两银子。”

    这游戏比较新奇,引来了不少人侧目,起初,有不少人出于好奇,掏了银子。但抽到的都是“谢谢惠顾。”,久而久之,围观的众人有些不满了起来,都说云清这是坑人的,云清也不急,这些她都是穿插着放的,总能抽到。

    这时,有人抽到了五十文,不禁惊呼出声。周围的人这才相信这个游戏是真的,有更多的人跃跃欲试。围观的人也渐渐的多了起来。

    没过多久,二丫过来了,装作普通顾客,出了十文钱。这时,表面上的纸已经不多了,云清又拿了些新的出来补上。二丫按照云清事先教她的位置,抓了一张,打开一看,就见上面写着:“一两银子。”

    “哇,我居然中了一两!”

    二丫有些浮夸的惊呼出声,周围的人见状,眼睛都羡慕红了。十文钱换一两!要知道,一两银子可是在场不知道多少人小半年的工钱呢。

    原本还有些犹豫的人毫不犹豫的纷纷掏银子,有人中了一钱,有人中了五十文,但更多的是三五文和谢谢惠顾的。

    很快云清带的纸张就卖完了,抽到银子的心满意足的离开,但更多的却是失望而归。

    云清和二丫坐在地上兴高采烈的数银子,除去成本,她们居然赚了一两七钱多。二丫开心的不得了,“大姐,咱们发财了啊!”

    云清也没想到卖的这么好,对二丫道:“赚了这么多银子,咱们去好好玩玩。”

    “啊?咱们要不还是把银子留着吧。”

    云清将二丫从地上拉起来,拍了拍雪道:“傻妹妹,这钱留着还能下蛋不成?银子是赚出来的,可不是省出来的。日后大姐继续带你赚银子,咱们赚好多。”

    这番话对二丫来说有点难度,她理解了好一会儿才明白过来,虽然还是有些不赞成大姐乱花钱,却也不扫兴了。

    云清给二丫买了些吃的玩的,自己却也没乱花,云清心里清楚,自己如今的处境,现在赚银子的机会还不多,能省则省。不过在二丫身上,她是绝对不会吝啬的。

    二丫玩够了后,云清带着二丫找了家药铺,让二丫在外面等着她,又给于老太买了不少药。家里的快用完了,云清可不敢停。

    这毒药药效本就慢,回头万一拖到于老太那老不死的寿终正寝,她心里岂非亏得慌!

    走出药铺后,二丫道:“大姐你是病了么?买这么多药材。”

    “这是给奶奶的补药。”

    云清含糊过去后,又带着二丫闲逛了许久,最后在一处猜灯谜的摊贩前停了下来。

    这个和云清的游戏差不多,出银子猜灯谜,一次五文钱,不过比她的公平许多,猜到的话,有两个选择,要么摊主多退二文银子。要么免费再猜一次。如果第二次还猜对了,摊主在多退两文,总共退四文。以此类推,三次六文,四次八文。

    许多人都冲着这个条件,越猜越多,然而越到后面的题目越难,大多人都是血本无归的。

    云清出了五文,摊贩笑眯眯的接过后,出题道:“请问岳父姓名,打一个成语。”

    “不识泰山!”

    二丫愣怔的看着云清,云清解释道:“容公子教我的。”

    周围一片叫好声,云清选择免费继续猜。老板又道:“二小姐,打一个字。”

    “示?”

    “不对不对,答错了!”

    云清又掏了五文钱,还是这道题,这个问题有点难度,周围的人一时想不到,云清稍作思考,便道:“姿。”

    这二小姐,换个说法,不就是次女么,周围又是一片叫好声。

    摊主继续出题道:“左有十八,右有十八,二四得八,一八得八。打一个字。”

    这下可把云清难住了,她认识的字并不多,想了许久,也没想出这是个什么字来,就在云清准备放弃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容诚的声音:“樊。”

    众人顺着声音方向看去,就见一位带着面具身量有如青竹般的少年站在那里。

    “这位公子,您答对了可不作数啊。”

    容诚道:“我和她们是一起的。”

    “欸?你说一起的便是一起的?这可不算!”

    云清和二丫叹了口气,正准备离开,谁知容诚笑着递出了五文钱来道:“继续。”

    云清和二丫又来了劲头,这摊主也看出这少年不一般来,出的题目尽是些刁难人的,想不到都被容诚猜出来了。

    过了一柱香左右的功夫,容诚足足答对了二十道题,摊主赔了四十文银子,原本的笑脸也变成了苦瓜脸。谁知容诚居然没要那银子,便带着云清和二丫离开了。

    云清不解道:“你怎么不要那四十文?”

    “我不在乎那些,何必打坏了人家过节的好心情呢。”

    他这种心思,云清大概可以理解,富人的善心啊,穷人理解不了。

    比如一旁的二丫,明显因为那四十文心疼的不轻。

    云清转移了话题道:“你方才去哪了?”

    容诚没答话,带着二人来到了一处小胡同口,那里正拴着一匹枣红色的马,马身后还拉着马车。

    “我方才去弄了匹马来,以后再来县城就不用那么麻烦了。”

    其实这匹马是县令府的,县令得知了他现下的处境,给了他一匹马和一些银子。

    容诚前两年和父皇微服出巡路过此地,得知此处县令是个好官,定会帮他探探京中的风声,顺便替他报个信儿,告诉父皇,他一切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