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章 车祸

    更新时间:2018-11-05 19:05:12本章字数:3055字

    夏夕现在没有心思与任何人说废话,只想自己一个人静一下:"呵呵,你眼瞎。"很不给面子的说完就走去。

    "哎,你这女人长得不错说话怎么这么冲?"沐萧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蛮横的女人,敢这么和他说话的这世界上除了他妈没别人了,这倒是很新鲜。

    夏夕没理会身后传来的声音,径直往前走去。

    沐萧无奈,只好下车,把头盔放在了摩托车上,鞋触地面追向夏夕:"快看!地上有一百块钱!"

    真是老掉牙的骗人方法,怎么不说是有宇宙飞船呢?夏夕心想。

    "嘿!宇宙飞船!"沐萧好像能听到夏夕心里在想什么似的。

    夏夕忍不住笑了:"噗嗤--"

    "哎呦呦,原来蛮横妹也会笑,我不敢相信我的眼。"沐萧假装揉了揉眼,很惊讶的说。

    虽然两个人不熟,但沐萧与谁都能聊得很嗨,包括七旬的老太太,只要是异性,但沐母除外,在沐萧的脑海中,她,不是女人。

    "这位衰哥,出门是不是忘记吃药了?要不我帮你去买一盆子?"夏夕被沐萧逗笑,心情也好了许多,与面前的男人沐萧开起了玩笑。

    这是一阵很大的摩托车声从两人的耳畔掠过。夏夕看到一些不该看的,嘴角勾起一个邪魅的弧度。

    沐萧故意咳嗽了几声:"咳咳,不劳驾了,朕自己可以去。敢问姑娘芳龄啊?"如果比自己大,立马走人。

    夏夕伸出两个指头,沐萧很满意的笑了笑:"二十啊,不错。"

    "错!二百!"夏夕用两根手指从沐萧的脸上划过,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去了。

    沐萧彻彻底底的愣在了那,两百……"喂!"沐萧当然没那么傻会相信,只是觉得这女的有意思。

    "我叫夏夕不叫喂!"夏夕背对着沐萧,挥了挥手。

    沐萧的脸上消去了愣住的表情,取代的是一抹笑容,"夏夕,不错,有个性,我喜欢。"

    评价完夏夕便扭过头想骑车离开了。刚转过头,发现自己的摩托车没了,环顾四方连个影子也没有,响起刚才那么大的摩托车声自己居然没在意:"靠!"他气愤的跺了下脚,嘴里吐出句脏话。

    那辆车光从外表看就能看出一定价值不菲,刚才那辆车就从夏夕眼皮子底下被一个身穿运动服的男人骑走了,速度很快,动作迅速,一看就是惯犯。

    不过夏夕并没有提醒沐萧,也没有报警。谁让这男人非要纠缠自己。有句古话说的好,自作孽,不可活。

    夏夕离去的背影在沐萧面前出现,沐萧顿时对这女人的好奇心又多了一些,当时他们两人是面对,既然自己是背对,那夏夕肯定把一切尽收眼底。

    "这女人这么坏。"不知道这是陈述句还是疑问句,总之这女人成功吸引了他的眼球。

    沐萧没了摩托车,自己只能让司机来接,如果让司机来接他妈又要问东问西,与其如此还不如和夏夕一起走。

    沐萧小跑了几步,很快追上夏夕。

    夏夕被突然出现的人吓了一跳,"你干嘛?!"她蹙着眉头,很不厌烦的说。

    "某位小姐见死不救,我的车没了,只能跟你一起走,没事,你走你的大道,我绝对不打扰你。"沐萧已经摸透了夏夕的性格,完全的女强人,所以要以柔克刚。

    夏夕不屑的瞟了他一眼,然后与他隔出一段距离,自己走。

    沐萧刚想凑近,手机响了:"沐萧,你又死哪去了,还不回家!"刺耳的大骂让沐萧自动把手里离自己的耳朵远了些距离,以免耳膜忍受不住这么大的声音,导致自己成为聋子。

    "老太婆,我都二十二了,你能别把我当三岁小孩么?"语气极为不情愿,他口中的老太婆是沐母,两人的关系并不好,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其中三百六十四天都在吵架,有一天是沐萧不在家并且手机关机。

    下面的话沐萧早就想到沐母该说什么了,很无奈的同时与电话另一端的沐母一齐说:"我要是三岁小孩就好了,比现在听话多了。"

    "你要是三岁小孩就好了,比现在听话多了。"

    只要第一个字不相同,沐母这句话了几百遍了,只要是人,有大脑的人都能背下来。

    旁边的夏夕一切都听到了,对于这样的妈也是醉了。

    "离婚!房子和车都归我。"一辆汽车中的夫妻正在闹离婚,一个女人坐在副驾驶座上,因为今天看见自己丈夫与一个年轻小姑娘在一起就眼里容不下沙子要离婚。并一口要定所有财产。

    男人坐在驾驶座上开着车,心情五味杂陈,刚好到十字路口碰上红灯,趁着一分钟和谈。

    "你听我解释……"这男人还没说完,女人便一点理也不讲的说:"我不听解释,就两个字一个词,离婚!"

    这摆明了是想要钱,肯定外面早已经有人了,万事俱备,只欠这东风了。

    男人也算懂了这女人的心思,也狠下了心:"离婚,离就离,房子和车都是我买了,你一分钱也别想拿!"

    两个人直接一句也不和的闹翻了,这话惹怒了她,这时红灯亮了。

    本来想回家,应该在十字路口左拐,现在既然离婚那就直接直行去民政局。

    既然心思已经被看破了,那就破拐子破摔,先要到钱再去民政局。

    她和泼妇一样,扒拉着他的胳膊。

    这男人正在开车,这样弄岂不是很危险!她丝毫没有感觉到危险的来临,然而那男人火气也上来了,不顾她的阻拦,直接才油门往前走,车速超过规定速度,飞一样的往前开,车轮的转动十分快。

    "哎,我知道了老太婆,别罗嗦了。"沐萧很不厌烦的说完然后挂掉了电话。用余光瞥了一眼夏夕。

    夏夕也刚好和他对视,"看我干嘛!"

    沐萧很理所当然的说:"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看你?"

    夏夕不屑的切了一声。

    这时后面的轿车迅速的朝夏夕开过来。

    车内两人的争执导致方向盘没规矩的转动着,车轮一会坐一会右,眼看就要撞上电线杆了,车内的男人一把转过方向盘,车头立马转向夏夕的方向。

    "啊--"车里的女人大声的尖叫起来,她呆滞住,握着方向盘的男人也愣了,脑子一片空白没有想到踩刹车。

    车子在零点零一秒后停下来,车里的男人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踩住了刹车,但这一切都已经晚了。

    夏夕扭头看见车正飞速朝着自己驶来,人总是在紧要关头愣住,沐萧反应很快,他里夏夕有三米远,他大步跨过去想抱住她然后远离那辆车。

    他垮了一步,伸手就快要碰倒夏夕,但车却一闪而过,烧的发烫的车盖触碰到夏夕的腿,很快,夏夕整个人被车的冲力推到空中,这一刻,好像凝结了。

    "爸,妈,这是真的吗?"夏夕在空中看着一望无际的蓝天,想起了对自己保持陌生关系的父亲和亲爱的母亲。

    砰的一声,夏夕整个人平躺在地面上,慢慢的闭上了双眼,腿部流出好多血,头因为重重摔在地上,血蔓延而出,让人看了有些害怕。

    "夏夕!"沐萧第一次看见一个人如此呈现在自己的眼前,即使漠不相干,他惊慌了,带着担心的深情赶紧跑到夏夕身旁。

    他不敢触碰她,伸出食指,颤颤巍巍的往夏夕鼻前伸去。

    "还有气!你还活着!救护车,救护车。"沐萧感觉到手指上浅浅的呼吸,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疯了一样的喊救护车,车上的男人这时也惊慌的下了车,他害怕坐牢,看见沐萧惊喜的表情时才敢下车。

    他手指颤抖的从裤兜里拿出手机,慌慌张张的拨打120:"喂,我,出车祸了!"紧张到说话都结巴了。

    电话另一端的工作人员这种人见多了,很从容不迫的说:"地址,伤亡情况。"语速很快。

    他结结巴巴的交代了地址,伤亡情况只是说腿和头大量流血,说完电话便挂了,他把手机紧握在手里,手指肚开始泛白。

    沐萧把外套脱下,轻轻地盖到夏夕身上,他隐约看到夏夕的嘴唇在动着。

    "爸……"她声音很细小,沐萧的耳朵贴近她的嘴唇,听到这很努力说出来的一句话。

    沐萧从夏夕的口袋里掏出手机,翻开通讯录。

    找到她爸爸的电话拨了过去:"嘟嘟嘟嘟……"刚还嘟嘟了几声,后来不知怎么又挂了,沐萧重新打。

    依旧如此,很沐萧奇怪怎么会这样,多次打不通然后决定打夏夕母亲的电话。

    也是这样,他放弃了,通讯录里有一个叫席陌的人的电话。

    "这女人怎么认识席陌?难道是重名?席陌不是自己的好兄弟吗,他们什么关系,她不会是席陌的小女友吧,不对,席陌不是有女朋友吧,以我对席陌的了解,席陌那不对女人感兴趣的怪物,不管了,先打一个。"沐萧也认识席陌,席陌可是个不好惹的主,这女人的通讯录竟然有他的名字,以为是重名。

    电话嘟嘟了两声,便被接起:"夏夕。"声音冷漠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