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章 我懂

    更新时间:2018-11-05 19:05:12本章字数:3058字

    “为什么!为什么!”夏夕发觉自己的腿残疾了,眼泪哗哗的往下流,她不能接受这个现实,自己的事业刚刚有些起色,难道要坐着轮椅在公司上班吗?不!不能这样!上天不能这么不公平!

    “我不要,一定是梦,我一定还没有醒过来,一定是……”夏夕很清楚这不是刚才的梦,这是真的,但却不愿相信这个事实。

    夏夕妈妈在门口看哭了,她跑上前去一把抱住了自己的女儿,她那么的要强,老天爷太不公平,她和夏夕抱在一起痛哭。

    席陌站在原地不知道该如何做,他默默的退出了房间。

    林子若缓缓走上前,她眼里泛着泪光:“夏夕姐,你的腿会好的。”她之前不肯定夏夕的腿会好,但是现在她相信了。

    这个世界是存在奇迹的,她不相信奇迹只有在电视中才有,没有信念就不会有奇迹。

    她很坚定的看着夏夕,夏夕抬起哭花的脸,当看到那眼神时,心里突然觉得安定了下来。

    “阿康,有时间吗?”席陌走出房门,给在美国的一个好友打电话。

    席陌口中的阿康是他在美国留学时认识的,两人很合的来,沐萧也是认识的。

    阿康在美国图书馆内,轻轻说了声:“怎么?你也要我帮那个叫夏夕的治腿?”

    这话让席陌迷惑了,什么叫“也”? 而且,他怎么知道夏夕?

    “我后天有时间会赶回去,就这样,挂了。”阿康听席陌没有声音,就知道他肯定也是为了这事,自己的两个好兄弟都求自己了,哪还有不帮的理由?即使他很忙。

    席陌挂了电话,蹙着眉头,是谁也告诉阿康夏夕的事了,知道夏夕出车祸的人而且认识阿康的人,除了自己……

    “沐萧!”

    “没错,就是我。”

    席陌猜到是沐萧,沐萧这时也正好出现在席陌面前,拍了下他的肩膀,如果不是席陌在商场上见过一些大风大浪,练就了好的心理素质,不然沐萧这突然出现心脏病都吓出来了。

    十分钟前。

    “又怎么了?你知不知道你每天给我打电话的钱都足够养大一百个孩子了。”沐萧等席陌他们都进病房后,到走廊里去接沐母打来的电话。

    沐萧一开口语气就非常不厌烦。

    沐母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那一双嘴能说死几十个人:“我养活一百万个小孩的钱都没你泡一个妞花的钱多。”

    “那是你抠门。”母子两人之间拌嘴二十年了,沐萧也是学到些本领的。

    沐母不想再这么浪费时间下去:“五个小时之前我就让你回家,现在还不回来,死路上了?沐母毫不客气的泼沐萧一盆冷水。

    沐萧脸色突变:“妈,您就这么希望您儿子死了啊?死了您就又没丈夫又没儿子了。”

    沐萧每次都会很估计的提醒沐母,她曾经被抛弃过,这也是唯一一个能让沐母无法反击的话。

    电话另一端沉默了。

    这么多年,每当沐萧提到这件事,沐母都会沉默不语,自己的儿子并不理解自己的痛处,沐母也不愿告诉他。

    “没事我挂了。”沐萧听见电话另一边半天没有声响,不知道该说什么,然后挂掉了电话。

    沐母在电话另一边听见手机内的“嘟嘟……”声时,默默的把手机从耳边移开,攥在手里。

    沐萧挂了电话后,刚想回病房,又想起了夏夕的腿,突然间想到阿康,他在美国专修医术,技术肯定不错,脑子一热就打了电话过去。

    “沐萧,你小子怎么知道给我打电话了?别说想我了?”沐萧刚走进图书馆就接到来电,来电显示居然是沐萧,他邪魅一笑,然后接起了电话。

    沐萧听到阿康声音的那一瞬,脑子突然清醒了,为什么要帮夏夕?他们两个只是恰好碰到的路人,那之前附在她头上的一吻……

    沐萧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心里十分纠结:“呃……我,我就是想你了。”沐萧只是抓住阿康话里的几个字重复了一遍。

    阿康顿时语塞:“我是正常男人,不弯。”他似乎听出沐萧好像不对劲。

    “我也不弯啊!”沐萧经过一番纠结还是决定要帮夏夕,不管怎样,做回好人,就当积德。

    阿康故作特别惋惜的说:“有时快说,有屁快放,电话费很贵的。”这话又催了沐萧的急性子也省了钱,当然他并不在乎这几块钱,只是想套出沐萧的话罢了。

    沐萧也着起急来,说话急起来:“阿康,你是不是我兄弟?你是不是个医生?我能见死不救?何况人家还是个青春美少女,这能让我在一旁看着不管?”那边的阿康也明白了,这家伙大概又是看到美女泛滥了想英雄救美。

    “行了。我还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我安排好工作了然后马上去定最早的机票,尽早赶回去。”阿康叹口气,他这兄弟怎么看也就是个坑人的家伙吧。“行。谢兄弟了。回头介绍女朋友给你。”沐萧瞬时恢复花花性子。

    “算了,留你自己用吧。我自己有,不劳烦您花花公子费这心了。”沐萧现在的心早就不在阿康说什么了,他说了什么也并没有全部听在心里只是道了声谢便把电话挂了。沐萧内心怀有点小激动转身回病房。

    结果在门口看见了个熟人。“嘿,大总裁。”沐萧拍了下他的肩膀,倒也是有点吓到他了。“沐萧。”依旧面不改色,冷淡回答。“怎么又出来了?”席陌本来就是话不多的人,也不愿跟女人接触,他一个人在那也不知道做些什么。见席陌皱了皱眉头,沐萧也明白了怎么回事。

    “我懂。”沐萧同情的点点头,对于这种不喜欢和女人接触的高冷直男,沐萧这辈子可能就认识这一个,还是自己的好兄弟。

    席陌开口问:“你给阿康打电话了?”

    “聪明,不愧是我兄弟,没错就是我!”沐萧说话总是那么幽默,就靠着一张嘴打遍天下无敌手。

    席陌点了点头:“你进去吧,我走了。”说完准备抬脚离开这充满消毒水的医院。

    沐萧拉住了席陌的肩膀:“哎,干嘛走?你不是刚来?”

    席陌来这医院不超过十分钟,沐萧也起了好奇心,为什么这么快就走。

    “她?”沐萧挑着眉头,口里的意思是安涵。

    席陌自从上次和林子若同床过之后并没有想疏远安涵,只是想瞒着她找个合适的机会说,他害怕安涵会不理解,以至于分手,但很奇怪,他多次像约安涵出来,但却都被拒绝了,第七感告诉他,出事了。

    安涵总是喜欢在别人面前炫耀,席陌不感到奇怪,但现在两人之间已经三天一点联系也没有了。

    席陌冲着沐萧点了点头:“我觉得会有不好的事发生。”

    “照顾好她。”席陌对沐萧说,夏夕毕竟是自己的秘书,能力很强,希望她能重新回到自己身边工作。

    “你和夏夕什么关系?”沐萧对席陌临走前的这句话产生了怀疑,他到现在还没有猜到席陌与夏夕之间是什么关系,在夏夕的电话通讯里翻到席陌的电话,那么他们……席陌又这么关心他……那,安涵又算怎么回事?席陌不是不喜欢别的女人吗?

    这一串问题在沐萧里翻来覆去的他找不到答案,只好开口问了,不然脑子爆炸或许都四不明白。

    席陌背对着沐萧,语气平淡的说:“她是我秘书。”

    说完便走了。

    沐萧吐了一口气,这个答案可以把刚才一切的问题都解决了。

    他看着席陌从医院走廊转弯,然后消失在了自己眼里,自己也进了病房。

    病房里,三个女人抱在一团哭,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十个女人一部电视剧,这三个女人哭成这样,沐萧终于领会到了席陌为什么刚才那么厌烦的样子了,就算是自己这一个拥有巧嘴的人站在这,也觉得有些多余。

    “没事!”沐萧无厘头地喊了一句,病房内突然安静了,没有了抽泣声,没有了哭声。

    三个女人都看着沐萧,沐萧第一次感觉好尴尬,一项厚脸皮的自己现在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沐萧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顿时脑子一片空白,支支吾吾的半天说不出话:“我……你们……”

    这三个女人又开始哭了,沐萧一急之下说:“大不了……我娶你!”他对着夏夕说。

    眼神坚定不移,夏母被吓到了,前十几分钟还在担心自己的女儿后半辈子该怎么办,现在好了,夏母心里的石头被沐萧这句话敲碎了。

    夏母整个人都松了一口气,夏夕和林子若都傻在了原地,好像木头人,特别是夏夕,她就这样一直直视着沐萧的眼睛,两人好像在放电一般。

    夏母慌里慌张的抹掉了眼上的泪珠,小跑到沐萧面前抓着他的胳膊,由于沐萧整整比夏母高出了一头多,所以夏母仰视着沐萧比夏夕还激动地说:“孩子,你说的是真的?”

    沐萧被问傻了:“我……我……”吞吞吐吐就说了个“我”字,他刚才一时着急才说出口的,但现在好像后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