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章 我同意

    更新时间:2018-11-05 19:05:12本章字数:3072字

    夏夕父母也由于太着急想见到女儿,也没有问来历。

    夏夕病房在三楼,刚走进电梯,夏夕父亲才想起问问她是谁:"这位小姑娘,你和我们家夏夕是什么关系啊?"我们家夏夕,带着血缘关系的爱是永远不会分开的,即使天塌地裂。

    "哦,叔叔,我是夏夕姐的下属,也就是说她是我的上司。"林子若很甜甜的开口,给夏夕父母的印象甚好。

    "夏夕她怎么样了?"夏母问。

    这句话,让林子若刚绽开的笑脸瞬间磨灭,该如何开口,两位老人若是知道自己女儿的腿回天乏力了,怎么能承受住这打击。

    夏夕父亲好像看穿了林子若的心思,语气平缓的说:"没事说吧,我们能承受。"至少还活着,这已经很好,很幸运了。

    "夏夕姐她,她的腿……"林子若没再说下去,只是摇了摇头。

    夏夕父母看起来很平静,他们看得很开,只要还活着,就好。当初他们两个也是经过了很大的困难,甚至很奇迹的活了下来,自己的女儿如今受了伤,做父母的不能说不心疼,只是他们在安慰自己,同时想想如何安慰夏夕。

    "叔叔阿姨没事的,我爸是老医生专门治疗粉碎性骨折之类的,我希望夏夕姐好些之后可以去我家住些日子,你们放心,我们肯定会照顾好她的。"林子若自己心里也没有把握能不能治好夏夕的腿,只是先安慰好她父母的情绪,但是喜悦会不会是空欢喜这谁也无法预料。

    夏夕爸爸很同意,现在父女的关系也不是很好,正好让自己冷静一下,女儿也可以安安静静的养伤,毕竟那里有医生:"我同意。"

    夏夕妈妈看夏夕爸爸都同意了自己还有什么意见呢,也点了点头。

    林子若投去一个放心的眼光。

    电梯门开了,林子若扶着两位老人去往夏夕的病房。

    病房内,沐萧坐在床边,他握着夏夕的手。这一切被夏夕父母以及林子若尽收眼底。

    林子若轻声咳嗽了一声,沐萧转过头。

    "这,是夏夕姐爸妈。"林子若给沐萧使了个眼色,示意他松开夏夕的手,不然被夏夕父母看见不好。

    沐萧成功收到,立马松开了夏夕的手,然后不好意思的朝夏夕父母笑了笑:"叔叔阿姨好。"

    夏夕母亲和蔼的笑了笑,然后走到夏夕床前,抚摸着她苍白毫无血色的脸:"女儿,妈来了,妈来了,不怕。"

    夏夕爸爸站在门口,看着自己的女儿如此安静的躺在洁白的床上,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叔叔阿姨我们先出去问问夏夕姐的情况。"林子若很懂场面的带着沐萧离开,让他们一家团聚。

    夏夕父母"恩"了一声,林子若拽着沐萧离开了病房,关上了门。

    "走吧。"沐萧低着头,准备去问主治医生夏夕的病情。

    "走哪去?"林子若疑惑的问。

    沐萧停下脚步,回过头,比林子若还疑惑的看着她:"你不是说去问医生病情吗?"

    林子若叹了一口气,"我说公子,您上过学吗?"明明就是一个善意的谎言,都二十多了难道还不知道吗?

    "我可是金融系毕业的,你说上过没啊?"沐萧对于林子若的话很是不满,怎么能这么说呢?

    林子若挥挥手:"得,我不和您这个大学生说,你自己去问吧,我去问问夏夕姐什么时候能出院。"林子若说完便走了。再继续和沐萧浪费口舌下去自己智商也变低了,智商这么低的人怎么能泡那么多妞呢?

    难不成那些妞都没上过学?

    林子若被自己的想法所打败,笑着离开了。

    "咚咚。"夏夕敲医生的门。

    医生此时还在做夏夕的治疗方案,头也不抬的对着门口喊了一声:"进来吧。"

    夏夕开门,进来,关门。

    "您好,我是来问一下夏夕病人什么时候能出院?"林子若直切主题。

    医生放下手中的笔:"小姐,今天她才做完手术您不知道吗?""知道啊。"林子若怎么会不知道,今天她可是全程陪在夏夕身边的。

    "那您觉得呢?"反问句,既然今天才做完手术,伤筋动骨一百天,这还是粉碎性骨折,最起码一两个月是要有的吧?

    林子若被问的哑口无言,不知如何是好,只好用沉默来回答。

    医生开口说:"我不是那意思,每一个来我们医院的病人都必须要被治好,不然这医生的名称只是徒有虚名。"

    林子若对这医生的一番话很佩服,每个医院都需要这样的医生。

    林子若赞同的点点头,"医生那么现在有没有什么方案可以让夏夕的腿恢复?"

    "我都说的很清楚了,回天乏力你懂么?"虽然这医生说话很直但心还是好的。

    林子若不介意,听着意思肯定还没研究出治疗夏夕腿的方案,"我爸是一名老医生,他有办法治好夏夕的腿。"林子若其实这次来并不是单纯为了问病情,只是想说等夏夕好些后让她去自己家。

    "这里是医院,他没有医生执照怎么治?"医生好像很气愤的样子。

    林子若被吓了一跳:"等夏夕好些后,把她接去我家住。"

    "不行!"医生把文件摔倒办公桌上,很大的声音刺激到林子若的耳膜。

    "为什么!"不管从任何角度出发,一切都是从治好夏夕的腿的方面出发的,刚才还说的那么好,为什么现在就不行了?难道只是装装样子?这使林子若对这医生的印象从天上瞬间到地上。

    那医生豪无厘头的说:"我是她的主治医生,她是我的病人!"这算什么?这和没说有区别吗?

    "治好夏夕的病比一切都重要!"终于,林子若的小宇宙也爆发了,她用自己最大的声音压住那不讲理的医生。

    他的气势弱了下来,声音也小了:"你父亲能来医院一趟吗?"他在想着什么。

    "能。"林子若从心底里还是很喜欢这医生的,第六感。

    "把他老人家请来吧。"医生叹了一口气,现在自己没有方法可以治好夏夕的腿,作为医生不能这么自私,可以找有经验的人一起讨论一下,更何况还是一个老医生,说不定就会碰撞出火花。

    林子若点了点头,然后轻声说了声"恩",便离开了。

    那医生做到椅子上,从他刚医生十来年算起,没有哪个人是治不好的,这是第一个,所以他也想治好,也必须治好,才不让夏夕出院,根本不是为了给医院挣钱。

    林子若离开后带上了门,她没有给父亲打电话,他老人家刚回家,再过来,他那老骨头怎么能撑得住?林子若想让父亲休息一晚上,明天再来。

    她去了医院外想给夏夕买点用品。

    夏夕病房内。

    "女儿啊,妈来晚了,都怪妈……"上了年纪的母亲对自己的孩子都是心头上的一块肉,即使已经成年但在父母面前也永远是一个孩子。夏夕母亲抽泣的声音在病房内响起。

    夏夕父亲静静的站在门口看着,没有上前安慰夏夕母亲,也没有走到夏夕跟前心疼自己的女儿。

    夏夕此时在万丈深渊内寻找出路,感觉走了好久,周围一片漆黑,只听得到哭泣的声音在耳边徘徊,但却看不到人。

    突然,某处亮起了光,夏夕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般,她不顾脚底磨起的水泡,径直跑向那有光的地方。

    快到了,突然腿一软,她摔在了地上,当她竭尽全力想站起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腿没有了直觉,站不起来,和残疾人一样,即使没有双腿,但她有顽强的毅力,她就在地上趴着,用手抓着地,像只蜗牛一样,很久才能挪动一下,她好累,趴在了地上,睡着了……

    "夏夕姐,你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夏夕缓缓睁开双眼,林子若的头出现在她的眼眶内,她轻轻地眨了眨眼,一片白色,还有刺鼻的消毒水的味道。

    夏夕看着林子若欣喜的样子,很感动的笑了笑,她歪过头,看见沐萧也站在病床边看着自己,看到他,仿佛看到了出车祸的那一瞬,他想抱住自己却最终没有的画面。

    "你,怎么在这……"夏夕还戴着呼吸器,说话很费力,好像说一个字就要喘一口气,她看着沐萧说。

    沐萧很调皮的吐了吐舌头,想逗夏夕开心,"我一直在这。"这句话听上去好暖人,但是夏夕却没有感觉到,林子若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站在这里了。

    "女儿!"这时夏夕爸妈从医院外买水果回来,听说水果补钙之类的,两老人就迷信的去买了一大兜,看见夏夕已经睁开了眼睛,夏夕妈妈显得格外兴奋。

    夏夕看向病房门口的两位老人,心里充满了感动,尤其是看到自己的父亲拎着一大堆水果站在门口看着自己的时候,心里感动的说不出话来。

    夏夕流下了眼泪,朝他们欣慰的笑了笑。"爸,妈。"由于呼吸器的原因,说话声音有些怪异,但这还是使夏夕妈妈激动地冲了过来在夏夕脸上亲了一口,"我的宝贝女儿,醒来就好。"这搞得像不会醒过来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