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杀了我吧!

    更新时间:2018-11-05 18:55:24本章字数:1228字

    “不好了,贵妃娘娘被晴主子推倒了!”

    “我的肚子……”

    周围很快乱成一片,南宫晴尽管看不到,但她很快听明白,风初晴摔了,见血了……

    萧瑾琰闻声疾步进来,在看到风初晴倒在地上身下已然血流成河的时候,凤眸骤然一凛,狠狠一脚过去踢到了南宫晴的小腹上,将她踹到了角落里。

    “毒妇!害死了朕的母后,又想害死朕的孩子!”萧瑾琰来不及处置南宫晴,抱起不停呻吟的风初晴匆匆离开,“快!传太医!直接去养心殿!”

    南宫晴感觉自己的身子已经散架,浑身痛得麻木。

    抬手抹去嘴角溢出的血迹,笑得别样悲凉绝望,心若凌迟。

    风初晴腹中的孩子没了,萧瑾琰命人把她小心翼翼地送回了贵妃寝宫。

    养心殿内,太医惶恐地向萧瑾琰汇报,“皇上,微臣不敢隐瞒。贵妃娘娘小产的主要原因,是因为误服了药性强烈的小产药。”

    萧瑾琰剑眉紧锁,“确定?”

    “微臣不敢欺君!”

    “下去!”

    李长青上前一步,小声在帝王面前道,“皇上,奴才斗胆已经派人搜了晴主子的身,她身上并无任何药材!况且,出事时,晴主子的四肢都被铁链锁着……”

    男人俊眉一蹙,“你这是在怪朕不分青红皂白?”

    李长青连忙跪下,“奴才不敢!”

    萧瑾琰起身,负手站在窗前,仰头看了良久的弯月,沉声开口,“大理寺择日要审南宫晴,在提审之前,朕不希望听到她畏罪自杀的消息!”

    言落,萧瑾琰一撩龙袍阔步走了出去,直奔天牢方向。

    ……

    晴儿殿。

    萧瑾琰负手站在榻前,瞧了一眼榻上虽已沐浴更衣但仍满脸血痕昏迷不醒的南宫晴,从浅绿手里拿过锦帕,“都出去,让朕来!”

    浅绿福了福身子,偷偷抹了一把心疼的眼泪,走了出去。

    南宫晴的眼睛上蒙着白纱,萧瑾琰手里的锦帕轻轻地在她巴掌大的小脸上擦过。

    南宫晴一把捉住了他的手,苍白干涸的唇喃喃开启,“轩,轩你知道吗?”

    萧瑾琰剑眉轻拧,正要开口,南宫晴又兀自说了起来,声若蚊蝇,“后山那一带毒蛇多,我和师傅经常在那一带捕蛇入药……但咬你的那条黑白相间的蛇是我没见过的,救了你之后,为了逼出我体内的蛇毒,我尝了无数种药……甚至,以毒攻毒……”

    萧瑾琰幽深的眸子一眯,“你说什么?”

    她怎会知道那条蛇是黑白相间的蛇?

    他从未跟任何人提过!

    然而,榻上的女子不过是说胡话而已,很快又昏迷了过去。

    南宫晴醒来已是一日之后。

    意识刚有点回笼,便听到男人的声音急急地传来,“晴儿,你之前用假信物欺骗朕一事,朕可以既往不咎。朕现在要你说实话,你和萧遥到底有没有什么!”

    南宫晴听出是萧瑾琰的声音,唇角微微勾起,“臣妾说没有,皇上就会信吗?”

    漠然的样子瞬间又惹恼了萧瑾琰,他紧了紧拳头,耐着性子问,“朕要你说实话!”

    南宫晴嘴角的笑意更加凄凉,但语气不卑不亢,“实话就是,臣妾的父亲,我大北炎国右相,一心效忠朝廷忠心耿耿,却落了个满门抄斩的下场!皇上,我也姓南宫,未免留下后患,你杀了我吧!”

    萧瑾琰被她脸上那种无畏甚至带了几分挑衅的神色彻底激怒,倏地起身,眸光如刀,“冥顽不灵!朕看你到底有几条命!”

    言落,转身忿忿离去!

    南宫晴唇角强撑的弧度一点点消散,只剩下一片凄绝。

    若不能为父亲报仇,她活着又有何意义!